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二十二章 丧子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骥想起在此之前,燕追教他说过的话,不屑的看着燕信:“四哥手脚无力,想必也没本事能有意‘暗算’我。不过父亲,四哥险些把我害死,这也是大家都看到的,哪怕他不是有心,他是不是也该给我认个错,由我处罚才是?”

    燕信一听这话,便眼皮狂跳,心中暗叫不好。

    嘉安帝却思索了一番,认为他说得很有道理,竟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你便自己拿主意,但是长幼有序。”嘉安帝看着这个儿子,警告了一声。

    燕骥看着燕信,冷笑连连,嘴里乖巧的应着:

    “那是自然。”

    心里却是在想:我要将燕信整死!

    说完了兄弟俩的事,嘉安帝又问及忠信郡王世子之死。

    之前燕骥的话虽然只是轻描淡写,但忠信郡王撞了他一把,将他置于危险中却是不争的事实。

    忠信郡王可以以在猎场之上,野猪追赶之下无意之中所为做借口,自然燕追也能用相同的借口来将世子之死推得一干二净。

    凌郡王的眼神更加的阴沉,事情如今对他不利,他的儿子极有可能只是白死。

    大唐皇室对他不住,他自然也不用如郭家一般,凭人欺凌。

    从嘉安帝手中既然得不到公道,这个公道他就要自己来取。

    他闭了闭眼睛,事到如今,他也懒得去争。

    射杀了忠信郡王府凌世子的那支长箭被取了回来,洗净之后呈在嘉安帝的面前,那箭上并未刻有秦王专属的字样,今日燕追用的箭,与北衙禁军一般无二。

    嘉安帝表达了对世子之死的遗憾,又破格将世子以郡王之礼下葬,并赏赐了珠宝玉器。

    从九龙阁出来时,忠信郡王的背影显出几分萧杀,燕追与嘉安帝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风又要起了。

    事实上燕追昨日晌午被姚释请仍来唤走,则是因为西京之中,出了一件事情,当然此事也与白天时野猪暴动有关,当时的容涂英胆大包天,打的可是两手主意。

    可惜一样都没成。

    忠信郡王连夜骑马送自己的次子灵枢回府,一路无人敢多说一句。

    这一趟皇帝狩猎,因王妃近两年身体大不如前的缘故,近来还在病中,自然没来,此时尚不知世子已死的消息。

    郡王妃年纪不小了,只得两位嫡子,早前长子折于洛阳,如今次子又死,对她来说,可想而知是个多大的打击。

    她再次生育,为凌郡王生下嫡子的可能性太小了,次子再死,无异于能毁了她。

    一路之上,忠信郡王身边几位亲随都在担忧着,王妃那里要如何交待。

    郡王妃不是一般妇人,那般好打发,她的娘家在太原极有权势,如今太原刺史冯说,是她同一祖父的堂哥,十分亲近。

    忠信郡王若要起事,必会借冯说之力的。

    只是郡王的脸上不见担忧,郡王府里,冯氏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的。

    母子连心,长子去时,她亦是心中绞痛,慌乱不堪,夜里频频恶梦,不得消停,就梦着儿子向她求救。

    现如今也是一样,昨夜里便觉得心中慌得很,一宿没有睡好,白日时午时小寐片刻,却又梦到次子满身是血,一脸哀求的看她。

    冯氏慌乱异常,觉得这一天份外难熬。

    好不容易听到下人回话,说是王爷归来,冯氏连忙就起身,撑着病体往外院走。

    前来传话的人都不忍跟她说世子又再次出事的事儿,挖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

    冯氏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了。

    尤其是来到外院时,外头人很多,忠信郡王正在吩咐着让人办丧事,冯氏只觉得手脚冰凉,整个人像是被施了仙法定住。

    听了半晌,却又没有听到郡王说要为世子办丧事,只说是为了蒋涛办后事,冯氏一口气便松了下来,脸上露出缓和之色。

    她知道蒋涛,是忠信郡王身边的亲随,跟随在忠信郡王身边,忠心耿耿。

    怕是今日在猎场上出了什么事,蒋涛为救忠信郡王而死,郡王要为他风光大葬罢了。

    既然没提到儿子,怕是儿子应该并无意外的。

    只是下一刻,忠信郡王转过头来,兴许是望见她了,眼里闪过几分愧疚之色,冯氏心里一个咯噔,众人转过头来,刘昌本亦是不敢看她的脸。

    她只觉得胸口发紧,眼睛发涩,心里跟自己说绝对不可能,却见几个亲随要动,他们面前摆了竹床,冯氏惊声尖叫:

    “别动!”

    她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洪水猛兽,根本不敢过去看上一眼。

    “婠娘,锥儿去了。”

    郡王平静开口,郡王妃嘴里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这一刻她顾不得什么丈夫的体面及王妃的身份,挣扎踉跄着将人推开,就看到了竹床上,死相极惨的嫡子。

    冯氏嘴里不停惨叫,伸出双手想要去抱儿子,却又不敢置信,并不敢去碰触儿子,手未沾到世子,便又收了回来,捂着胸凄厉的叫。

    刘昌本等人低下头,不敢去看郡王妃的脸。

    毕竟世子好端端的跟着忠信郡王出去,却是躺着回来。

    “啊……”郡王妃揪着胸口的衣裳,连眼泪也流不出来。

    郡王上前一步,伸手去捉她的肩:“婠娘……”

    “你闭嘴!”冯氏恶狠狠转过头,目眦欲裂盯着他看,神态疯狂:“为什么?为什么?我儿子是跟着你一起出门出事的,你跟我说为什么?”

    “婠娘……”

    “你给我闭嘴!我说了,让你立即闭嘴!”冯氏发了疯一样的喊,揪着领口,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锥儿,阿娘的锥儿……”

    “先送郡王妃回府。”凌郡王见她大受刺激,一副神智不清的模样,开口便让人送妻子回去。

    冯氏却死活不肯离开,放开了手,抓着凌郡王,追问事情经过。

    凌郡王却是阴沉着脸,让人将她推开。

    这一宿忠信郡王府里就没有一个人合过眼,郡王夫妇大打出手,当冯氏得知忠信郡王算计燕追不成,却反折了儿子之后,她虽恨燕追,但也尤其更恨忠信郡王无能,护不住自己的骨肉寻。(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