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二十八章 发现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随顾氏来到了卫国公府前院正堂,卫国公此时正在与燕追说话陪笑,他坐在主位之手,手撑着桌几,眯着眼睛,也不知卫国公与他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傅明华的到来使得燕追睁了眼,也打破了这满室的尴尬,她一看燕追这模样,便不像出门办了什么事顺路,分明就是故意来接她回去的。

    当着卫国公及顾氏的面,傅明华也不说破,只是出了卫国公府,她却不理燕追,自顾自便上了马车。

    他是骑马过来,这会儿却弃马不坐,也跟着进了马车,傅明华拿了本书看,他就坐了过来,伸腿与她腿儿相贴,她一避开,他便又贴过来。

    直到将人挤到角落,避无可避了,傅明华气恼之下放了书想起身离开,只是刚一站起身来,便被他拦腰勾住,一把搂入怀中,坐到了他腿上。

    “我怎么惹得小娘子生气了?”他笑着哄,明知而故问。

    “我与世子夫人说话,你就急匆匆来了。”她有些生气,也不拐弯抹角:“三郎就不喜欢我跟世子夫人往来吗?”

    他一时语塞。

    “不是不喜欢你与她往来,可是我不喜欢贺元慎怎么办?”

    她气得脸都红了,燕追犹豫了一下,仍是老实的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听到傅明华独自去了卫国公府,哪里还坐得住。

    贺元慎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不要脸,会勾/搭人的印象。

    傅明华听了这话,伸手推他,他却抱得越紧,甜言蜜语的哄她:

    “元娘,元娘,好元娘,不要生气了,我只是不想你去卫国公府,下次你要与贺苏氏说话,便将她召进王府就是了……”

    话一说出口,他又有些后悔,忙补充道:

    “最近不要见她了,天天想我才是。”

    她气极反笑:

    “三郎你不能这样!”

    他不住点头,抱着她哄:“嗯嗯嗯,下次再也不这样了。”

    说话言不由衷,看着就不像是真的。

    傅明华无奈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撩得燕追心中一荡:

    “今天与贺苏氏聊了些什么?”

    “不过说了些闲话。”

    傅明华说了这句,显然使燕追并不能满意的。

    他又勾着她软手,又放低了声音问她:“说了什么?”

    “说什么闺中之事,又哪里能说给你知道。”苏氏说的话讲出来都污了人的耳,更何况苏氏信任她才说,因此无论燕追如何诱哄,她就是咬紧了唇不肯说话。

    燕追对于苏氏说了些什么,并没有多大兴致,倒是与妻子这般亲热的私话,使他兴致很高。

    十一月底,刑部送来了一桩受审的案件,犯案者是一对兄弟,都是姓张。

    值得让燕追注意的,是这案件,是西京治下,华州府尹孙好呈上来的案子。

    刑部侍郎苏何是他的人,接到卷宗之前,因为事关西京,便先将消息透了燕追知道,燕追听了这个消息,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去年的一桩旧事来。

    那时也是差不多的时候,嘉安帝前往华清宫避寒之前,也曾收到一张孙好上奏刑部的折子,不过当时是状告张蕴贪污舞弊。

    燕追记忆力强大,此时一看折子,便将去年的事记了起来。

    是同一个人上的折子,巧合的则是状告的都是姓张,燕追拿着苏何呈来的折子,饶有性致的弹了弹,笑着道:

    “倒是有些有意思了。”

    苏何却不明就里,但既然秦王说了好,便证明此事他确实是立了大功,不由也跟着笑了起来。

    燕追让人送了刑部侍郎出去,一面自己则是拿了折子,令人传姚释、乔子宁、及徐子升等人过来。

    他怀疑张蕴怕是惹上了什么事,并且与这一对姓张的兄弟之间可能有什么瓜葛才是。

    燕追想派人去一趟西京。

    幕僚里面,徐子升在江洲一带名声响亮,且又因为与谢氏女定下婚事,而名闻天下。

    众所周知,徐子升是燕追的人,西京则是忠信郡王的地盘,所以此趟差事,不大可能派他前去。

    姚释自然也是不行。

    心腹之中唯有乔子宁,因为此次狩猎没有随燕追前往,在此之前名声又并不十分显赫,倒是颇为合适。

    此次任务,危险与机遇并存,若遭人发现,乔子宁在西京忠信郡王地盘上,绝对不可能得以活命。

    但若是立下大功,将来燕追成为太子,嫡系官员之中必有他一名。

    徐子升有些羡慕,却知道这样的事是勉强不来的,心中只是稍有些遗憾,便又被他压下去了。

    决定了人选之后,燕追便准备着手为徐子宁先在吏部得了个华州治下一偏远知县的缺,不日便会让他起程前往华州。

    临行之前,乔子宁独是有些放不下自己的妻子。

    他与卢氏结识于微末之时,如今就算是得到了燕追器重,他也并没有小人得志,而是对发妻十分敬爱,这也是燕追对他格外看得顺眼的原因。

    乔子宁担忧自己这一去,怕自己与卢氏天人永隔,因此想将卢氏留在秦王府,只是向燕追讨个恩典,若将来他死在西京,尸骨难回,只求燕追看在他忠心耿耿为秦王办事的份上,赏赐卢氏少许银子,允她离开,将来另行改嫁。

    他将一切都安排得妥当,燕追自然也是应允了,谁料乔子宁在与其妻卢氏提及此事时,卢氏却勃然大怒。

    她长得秀气,性情却十分刚烈,平时对乔子宁极为顺从,只是在这件事上,却与乔子宁生了截然不同的想法。

    卢氏执意要随丈夫前去西京,并剪断了一截头发立誓:

    “王妃曾救过我,你要为王爷办事,也是应该。但若是想留我在洛阳,我时时不能见你,心中反倒慌张。倒不如让我随你一起,刀山也好,火海也罢,十八层地狱我都陪你闯。当日成婚之时,夫妻结发青庐,便早已立下重誓。若你死了,我也必不得独活。你把我留在洛阳,若你出了事,难道你觉得我还能欢天喜地的下嫁么?都是随你一道,我要去西京。”

    她与乔子宁大吵一通,说乔子宁若不带她,便立即让她死于剪子之下。(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