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五十七章 选择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这位帝王之心冷硬无比,哪怕明知背后之人是谁,可在嘉安帝的心中,却是社稷、国家的安危大于其他一切。

    他先是一个君王,其次才是儿子。

    知子莫若母,傅明华都猜得出来,太后自然也明白了嘉安帝的打算。

    他的冷静在这一刻显得尤其的冷漠而没有人情味,母亲的中毒并不能使他那一颗坚硬如铁的心软化几分。

    他甚至丝毫不乱,哪怕此时眼中露出狂怒之色,却带着一种强作出来的冰冷。

    太后的眼神之中露出忧伤之色,扯了扯嘴角,却是笑容苦涩。

    “令人去取生姜汁,照张缪吩咐,煎煮后速送来。”

    嘉安帝下令完,俯身弯腰看着太后:

    “母亲,我先送您回去。”

    太后睁了一双浑浊的眼,死死盯着他看。

    他神情平静,目光坚毅。

    太后悲从中来,半晌之后咳了几声,将颤巍巍的手搭在他臂上,由着儿子将她扶了起来。

    “我老了,又有病,实在是经不起折腾。”她笑了笑,这个笑容里带着看透一切的平静:

    “这桩事情,皇上全权处理就是,也不想去听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谁人胆敢做下这桩事了。”

    太后有些沙哑的嗓音在殿中响起,众人听着,都觉得心中发沉。

    嘉安帝神情不变,点了点头。

    太后便又强笑了一声,吃力的转头看了傅明华一眼,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由着嘉安帝扶着回了内殿去。

    殿后太后卸去了头上的花树,拆了钗环,有气无力的靠在榻上,闭着眼睛不肯理睬坐在她面前的嘉安帝。

    “稍后我会亲自让程济过来,将来您的药,我会让太医署的人先品尝过,再交程济品尝,确认无误才会入您口中的。”他冷静的将事情条理分明的交待完,太后却一声不发,躺在床上,与她平日妆后威严肃穆的形象有所不同,仿佛一瞬间老了许多岁。

    此事与尝药的人无关,若是有心,又有那本事,无论怎么防备,也是没有用的。

    嘉安帝目光软和,伸手去她拢了拢发丝,她却别开头,不肯去看儿子。

    “母亲。”帝王难得流露出来的温和,并没有使太后心软几分。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后脑勺背对嘉安帝:

    “宥儿。”

    嘉安帝神情凝重,没有出声。

    当今天下,先帝去后,已经没有哪个有资格唤嘉安帝的名字。

    太后虽然是他生母,但多年以来,一直敬他,唤他皇上,叫他名字时,竟让嘉安帝有些恍惚,不知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你是一个好皇帝,若先帝在世,必会为你骄傲的。”

    太后声音发抖,眼眶发热。

    嘉安帝脸上的神色渐渐便严厉得近乎可怕了,他抿着嘴唇,听着母亲轻而抖的嗓音,突然笑了笑,伸手替她牵了牵搭在身上的罗衾,摇摇头,认真的道:

    “不会。”

    太后轻声的笑,先是小声的笑,紧接着笑得急了些,又剧烈的咳了起来。

    每咳一声,那肩膀便是一抖,仿佛含五脏六腑都要被咳得移了位。

    嘉安帝的手不疾不缓的替她拍背顺气:

    “您不要想那样多,过些日子,我让人在龙门山为您修建寺庙祈福,会好起来的。”

    他不想谈先帝的问题,太后却好似没听出他话中的意思一般:

    “你冷静,心中有成算,一切事情都有条理,将当初先帝留下来的问题,都一一解决。先帝重情,当初忠信郡王府等曾跟随他的功臣,及兴元府简家、长乐侯府,甚至定国公府,他都不忍对其动手,而是留了下来。”太后喘了口气,嘉安帝劝她:“您歇息一阵。”

    太后充耳不闻:

    “你却更重江山社稷,若简家、凌氏危及大唐,你便能毫不留情将之除去。”

    他可以抛弃的东西很多,甚至为了大业,一切都可以抛去。

    “你勤政爱民,每日总是处理繁琐的公务,寒暑不间。若有急事,便是一宿不眠,也必不会误了早朝之事。”太后说着说着,眼泪便流出来了。

    嘉安帝渐渐紧抿了唇,没有出声。

    当初先帝打下江山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妻儿挣上一份足以传承后世的家业,如这世上每一个当父亲的一般,置办财产,不过都是为了儿孙后代而已。

    先帝对于江山,远不如嘉安帝严谨。

    父子俩性格截然不同,太后禁不住会想,若是先帝遇着这样的情况,他会如何处理?

    只是哪怕先帝早就去世,太后依旧想得出来,先帝必会视她如珠如宝,而在嘉安帝眼中,他则是会以大局为重。

    他自制力极强,又冷静得近乎冷漠,哪怕是个人喜恶,也能排在正事之后。

    “鱼与熊掌,是不能兼得的。”太后的话,让嘉安帝叹了口气。

    “先帝打下这江山,交到你手中,你比他想像的治理得还要好。”灭突厥诸部、压吐蕃、平内乱,桩桩件件,国内则掌个平衡。

    “当初先帝性情急切,灭世家门阀,始终带来了一些隐患,皇位交到你手上时,你落得无人可用的局面,士族抱团,同气连枝,有志之士视朝廷如鹰犬,不愿出仕为官。就连至今太医署,制度设备甚至比不过前朝完善。你缓缓图之,极力提拨人才,任用贤良,先帝时期留下来的杜玄臻等人你一概放在重要位置上,宠容妃……”太后说到此处,停了下来,嘉安帝则轻声的笑了,笑容着带着他自己都摸不清的意味。

    太后说得没错,他这些年来,走得步步艰辛。

    当初先帝的举动,初时不显,实则却令不少世族俱怕,真正的有志之士不愿出仕为官,朝中人才凋零,许多本该设有的职位,却是虚悬至今。

    他自登基以来,兢兢业业,如霆如雷。

    不敢松懈,不敢怠慢。对儿子细心教导,对自己则严于律己。

    虽为皇帝,可每日两餐饭食、衣物用度,并不铺张浪费。宫中带头节俭,这些年来又以重刑治贪污舞弊,大唐自承袭前末陈带来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