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四十五章 就里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大谢氏有些疑惑不解:“娘娘莫非进洛阳时间久了,就真的忘了青河,忘了娘家?”

    此事之后,对于燕追来说没有丝毫损伤,伤的是崔家的颜面,伤的是十二娘,是她!

    她唤了崔十二娘上前,指着十二娘就向崔贵妃道:

    “青河是您的故里,十二娘是二叔的女儿,她不好吗?”

    崔大太太问了崔贵妃一声,崔贵妃就气得咬紧了牙:

    “十二娘好不好,也不是大嫂那样做的理由。”

    大谢氏听了这话,便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来:

    “娘娘,您当初看不上我的十娘,如今崔家敬重您,又将十二娘也送进了洛阳,可是秦王却又那般模样,您气什么呢?”大谢氏反问着,崔贵妃将牙咬紧了:

    “我早说过,几个侄女,也不一定非盯着洛阳这地方不可。”

    崔贵妃忍了心中的怒火,定定望着大谢氏看:“十二娘的婚事,早就该定下来了。”

    大谢氏怒极反笑:“娘娘,您不能这样。这些年来,崔氏一直顺从您,处处听您的安排,当初三皇子年少,需要有人辅导,父亲一把年纪,还亲自求了姚释出山来,藏书、典籍,只要是您要的,崔家无不尊从,想方设法的办到。”

    崔贵妃脸上的笑意已经绷不住了,大谢氏接着又道:

    “当日您说看中了柱国公府的魏敏珠,曾默认过十娘前往洛阳,侍候在您膝下。”大谢氏眼圈发红,拿了帕子沾了沾眼角,语气平静道:“崔家都应了,十娘候到了那把岁数,最终您定了傅明华,一句十娘不要送入秦王身侧便算了。”她抬起了头来,盯着崔贵妃看:

    “兴许我们想着,十娘不合您的心意,便又送了十二娘来。”

    大谢氏十分聪明的没有提及崔十娘如今低嫁的下场,有些话不用她说得太明白,崔贵妃自己都能想像得到。

    “可是十二娘也不合您的心意吗?娘娘觉得,我们崔家是要该怎么做呢?还求娘娘指条明路才好。”

    大谢氏起身拜了下去,崔贵妃看着她跪在自己面前,气得手脚冰凉。

    “我知道父母心中的想法,但是这洛阳,并不一定是适合人呆的地方。”崔贵妃招了招手,十二娘子乖巧的上前,她的手还那么软和,眼底带着没有见过险恶的纯真,崔贵妃冰冷的手握住她时,她打了个寒颤,偏了头有些疑惑的望着她看。

    那模样实在是惹人怜爱。

    显然当初的她不得嘉安帝的宠爱,已经使崔氏意识到了。

    崔贵妃不由想笑,眼神却露出怜悯之色来:“大嫂觉得美人儿的作用有多少?”

    以色事君王,又有几个得了好下场?

    她一手握紧了十二娘,力道有些大,一手便挥了挥,示意静姑等人站远了一些,才冷冷望着跪在地上的大谢氏道:

    “崔家敢与我提当初为追儿做的那些事,又敢与追儿说这样的话吗?”

    大谢氏沉默着,没有说话。

    “更何况……”崔家当初做的那些事,也不是为了不求回报。

    若当初她在洛阳稍有行差踏错,或是不中用了,等着替她位置的崔氏女儿便足以排成一排,供嘉安帝挑选了。

    “现如今,追儿与元娘感情融洽。”傅明华与崔贵妃关系又不差,“我的前半生,一直是为了崔家,大嫂,现在我该为了我儿子了。”

    崔贵妃的目光渐渐冷了,崔家的举动,是陷她于两难之地中。

    留下十二娘,她与燕追母子之情会受影响,傅明华也会怪她,更何况就是她要留十二娘,兴许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燕追未必要听她的话。

    “我觉得,崔家既然要留人在洛阳,我瞧着四郎便很好。”

    崔贵妃声音极轻,可是听在大谢氏耳中却如遭雷击一般。

    她浑身一抖,极为失态的抬起了头来,瞪大了双眼望着崔贵妃看。

    这个昔日她嫁入崔家,便一直感情不差的贵妃,此时的笑容里带着几分冰凉与高高在上:

    “我的骥儿如今正值顽皮好动之龄,四郎文采出众,曾得长辈多有夸奖。”

    崔贵妃俯身靠近了大谢氏一些,压低了目光与她平视:“大嫂,既然崔家已经为我做了这么多,何不再割爱,”

    大谢氏的脑海此时一片空白,仿佛受了重击一般,头晕目眩,说不出话来。

    崔贵妃冷冷望着她看,脸上带着微笑:

    “送四郎入洛阳,时时伴随我骥儿左右呢?”

    “你……”大谢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崔贵妃此时想要拿她命门,将崔四郎留在洛阳。

    崔四郎是崔家长房长子,将来会肩负撑起崔家的责任,是崔家下一代的希望。

    也是大谢氏寄予了厚望的儿子,如她眼珠一般。

    可现在崔贵妃却逼着她,将儿子留在洛阳。

    说得好听是陪伴燕骥左右,可实则是以儿子为质,将来若嘉安帝想动崔氏,崔四郎极有可能性命不保。

    况且崔四郎若是为质,那么崔家里他继承人的身份势必要遭剥夺,他的一生都会被毁了,崔贵妃分明就是要剜她心肝肉,有意想要害她!

    大谢氏又慌又怕,瞪大了一双眼睛望着崔贵妃看,额头冷汗密密实实的沁了出来。

    这个在她心中并不如何惧怕的贵妃,此时笑得让她遍体生寒。

    “娘娘这是什么意思?”

    大谢氏喉间微微滚动,望着崔贵妃看。

    崔贵妃挺直了背,侧身去端了一盏已经冷却的茶,大谢氏的话并没有让她转过头来。

    宫中烧了碳盆,本该温暖异常,可此时大谢氏却觉得浑身直打寒颤。

    她极力控制着自己不要哆嗦,但身体血脉却加速流动,使她手足透心的凉。

    “冷吗?”崔贵妃捧了茶杯,侧过了头来。冬日里的阳光也好似驱不散这大殿的阴霾,崔贵妃的眼珠从大谢氏的角度看出去,仿佛如猫儿石般,清沏至美,却不带丝毫温度。

    “我这些年,一直都如大嫂此时一般,担惊受怕,从没有过一日敢松懈的。”

    她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