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五十章 信任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你想说什么?”

    嘉安帝弯了腰,居高临下的望着容妃看。

    这个美丽的女人坐倒在地上,眼珠都在发抖。

    她吞了口唾沫,细白修长的脖子上筋在微微跳动,兴许是太过震惊了,嘉安帝的问话她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嘉安帝低喝了一声:

    “说!”

    “皇上……”

    容妃回过神,便知自己触了嘉安帝的逆鳞,连忙便跪了起来:“皇上,妾有罪。”

    “哦?”

    嘉安帝睨视着她,似笑非笑:“何罪之有。”

    容妃心中发苦,脸上却露出后悔之色:“妾不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皇上与秦王父子情深,妾却因忧心皇上安危,而多嘴多舌。”

    她伸出手来,一把抱住了嘉安帝的腿,脸贴在斗蓬上,眼泪流了又流:

    “妾因惶恐而失了分寸,求您不要生妾的气,往后再也不敢了。”

    黄一兴站在一旁,低垂着头。

    这位绝代风华的宠妃,此时哭得梨花带雨,肝肠寸断。

    “皇上,皇上……”她一声一声的,哀求婉转。

    她服侍嘉安帝多年,深知如何会使他息怒。

    嘉安帝勾了勾嘴角,看她泪眼迷蒙的模样,拿了帕子替她沾了沾眼,容妃眼睛一亮,嘉安帝则回头唤道:

    “程济,送容妃出去!”

    程济应了一声,亲自上前扶了身体虚软的容妃起来,容妃怔愣间,嘉安帝转过了头,背对着她,温声安抚:

    “与你开个玩笑罢了,瞧把你吓的。时辰不早了,快些回去吧。”

    他的声音温和,之前温柔拭泪的动作让容妃顿了一顿,又觉得心中稍宽,应了一声,由程济扶出了殿外,人刚一走,嘉安帝便将之前与她擦泪的帕子扔到了地上,神情冷漠。

    黄一兴低垂下头,微微勾了勾嘴角。

    而出了紫宸宫正殿后,容妃两个大宫人上前扶住了脚步虚软的容妃,一路出了紫宸宫后,之前还面露楚楚之姿的容妃看着黎媪打发了程济,脸上的笑容收了个一干二净,缓缓的站直了身体。

    如今嘉安帝对燕追越来越看重了,他手握幽州、鄯州等地军权,已经足以对自己、对燕信、对容家造成威胁。

    嘉安帝意欲扫平忠信郡王之心洛阳之中,便没人不知的。

    她仰头看了一眼天空,清晨的风吹在脸上,如钢刀刮骨似的疼。

    黎媪有些担忧的看她:“娘娘……”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啊。”嘉安帝今日推她在地,虽说事后又为她拭泪,还让人扶她起来,又温言细语让人送她出紫宸宫,可是他事后所做的一切,却使容妃心中警惕。

    “娘娘。”黎媪又担忧的唤了她一声,容妃转过头来,嫣然一笑:“快要去太后宫里了,还不快些扶我回去重新梳洗。”

    她将心思掩得极深,连身旁的人也不肯泄露。

    今日元岁,各地王候进入洛阳朝拜皇帝。

    五品以上官员入麟德殿朝拜,时辰尚早,众人也没有依次坐下,而是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说话。

    容涂英身旁也围了数人,苏颖等围在他身侧,一个内侍靠了过来,远远的看了容涂英这边一眼,他身后的宫人靠了过去,不多时回来在容涂英耳边悄语了几句。

    这位如今手掌权势的容七大人脸上便露出耐人寻味之色。

    紫宸殿中发生的一切,容妃已经使人传了话过来。

    容涂英心里清楚,容妃使人传话,并不是为了要向他告状,而是情况已经到了紧急的时候。

    与今秦王已经如此得势,若再荡平忠信郡王府,掌管西京。

    大唐在籍军丁共有八十万余,除却洛阳禁军,各地折冲府约有兵丁三十余万,总兵力不过一百一十万余。

    可是这些士兵之中,鄯州、益州及幽州、范阳、莫州等地军权都在燕追之手,听他号令。

    幽州是上古九州之一,乃是兵家要地,容涂英曾将幽州握在手中,对幽州情况十分熟悉。

    燕追拿下幽州,占据了范阳、莫州之后,光是那一带,便有兵力十五万余精锐,马八千五百疋,已经是占大唐在籍兵丁约五分之一的兵数了。

    更何况还有益州、鄯州及凤翔府一带,便约有精兵十来万,哪怕是当初在灭简叔玉,扫荡吐蕃的过程中折损了一些,但十万总是有的。

    如此一来,燕追手中能调动的兵力便有二十五万之多。

    容涂英想到此处,笑容阴森。

    嘉安帝对燕追十分宠信,从容妃话中透出的信息来看,虽说不一定会如容妃所说般,敢将性命交由燕追手上,对他全不设防,但容妃所说,也不是没有半点儿有用之处。

    在这禁宫之中,秦王孤身一人,就是拿剑在手,胆敢行刺,也绝对走不出这宫闱之内的。

    燕追老奸巨滑,如今他尚未得封太子,周边尽是嘉安帝亲信左右骁卫的情况下,他不可能会做出胆大谋逆之事,这是嘉安帝赐他剑,却不怕他胆敢动手的缘故。

    不过除此之外,紫宸宫内,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让嘉安帝如此信任,愿将长剑交出,却不设防的。

    就如四皇子燕信,每次入宫,哪怕如今已在门下省担任司门侍郎一职,但皇帝却绝对不可能将剑交到他手中。

    这才是当时惹怒了容妃的原因,只是她太冲动了。

    兴许是嘉安帝多年以来对她的宠信,让她一时激荡之下将那些会激怒皇帝的话说出口。

    容涂英大胆推测,嘉安帝对燕追应该是有信任,但未必会是绝对的信任。

    若将燕追得到皇帝的信任暂且定为五成,那么大唐余下的五十五万士兵之中,除开西京里凌宪的人马之外,五十万余的士兵里,兴许嘉安帝会下令,将除开洛阳南北衙禁军之外的四十多万兵万,再交十万以供燕追调遣,到时情况就麻烦了。

    他嘴角带笑,眼底却铺了阴霾,苏颖察觉到他微眯起的双眼中露出的不善之色,笑容一滞,正要开口,那头身着九章华裳,金钩暐,腰系革带,佩喻玉双佩,着朱色双绶,身材欣长的秦王燕追进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