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四十二章 放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碧蓝看着燕追脸露笑意,傅明华也凑了过去看着这幅画看,两夫妻都好似不见异样,仿佛之前并没有发生什么事般。

    “郗夫人的画确实好。”

    此画在于意境,女子笔力婉约柔和,虽说色调简单,但意存笔先,画尽意在,笔法如春蚕吐丝,运思精微,仿佛能透过画,想像昔日佳人风采,确实是一幅极为难得的好画。

    这画可应该是崔大太太宝贝,可此时却被她吐了出来。

    傅明华有些惊喜,伸手想要去接画,燕追却将手一躲,避开了她的动作,含笑看她:

    “要这样拿走可不行。”

    他眼中露出诱惑,“我得了画,便迫不及待想与元娘分享,元娘一来尽看画,就不看我了?”

    傅明华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仰头望着他看,他弯了些腰,将头低下来,一双眼里全是她的倒影,再装不下旁的东西半点了。

    燕追微笑着,斯条慢理将画卷了起来,看也不看,便交到了一旁碧云手上。

    傅明华有些诧异:“这不是崔大太太的画?”

    燕追便扬了眉梢,伸手来揽她入怀,扶她坐到了椅子上,袖口一拂,便将桌面上摆的茶碗盏等一并拂落到地上。

    那上好的细瓷摔落在地,发出‘叮当’脆响,里头茶渣与水溅了出来,地面顿时一片狼藉。

    他却毫不在意,取了袖口中的锦帕擦手,目光落在手上,神情淡然的吩咐:

    “重新再烧水泡茶。”

    碧云应了一声,将画交到身后的宫人手上,自己亲自拿了帕子去收地上他摔落一地的狼藉,燕追这才抬头,将帕子一扔:

    “现在是你的画了。”

    他眼中丝毫没有夺人所爱的心虚愧疚,反倒理所当然:

    “而我把它送给你了。”他微笑着,伸手来握她的葇荑:“喜欢吗?”

    傅明华忍不住抿唇而笑。

    燕追这样做,便证明崔大太太的打算落空了,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她拿帕子压了压嘴角,忍了笑意问:

    “你将十二娘子如何了?”

    她这样聪明,燕追虽然早知瞒她不过,但她明知此事,却丝毫不慌,倒让他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儿。

    他身体侧开了一些,手上用力,将她拉了过来,坐到了自己腿上,身体靠在他臂间。

    之前还笑意吟吟的佳人顿时有些慌了,挣扎着想站起身来。

    “三郎……”

    此时又不是在王府之中,更何况此地极有可能会有人前来,她脸颊微红,刚想挣扎,燕追撑着她娇躯的手臂一放,她身体直直往后倒,反倒将她吓了一跳,一把将他肩头勾住了。

    傅明华花容失色,燕追才又揽住她腰,享受温/香/软/玉在怀的感觉,低头与她对望:

    “你猜我将她如何了?”

    她挣扎着,踢着一双小腿:“我不知道,你快放我起来。”

    “不放。”他神色认真,低头埋在她耳边,深吸了一口气,鼻端闻到的尽是她身上的馨香,这个动作又让傅明华耳朵更烫。

    “猜不出来,我不放。”

    傅明华知道燕追不可能将她扔下,可又实在羞恼。

    “王爷!”她挣扎着,却似被困在蛛网中的飞蛾般,挣不脱燕追的力道,最终也只有无奈认输:“你将我放开,我再猜。”

    燕追似笑非笑的看她,她挣扎了片刻,玉颊生烟,梳理得齐整的发鬓都微乱了。

    傅明华犹豫半晌,抬了头,轻轻在他脸颊上吻了一下,他目光深沉,抱着她的力道就更大了。

    “三郎……”这一次再央求时,他才顺从将手放开,傅明华忙不迭起身去整理衣裳,又看远处有没有人经过。

    碧云几人不知何时避出了亭子,她脸又更热,一双杏眼含羞带怒瞪了燕追一眼,抚了抚发鬓才道:

    “我还当这场宴,是崔大太太要为十二娘子觅得佳婿,结果大太太心中却是早就有数了。”

    想起之前丹阳郡主问她的话,她又忍不住伸手背碰了碰脸颊:“丹阳问我话时,我还说王爷公务繁忙。”

    他有些无辜。

    近来燕追确实是忙,每日事情极多,这才给了大谢氏可趁之机。

    早前大谢氏放贴,送到秦王府的贴子却有两张。

    除了傅明华收到一张之外,燕追也接到了。

    燕追接得稍晚一些,他早前好似记得傅明华还没收到崔府请贴,接到贴子那刻,他便想着陪傅明华走一趟。

    因为事情太多,他也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哪知清晨与姚释等人商议完事后,才知傅明华已经先走了。

    他一过来,就被崔府的人缠住,说是有人去请傅明华过来,谁知等来的不是傅明华,而是来了个崔十二娘。

    崔家的打算他心中清楚,无非就是想要效仿崔贵妃一般,送个女儿进来,与他关系更亲密罢了,最好将来若他登位,下一任太子亦是出自崔氏女肚子。

    在崔家看来,这对他无害,只是顺水推舟的事情罢了,但这却如触了燕追逆鳞般。

    他抢了郗夫人的画,直接让崔十二娘子滚,又唤了人去找傅明华过来,是半点儿脸面都没有给崔家人留下。

    傅明华听了这话,几乎能想像得到崔十二娘子那时脸上的尴尬。

    难怪后来大谢氏在与她说话时半路被人唤了出去,回来时脸色那般的差。

    “我得了好画,就迫不及待想给元娘看。”他深情款款,语气不疾不徐:“只是元娘好像一点也不担忧我,只盯着画看,就真的这么放心吗?”

    “我放心。”傅明华笑着缓缓点头,燕追便笑意更深了,反问了一声:“哦?”

    “崔大太太打错了主意。”她一看燕追这模样,便知他想要问什么了,有些无奈的抱了暖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裙上的绣花:“崔大太太这样做,无非就是一个原因罢了,是为了崔家的繁荣,为了崔氏将来的传承。”

    当初青河崔氏送了崔贵妃进洛阳,崔贵妃生下两位皇子,如今三皇子燕追眼见将来极有可能进位储君,品尝到甜头的崔氏如何会不再依样画葫芦呢?

    从当日崔氏为燕追备下崔十娘,便已经看出端倪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