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一十一章 暗算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路上倒是瞧见了几只燕雀,但却不敢猎。

    大唐有明文规定,禁止猎杀燕雀,便是捉到也得立即放,大唐疏律令曾有言:伤燕者杖六十,燕雀既皇姓,禁杀伤。

    走了一阵,突然前方传来隐约的惊呼与喊叫,仿佛遇到了什么大猎物。

    崔贵妃看了傅明华一眼,前方探子回来回话,有些兴奋带着紧张:

    “皇上遇到了一群黑面郎!”

    崔贵妃毫不犹豫,转头看向傅明华:

    “我们也前去。”

    她虽不得宠,但对帝心也能琢磨几分。

    遇上了一群野猪,嘉安帝身边侍卫众多,想是出不了什么意外,但若得知自己等人遇危险而转头行走,必会使嘉安帝心里记恨的。

    傅明华也想到了此处,点了点头,两人都打马前行,在林中穿棱。

    出了这片林后,前面是一片坡地,此时一群黑面郎横冲直撞,场中箭矢飞射。

    朝臣围在嘉安帝身侧,就连杜玄臻等文臣亦是满脸严肃。

    崔贵妃出来时,看到燕追紧随嘉安帝身侧,而燕骥则是第一次见这样的情景,却丝毫不惧,反倒是有些兴奋的在场中飞奔。

    看到这一幕,崔贵妃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燕骥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刀剑无眼,容涂英、燕信等人都在场中,侍卫围困住了一部分的野猪,却仍一些朝嘉安帝等人冲了过来。

    谁都没有想到,在此地竟会碰到这样多的猪群,群臣拥护着嘉安帝,连连退后。

    燕骥亦被护在其中,跟着后退。

    只是不知为何,似是忠信郡王的马匹受了惊吓,燕骥恰好在他身侧,那马突然发疯,撞了燕骥一下。

    他压根儿没防着这一点,人身体一歪,险些跌落到马背之下了。

    不止如此,几头性情凶悍,獠牙狰狞的公猪冲了上来。

    有三头冲向嘉安帝,一头则是冲向了燕骥方向。

    他刚刚因为被忠信郡王撞开,而脱离了侍卫的包围中。

    幸亏双脚踩在马蹬里,他稳住了身形,没有摔落到地上,崔贵妃一口气险些提到了嗓子眼儿,还没松一口气,下一刻燕信举了手中弓箭,拉弓搭箭,箭矢冲着燕骥马匹方向直冲而去。

    场中箭矢乱飞,谁又知道射中了燕骥马的箭是从何处而来的?

    他自己‘胡冲乱撞’,本来撞入阵中就极易受伤。

    燕信脸上露出得意狡猾的笑容,因众人背对着她,他身后的人又瞧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唯有燕骥的马匹中箭,哀鸣一声倒落下去,燕骥随着马匹落地的过程中,恰巧捕捉到了燕信脸上的神色。

    下一刻崔贵妃痛心惊叫:

    “骥儿!”

    这样摔落了马,怕是他会受伤。

    朝臣拥着嘉安帝节节后退,燕追护在嘉安帝身侧,看到燕骥摔了,看了一旁的忠信郡王一眼,也来不及去寻燕信晦气,单手摸到腰后,捉出一把匕首,朝不远处的燕骥掷了过去。

    刚刚乱箭飞窜之中,燕信怕是以为无人看见自己的动作,众人都被这变故惊呆了,一头凶悍的公猪挺着獠牙向燕骥冲去。

    另一侧崔贵妃看到这一幕,目眦欲裂,恨不能自己此时挡在儿子面前才好。

    三头黑面郎冲到嘉安帝面前,此时弓箭自然派不上用场,野猪双眼通红,显然此时已经发了狂。

    忠信郡王故意慢了一个脚步,一群武将将一头猪引开。

    只是不知从何处,一个侍卫却朝这边飞奔而来,身后一只猪对他穷追不舍。

    众人脸色又是一变,文臣亦是跳下了马,嘉安帝身侧的容涂英朝燕信看了一眼,眼中露出毫不掩饰的示意之色。

    此时正是对嘉安帝表忠心的好时候,这会儿不上前护驾,又更待何时呢?

    不远处另一侧林中容妃与云阳郡主等人闻讯赶来,容妃看到嘉安帝在众人维护下,节节败退,燕信甚至骑了马,躲在嘉安帝的身后。

    她一口气险些提不上来,高声就喊:

    “信儿,护驾!”

    容妃说出这话,自然心中对于儿子的安危是信心十足的。

    她与容涂英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了相同的决定,若事成,则将来对燕信有无穷的好处。

    而燕信安危无忧,不为其他,就因为在场的忠信郡王在!

    容涂英早前已与忠信郡王合作,只要燕信做个样子,忠信郡王必会救他性命的。

    可是容妃与容涂英将一切都部署好了,万事大吉,只待燕信出手,不过燕信脸上却露出怯怯之色,看到黑面郎狰狞的模样时,裹足不前,哪里又敢有动作,挡在嘉安帝面前?

    下一刻酉阳王府郭九忠之长子,辽阳中都督郭英看着野猪冲来,铁塔似的身形挡在嘉安帝面前。

    他的嫡子郭翰同时亦是骑马朝野猪冲了过去,重重的撞到野猪身上。

    而燕追扔了弓箭,跳下马背,提了马边挂着的砍刀,那刀举起时,寒光闪闪,下一刻刀落了下来,正砍中黑面郎头颈处。

    鲜血四溢,郭英躲避不及,猪血喷了他一头一脸都是。

    燕追这一刀之下,将野猪脑袋竟然都砍落了下来,只剩皮肉相连,那猪的身体仍凭着本能往前冲撞,重重的抵上郭英身体之后,才‘轰然’一声倒了下来。

    那层皮肉断裂开,猪脑袋在地上滚了两圈,断裂开来的脖颈处仍在往外‘突突’的冒着鲜血。

    众人惊见这一幕,吃惊非同小可。

    早知秦王勇猛,可也只是听说,头一次群臣亲眼瞧见,那种震憾不是听说燕追战功能比拟的。

    忠信郡王的眼睛眯了起来,仿佛想到了什么,转头与容涂英交换了一个若有所思的神色,两人目光闪了闪,才各自将头转开了。

    嘉安帝眼里露出骄傲之色,下一刻燕追再次提了卷了刃的刀,将另一头野猪砍死,鲜血四溅,野猪庞大的身体重重的轰然倒地,这场直逼嘉安帝的暴乱才停歇了下来。

    而此时另一刻燕骥被公猪压制于嘴下,他自摔下马背,双腿却卡于马蹬之中,马匹只是受了伤,并没有死,还在挣扎着想躲。(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