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四十三章 骄傲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在旁人眼中,这样的好事恐怕你不会拒绝。”傅明华转了头,去看亭外种着的片片苍松,冬日万物俱凋零的时候,这些松树却依旧苍劲,点出几抹绿色。

    她说话时呵出的白雾看在燕追眼里也比旁人可爱,他双手撑在桌面上,没有打断她的话,只是遗憾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此时不是转头在看他。

    “十二娘是母亲的亲侄女,是三郎的表妹。”在崔家人看来,这是亲上加亲的。

    就是看在崔贵妃的份上,崔大太太恐怕也觉得燕追也该消了这美人恩才是。

    再加上傅明华又身怀有孕,这一年中她是不得服侍燕追的。

    有美人投怀送抱,天底下又有几个柳下惠,能坐怀而不乱的?

    崔家这样的急切,主动送美,追根究底,只是因为害怕。

    当今崔贵妃出身青河,且有两子在身,崔家地位稳当,自然无忧。

    可随着燕追逐渐势大,他的后宅若没有崔氏的女人,将来他的膝下没有流着崔氏血脉的孩子,崔家又怎么敢放心的支持他?

    历史上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事情太多,崔家也只是想求个保障。

    只是崔家算错了燕追的性格。

    “当初三郎没有屈就魏敏珠而娶我,如今又怎么会再屈就十二娘?”

    燕追便笑容里便露出几分热烈,那种爱人知心的感觉实在是很好,他微笑着盯着傅明华看,听她又道:

    “更何况大太太这样做,固然是无可厚非。”

    可是未尝不是对燕追的一种逼迫,他这样的人,又哪忍得了这样的事呢?

    “所以就是无论三郎真不真心对我,大太太的想法始终只是想法罢了。”傅明华转过头来,燕追便点了点头:

    “知我者,元娘。”

    他握了那如凝脂一般的玉手,轻轻的以拇指的指腹摩挲:

    “崔家是该送人进洛阳,却不是那位小娘子。”

    他眼中露出不怀好意之色,崔大太太主动送美人儿的举动,并没有将他那颗冷硬的心软化丝毫。

    崔家想用女人来将他套牢,是打错主意了。

    先不说他对于世族门阀,与嘉安帝的想法如出一辙。

    哪怕是他没有除世族之心,可也不喜崔氏这种拿他当保护符似的举动。

    他不求崔氏,可是同样的也不喜崔氏求他。

    从这一点来说,他冷静得近乎冷漠。

    燕追喜欢这种被傅明华了解他的感觉,他还什么都没说,可是她却什么都猜到了。

    “三郎想要碰崔大太太的眼珠子?”

    傅明华任凭他把玩自己的手,一边就笑着问了一句。

    燕追忍不住笑,将她手放到唇边吻了一口,也不否认:“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你就对了。”

    她嘴角小小的上扬,事实上她也想过此事的。

    当初崔大太太向长乐侯府透露谢氏未死之事,就是想为她增添麻烦的。

    只是当时的她力量薄弱,便将此事压在心中,并不是忘记了,只是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罢了。

    “既然留不下来十二娘,也该将四表哥召入洛阳,让母亲时时都能看到崔氏家乡人才好,兴许心情也会舒畅。”傅明华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撩了撩头发,小声的笑。

    她并没有故作大度,崔大太太的举动惹怒了她,她也如只被惹怒的猫,露出了她锐利的一面。

    燕追心情舒快,想了想又问她:

    “元娘几时发现的?”

    傅明华一开始倒真没发现,后是因为崔大太太见事情败露,燕追又问起傅明华,才无奈之下将话说与傅明华听了,让人带她过来。

    燕追握了她的手,想了想她冷静的模样,又逗她:

    “若我为了母亲,给崔氏留了脸面,你会怎么样?”

    她翻了个白眼,认真看着燕追:

    “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燕追想过好几个她可能会回答的答案,却独没想过她会这样说。

    傅明华的性格,燕追再了解不过,可此时她这样娇纵,仿佛知道这是对他最好的威胁般,他细细思索,就惊喜交加。

    唯有她知道自己爱她,才明白这句‘再不理你’对他来说有多严重。

    正是因为他喜欢她,又爱她,所以她才能理直气壮的说出这句看似全无凭据的话。

    她没有说什么好听的话,可是这句威胁他的话,听在燕追心中,却胜似无数。

    他握紧了傅明华的手,笑着就道:

    “那元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不理我了。”

    傅明华听了这话,心中重重一跳,脸颊生烟,看了他一眼,握了他的手,将自己的脸贴在他手上。

    夫妻俩短短两句话,便又觉得心中靠得更近了些。

    炉上的水烧开了,碧云等人进来时,也不知这两夫妻说了些什么,只是瞧着傅明华眉眼间的笑意,显然崔十二娘的举动没有在两人心中留下痕迹,才松了口气。

    喝了一盏茶,就有崔府的人来回话,说是九皇子燕骥到了。

    燕骥过了元岁便是十三,崔贵妃在准备为他相看将来的皇子妃了。

    他往后最多不过是封王,娶妃不需要家世、权势等因素考量,只消性情温顺人品好,教养、规矩礼仪都不差,崔贵妃便其他并不在意了。

    若是崔大太太想将十二娘嫁给燕骥,说不准此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只可惜崔家求的是长远的富贵,燕骥自然他们都看不上。

    夫妻俩出来时,燕骥正神情不耐烦的坐在主院外的廊边木栏上,不时伸手去扣着栏上的木雕玩,有时扣下一块木屑便扔在不远处的松枝上,旁边侍候的下人看到这一幕,既是心疼这宅院,又是不敢阻止了他。

    屋里好些夫人小娘子坐着说话,都知道外头九皇子在,却没哪个敢出来。

    他性情好动,静不下来。

    前些日子因为受了伤的缘故,被太后拘在了宫中养伤,不允他四处走动,早将他闷坏了。

    他扣木头扣得太多,指甲缝中便沾了一些,正不耐烦的取了腰后别着的匕首用来剔手,才将剔了左手拇指,一抬头便看到燕追与傅明华两人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