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九章 兄弟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富贵窝里养不出雄鹰,困境才可使后人知耻而后勇。

    燕追与嘉安帝对于世族态度如此明确,姚家若他在一日,便必不能出头。

    这与傅明华当初使傅侯爷避开洛阳这风头的原因有微妙的相似。

    每次与姚释说话,都实在是很有意思。

    想到此处,傅明华不由叹了口气,听着两个丫头说的话,不由喘了口气:

    “快到了吧?”

    碧云掏了帕子来为她擦额头的汗迹,往四周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快到了。”

    走了一阵,雾也散了许多。

    果然再走几步,前面便看到备下的车辇,及之前留在藏英殿里的下人了。

    自芙蓉楼一路行来,路程并不短。

    傅明华一双腿软得厉害,只是强撑着,靠下人扶持才走到此处,此时一见到车辇,顿时双腿便直发抖,还是由银疏与紫亘二人半扶半抱着将她送上马车的。

    崔贵妃比她晚来了两刻钟,脸色还有些发白,她换了原本穿的胡服,反倒做一般妇人装扮,腰间穿了以金线勾绣了芙蓉的腰裙,应该是如傅明华猜测的一般,确实是身体不大爽利了。

    嘉安帝与燕追等人是姗姗来迟,一群朝臣拥护之下,大臣放鹰抱犬,紧随嘉安帝身后。

    十来匹辎重骆驼正跟在身后,驯养后的猎鹰展翅高飞,牵着的烈犬不停的吠叫。

    此时的嘉安帝意气风发,骑了一匹十分惹人注目的白驹,燕追穿了一身紫色锦袍,头束玉冠,马匹之上挂弓及箭囊,越发显得雍容俊美。

    众人前呼后拥,嘉安帝纵马先行,朝臣紧随其后。

    燕追来不及与傅明华说话,只看了一眼这边的车辇,便跟了上去。

    群马奔腾之下,众人只觉得地面都似是在颤抖一般,号角声与鹰鸣犬吠,不由使人热血沸腾。

    马儿扬蹄带起的尘土漫天飞扬,仿佛团团乌云,要将车辇中的光线都遮挡。

    赶车的士卫缓缓迎了上去,碧云几人因为身份特殊,也穿了胡服,将一头长发挽了起来,骑了马守护在傅明华身旁。

    透过车辇的窗,还依稀能看到排排挽着特制短弓的宫人们,衣彩飘飘。

    行宫进苑并不远,傅明华等人的马车到时,嘉安帝及一干朝臣已经到了片刻了,此时重重禁军已将郦苑牢牢包围,一队队士兵们进入丛林,驱赶着林中的奇珍。

    傅明华下了辇,已有下人为她牵了马来,她踩着马蹬上了马背,崔贵妃亦是双腿夹了马腹,朝她走了过来。

    人群之中,穿了一身玫红胡服的容妃肌肤白皙,这一身装扮不止无损她的美貌,反倒与平日盛装华服相较,又更增不同的味道。

    她笑着与嘉安帝说道:

    “妾今日定要亲自猎一狐,与皇上制成袍领。”

    嘉安帝消受着美人恩,也不说话。

    身后一身素色长袍的容涂英便笑着说道:

    “幼时臣便曾听闻先父曾道姐姐擅骑射,只是多年下来无缘得见。今日可算是托了大家的福,终是能瞧见了。”

    嘉安帝笑意吟吟,目光深邃,望着容妃看。

    “爱妃有心了,若爱妃亲自猎得狐,朕便有赏。”

    马上的崔贵妃听了这话,脸色就有些发白,玉指紧紧握住了缰绳,脸上笑容发寒,抿着唇看容妃出尽了风头,眼中半丝笑容也没有。

    “说来朕亦是许多年未曾来郦苑,此次定要尽兴而归!三郎,你的武艺,乃是得自姚释所授。”嘉安帝双臂一曲,上半身靠在了马头之上,眼里露出豪气干云:

    “朕要你护朕左右,可有信心?”

    皇帝的眼中此时带着骄傲与赞赏,盯着自己身侧的儿子看。

    下一刻容妃的眼中露出震惊之色,玉齿重重的咬住了下唇。

    “自然。”

    燕追微微一笑,说这话时脸上露出傲然之色来:

    “臣执弓在手,有谁能挡住?”

    嘉安帝纵声大笑,显然对于燕追如此回答十分满意。

    众人跟着陪笑,容涂英虽说也是面带笑容,只是目光中却是寒光闪烁。

    四皇子燕信见燕追出尽风头,又觉得他说话实在是狂妄,不以为然就道:

    “三哥,有时话不要说得太满了。”

    他贸然开口,容妃要想冲他打眼色,止住他的话已经来不及了。

    容涂英虽然在他身侧,但没想到他如此愚蠢,在这样的小事上会惹嘉安帝不快,当下便淡淡看了燕信一眼。

    他这个舅父在燕信心中积威已久,被他一看,哪怕容涂英目光并不凌厉,却依旧是让燕信肩膀一缩,脸上露出慑慑之色。

    这样的情景看在燕追眼里,连轻蔑的目光都懒得再落到他的身上,只是将头别开。

    嘉安帝微笑着,心思尽数隐藏在那双深邃的目光中,他看了燕信半晌,直将燕信看得面色僵硬,肩膀紧绷,手中冷汗涔涔,不大自在的别开头了,才温和道:

    “男子汉,大丈夫,呈的不该是嘴上英雄。”

    九皇子燕骥大声的道:“我也是男子汉大丈夫,要跟三哥一样守在您的身侧!三哥有长弓,我也有!”

    他骄傲的拍了拍自己挽在手上的弓,那弓还是当初傅明华嫁了燕追时,令人特制了送他的礼物。

    燕骥今年已经十二了,与燕追的精致模样并不相同,他长得虎头虎脑,身材十分高大。

    比燕信小了几岁,却身高直逼燕信了。

    少年玩性极重,他此时吵着也要跟在嘉安帝身侧,护他安全,燕信候在嘉安帝身后,一张脸涨得通红。

    “九弟,你才学了几年,如花架子似的,皇上身边有北衙禁军守护……”

    他刚说了这话,燕骥便不服气,若不是坐在马上,必定此时已经跳脚了:

    “我不行,你行吗?四哥,你可敢跟我比试?我保准打得你满地乱叫!”

    燕骥由太后养大,宠他异常,养成了他小霸王似的性格,除了对嘉安帝有些畏惧,对同母所出的三哥又十分佩服外,极少有让他怕的人与事。

    此时他将这话一说出口,顿时让燕信下不来台,勃然大怒。(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