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三十章 凌府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向崔贵妃走了过去,脸上更烫,站到了崔贵妃身后才道:

    “您不要笑我。”

    “好好好,我不笑你,谁都不许笑。”崔贵妃转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温和。

    她这话听来是先打趣傅明华,却此时又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替她将阴丽芝的问题挡了回去,有了崔贵妃这话,自然旁人便不再围着这事儿打转了。

    嘉安帝领人进了猎苑,妇人们对此兴致却并不大。

    西苑紧邻含光殿,这是前朝极得陈悼帝宠的绛夫人万氏居住之处,风景如画。

    只是传承至今,早不见那位姿仪万千的美人儿留下来的半丝影子了。

    殿中山水如画,绛夫人不爱红妆而爱戎装,好打猎。

    悼帝为了讨她欢心,因此耗费巨资,费尽心力将含光殿与西苑连通,又建廊道与昭阳殿相接。

    含光殿种了应景的四时花草,此时冬日正是梅花开得正好之时,一群妇人进了梅园赏雪景、梅花。

    傅明华随崔贵妃进了殿内,众人依次坐下了,外头仍有不少人依次排列着站在园中,不能进来。

    容妃喝着热茶,目光却瞧着殿外,最外间几位妇人站得脸色发白,几枝梅树躲过木栏与柱子,探了进来,树梢上的雪末洒在她们头上,却没有人敢伸手拂去。

    “那位,好像是忠信郡王爷四儿子的太太。”

    这话一说出口,殿内一干人忍不住都掩唇笑了起来。

    要说大唐这几年来哪家哪户人最倒霉,便莫过于忠信郡王府凌家了。

    窦氏的母亲忠武郡王妃萧氏听容妃这话,忍不住就说道:

    “也不知是不是当初凌老郡王杀孽造得太多,凌府这几年来并不太平,尤其是在子嗣一事之上。”

    她有意迎合容妃喜好,容妃却眉头皱了皱,端了茶杯掩唇,眼中露出轻蔑之色。

    这个蠢妇,如今连半点儿不对劲都没察觉到。

    当初还以为她好歹也是兰陵萧氏之人,哪知她连这样不对劲儿的事都瞧不出端倪,也实在是太蠢。

    萧氏全然不知容妃心中想法,仍是开口:

    “近几年来,从当初忠信郡王府世子还未娶妻,那未过门的余氏还未过门,便遭横祸起,这凌家仿佛就是走了背运。”

    妇人间向来对这样的小道消息最是喜欢,萧氏才一开口,便有人将话题接了过去:

    “说来也是,前几年世子先是遭了横祸,死得很惨,当初闹得沸沸扬扬的,皇上还令顾大人亲率金吾卫张巡等人查过,大理寺卿段正瑀也曾过问此事,卷宗都堆得很高,却仍是没查出端倪来。”说话的是越王世子妃罗氏,她是定国公夫人彭氏的长嫂,却比彭氏岁数要小一些,是世子的续弦,个头并不高,长得有些富态。

    容妃听了这话,却只是冷冷的勾了勾嘴角。

    什么没有查出端倪,只不过是皇上不肯再查罢了。

    忠信郡王府背地里早就查出此事乃是秦王燕追下的毒手,当初办这桩事的有两人落入了凌郡王手中,熬不过重刑将此事说了出来,只求速死。

    可惜嘉安帝维护儿子,此时便压着不办。

    “臣妇想着也有些奇怪,自长子死后,又立了次子为世子,可惜世子命也不长,倒是累了秦王。”阴丽芝的婆婆彭氏听到长嫂接了这话,不由大感头疼,看了她一眼。

    忠信郡王府的嫡次子前些时候才死在了燕追手上,崔贵妃还在这里听着,罗氏说话却也太口无遮拦。

    她一打岔,罗氏也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却接着若无其事的圆道:

    “这是命中注定,秦王英勇年少,怕是老天爷借他之手,收了世子性命罢了。”罗氏笑着说道:“就是郦苑之中大难不死,也未必就有后福,说不准其他地方老天爷也候着呢。”

    崔贵妃也不说话,只作势摸自己头上的花钗。

    “世子死了之后,如今进洛阳的这位,据说是求了皇上要立为世子,不知是真是假。”

    左武卫大将军霍夫人问了一句。

    容妃就慵懒的笑道:

    “是真的,忠信郡王府多灾多难。”

    “只是,”霍夫人皱着眉,显然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

    毕竟老祖宗传下来的训示是,立嫡立长,嫡庶有别,无嫡长子才立嫡子,无嫡子才以立庶长子。

    可是忠信郡王嫡长次子先后故去,他却派了这么一位非嫡非长的儿子前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崔贵妃转头看了傅明华一眼,微微的笑。

    这就是不对劲儿的地方了,忠信郡王此时野心尽显,此举简直是蔑视皇上。

    “西京传来的消息,说的是庶出的凌二郎游历在外,三郎又要侍奉嫡母,所以不能前来。”

    众人便都不说话了。

    就连萧氏都觉得有些不大对劲,看着容妃那张艳若桃李的笑脸,又哪里还敢擅自开口的?

    “这位太太出身来历都不显,听说娘家只是西京当地一个府尹,姓什么?”庄简公府世子夫人开口笑问道,一句话竟将众人难住,说不出话来。

    崔贵妃懒洋洋的说:

    “都不知道,叫进来问一问不就成了?”

    容妃眼珠缓缓朝崔贵妃转了过来,她已年纪不小,可是岁月对她尤其优待。

    能得宠多年,且一直盛宠不衰,中途甚至经历过不少的事,可容妃在宫里的地位却丝毫不变,足以见其过人之处。

    容氏的美人儿从她身上便能当得起这句话来。

    她就如酒,年纪越大,便越淳厚。

    “姐姐真是好建议。”她话中的讥讽之意,众人都听得出来。

    崔贵妃却装着没有听到,使了身边杨复珍去将人唤了进来。

    那凌四郎的太太看到杨复珍出去,又与她说了话,不由兴奋得浑身直抖,虽说众人离得极远,听不清究竟说了些什么,不过那位少妇脸上的激动、不敢置信之色众人却都看了出来。

    殿中的几人都拿她当个乐子般耍弄,见她这样,不由以帕子掩口,更是觉得好笑。

    那妇人整理了衣裳,羞红了脸,跟在杨复珍身后进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