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四十章 谈话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阴丽芝好歹也是世族之女,此时却仿佛被薛涛收得服服贴贴一般。

    只是自己好意,她不心领也就算了。

    傅明华点了点头:

    “我只是想说,定国公府至今未有子嗣消息传出,兴许不一定完全是你的缘故。”阴丽芝的脸色微微就变了,傅明华向她微笑道:“兴许世子也中毒了。”

    她这样一说,阴丽芝脸色便青红交错,哑然着说不出话来。

    两人沉默了半晌,突然丹阳郡主的笑声传了过来:

    “我还在找你们呢,谁知躲这里来了。”

    阴丽芝微不可察松了口气,转头看去,就见丹阳郡主随一个年轻男子一道朝这边过来。

    “路上恰巧遇到了大哥,他也在找嫂嫂。”

    随丹阳郡主一道前来的男子是定国公府的世子薛涛,他抿着唇,眉眼有些阴郁,却是在看到阴丽芝时,挤出一丝笑容。

    听了丹阳郡主的话,阴丽芝露出一丝有些甜蜜,又有些骄傲的笑,她转头看了傅明华一眼,仿佛是在炫耀一般,才朝薛世子迎了上去:

    “你怎么来了?”

    “想你就来了。”

    薛涛望着阴丽芝微笑,那笑容恰到好处。

    傅明华望着两人看,丹阳郡主上了游廊,才笑着看了那两人一眼:“府中恩爱还不够,来了这里也要做给我这可怜人看。”

    她的丈夫武安公府周世子并没有陪她回洛阳,她只是随了周夫人回来。

    她说了这话,又看着傅明华:

    “元娘,还没有向你道贺。”

    傅明华转头与她说话,眼角余光却在观察阴丽芝那边,谁料那两夫妻说着说着,竟旁若无人,挽了手走了。

    “说来也是奇怪,我大哥最是死心眼,当初我还以为……”

    丹阳郡主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傅明华却想起了当初薛世子身边得宠却死于阴丽芝手中的通房,眉头微微皱了皱。

    “王爷没来?”

    丹阳郡主看她靠在这边,却不见燕追,顺口便问了一句。

    傅明华摇了摇头:“王爷近来事务繁忙,拨不出空来。”

    燕追有意扫荡忠信郡王府,近来时常与姚释等人议事,幽州还时常有公务送入洛阳,他人虽回来,但时常很忙,大谢氏发贴一事儿,原本就是为了崔十二娘,燕追来与不来,并没有什么相干。

    这是内宅之事,所以傅明华接了贴,也没有问过燕追。

    丹阳郡主应了一声,傅明华又问及她的两个女儿,说起女儿,丹阳郡主脸上的笑容便深了一些:

    “跟在她们的三姑姑身旁。我那小姑子是我母亲老来女,翻过年便十三了,我母亲有意为她择一良婿,恰好趁今日这样的机会,才俊都来了。”

    丹阳郡主嘴里所说的‘母亲’,自然不是定国公府的彭氏,而是她的婆母武安公府的周夫人了。

    说了一阵话,那头有下人来寻丹阳郡主,说是小娘子哭着在找母亲,她便匆匆的走了。

    紫亘正要说话,有个婆子朝这边过来,看到傅明华时,便眼前一亮:

    “王妃在此处,太太已经寻您好久了。”

    崔大太太要见她,特地派了身边一个婆子过来。

    今日大谢氏是办了这场宴的主人,但她却空了一些时间出来寻傅明华说话,碧云与碧蓝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在猜测着大谢氏单独寻了傅明华说话,是不是因为有谢氏的消息传来。

    下人将她领进一碧纱橱中,使她暂坐片刻,不多时梳了云朵鬓,端庄高雅的大谢氏便进来了。

    她与谢氏长相有几分相似,但气质却截然不同。

    一个清冷高贵,一个则是哪怕带笑神情都显出几分审视人的凌厉来。

    说来傅明华与大谢氏之间因为崔十娘的缘故,算是结了些怨。

    当日在江洲谢家时,大谢氏看她的眼神并不软和,反倒带了些挑剔与鄙视,此时却唤她进来,傅明华端了茶杯,心里琢磨着,大谢氏却端详了她半晌,扯了扯嘴角:

    “这茶如何?”

    “采天竺寺金芽,以金鼎烹煮,素色雪瓷盛碧汤,自然是好。”傅明华搁了杯子,大谢氏就笑道:

    “你与你母亲很像。”

    她这话一说完,傅明华便低下头,微微笑了。

    大谢氏恐怕看走眼了。

    “上回在江洲时,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可惜还没与你说上什么话,便因崔家有事,早早回了。”大谢氏看她这模样,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笑容淡淡的:“此后与你外祖母通信,信中她对你多有夸赞,还说祖母亦是对你赞赏有加,我便后悔着当初没与你说上几句话。”

    大谢氏与傅明华悄悄说着话,外头堂中众人却各自三五成群聚着在说话。

    阴丽芝抱了丹阳郡主的大女儿,轻轻的摇晃。

    小娘子还有些认生,可是因为母亲就坐在面前的缘故,倒是并没有哭闹。

    阴丽芝眼中露出羡慕之色,实在是想要个孩子了。

    “希望我早日调养好了身体,抱抱殊儿,沾沾你的福气。”

    丹阳郡主听阴丽芝这样一说,不由便掩唇而笑:“要沾福气,何必沾我的呢?元娘才将身怀有孕,大嫂与她情同姐妹,关系向来很好,该当摸她肚子,沾她一些福气才是。”

    她说这话时,并未想到其他,阴丽芝脸上的笑容却渐渐淡了。

    丹阳郡主也瞧出几分不对劲儿,不由就问:

    “怎么了?”

    阴丽芝与傅明华关系极好,还记得当年谢三太太设宴,丹阳郡主还曾看到傅明华与阴氏双姝有说有笑。

    婚后几年偶尔回洛阳,也知道阴丽芝在洛阳之中最好的朋友便是傅明华,就连今日崔氏府中,她之前去寻傅明华时,也看到傅明华与阴丽芝在说话。

    可此时她提起了傅明华,阴丽芝脸上却露出些许不快之色,丹阳郡主不由关切的问了一句,阴丽芝便摇了摇头:

    “无事。”

    她并不想将之前与傅明华之间说的话此时说来与丹阳郡主听,摇了摇头,便想揭过此事不提。

    丹阳郡主却握了她的手:“元娘性格,大嫂也该知道,若是有什么误会,说与我听,我来居中调和也好。”(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