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章 祸患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到了后期,各地权势分割,朝廷竟无力管束各地世族、门阀等。

    朝中世家势力割据,各分阵营,真正忠于皇帝的人少之又少,有识之士大多掌握在世家手里。

    说起世族之祸,却是由来已久的。

    自西周实行世卿、世禄制起,到后来汉高祖首下求贤诏,而开启察举制先河。

    地方长官在所治之内网罗品德高尚、才学出众之辈,再举荐至朝廷,经过考核再任以官职。

    如此一来,有利有弊,因选材之权集中于皇帝、地方官员之手,官员对于选人有决定性的影响,任人唯亲、唯财、唯势等情况便十分严重了。

    到了后期,举荐有功者,当与所举官员联合一气,形成世族门阀,察举制被世家操纵利用,门阀士族左右乡闾舆论,那个时期,便如世族的温床般,谢氏、王氏等纷纷崛起。

    被举者前途远大,一步登天,豪族世家更是势力鼎盛,而寒门学子则被摒弃于权势的中心。

    世族掌控朝政,使当时政局混乱,选官问题上,世族与寒门矛盾重重,斗争激烈。

    直到魏国武皇帝去世后,魏文帝在大臣陈长文的建议下,正式开创了中正九品制。

    这是察举制的延伸,以家世、道德、才能等三者并重。

    魏武帝并非出身名门,其祖父乃与名士对立。当时名士俱都看他不起,与他对抗,乡里评议之时,对武帝名声是一大打击。

    在当时武帝政权还需依靠地方士族名门,因其威望很高,不能完全废除评议,若是强行为之,只会使人诟病。最终武帝只得将名士与政权合作,以设立中正官,对名士、门阀进行控制。

    这样做同样有利有弊,初时看来,武帝控制了世族、门阀及一些名士之流,使他们评议说话之时多有顾忌,但同时因为评议的合法化,也为世族、名门的发展筑下了基础。

    郡中正长官由郡任官员推举,这一举动将形成朋党的名士评论之流收归朝廷管束,将所选之人,制九格登用,将来考核以便任用。

    而中正亦分九品,重出身门第,上三品乃属上品,中正几乎都由二品担任,而二品又有参预推举之权,与此同时,二品中正几乎都出身门阀世族,这便使官吏选拨的大权受到了世族门阀的把持。

    以至于到后期,世族名门子弟年及弱冠,不经察举,直接由家族铨选入仕,借家族门第,得中正高品。

    那时谢氏之中,就有少年未及弱冠,便入仕任高官厚位。

    至后期,州中正出现之后,世族门阀的势力在这一时间疯狂的发展。

    曾在晋时,有记载中,一年入仕二百零九人中,一百一十九人都出身自世族门阀。

    其余诸人,或多或少与世家大族亦有牵扯不断的联系。

    那时选拨官员,重门第而轻德才。

    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势族。

    “公门有公,卿门有卿,贱有常辱,贵有常荣,赏不能劝其努力,罚亦不能戒其怠惰。”傅明华轻声的呢喃,这段话是指:三公的后代亦可继位为三公,王卿贵族的后代亦是王卿,贫贱的人地位一直低下,贵族依旧身份高贵。

    这样的现状使得没有赏赐可以使其努力,惩罚亦不能戒断其怠惰。

    发展到陈朝后,陈朝亦深受其害,世族实力全盛时期,朝廷之中官员大多乃是世族门阀子弟,能用、可用之寒门子弟俱都不入朝廷。

    一些世族门阀之间相互之间争斗不休,天子威信不足,悼帝又好逸恶劳,喜铺张浪费,性情昏庸,朝政**,官员舞弊,民不聊生。

    直到太祖起义,推翻陈朝,废中正九品制,推行科举。

    因有前车之鉴在,太祖早期欲将世族之祸掐于苗中,手段凶狠,斩草除根。

    初时看来此乃雷霆手段,可也埋下了祸根。

    寒门子弟中虽不乏有才学之士,但真正才学、品德俱优的,毕竟是少数。

    受过良好教养的,大多仍出身世族里。

    太祖当年手段太过,使得此后的很多年里,朝廷陷入了一种极其尴尬的,无人可用的境地。

    “打得下江山算什么?治得了江山才算行。”太后喘了口气,微微一笑。

    那时的太祖意识到自己手段过激,应该徐徐图之时,已经是晚了。

    科举制开启之初,并没有如太祖想像中的一般,天下名士奔者众,有识之士尽都投奔朝廷,以效其力。

    反倒是各路人手、官员缺乏,不少人寒心当年太祖所为,俱怕遭到屠杀,有志愿者隐入山林,自得其乐,不愿受人驱使,一些世族出身真正有才学之士亦怕皇帝将来卸磨杀驴。

    “前朝之时,宫里宫外,官员品位俱都制定详细,可如今,元娘,如今任职之中,官员不足前陈朝时期一半而已。”太后忍了咳,傅明华替她拿了软枕,垫在她腰后,又取来养身温补的茶,送到太后嘴边,喂她喝一些。

    “这已经是皇上苦心经营多年的结局。”

    太后喝了几口水,闭了闭眼睛。

    先帝当年的急切,图一时痛快,却给朝局留下了极大的弊端,‘无人可用’这四个字初时听来可笑,可细细推敲之下,又实在值得人深思。

    傅明华几乎可以想像得到,当初年轻的嘉安帝尚未登位前,便遇到这样一个天大的难题,他又该怎么解决?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要使名士、学子恢复对朝廷的惧怕,进而入仕,为大唐所用,不是一个简单的事。

    “所以便有了我母亲嫁入长乐侯府。”崔贵妃亦是被崔家的人,在先帝的笑脸下,被迎入了洛阳魏王府中。

    太后脸上露出笑容来,叹了口气: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正是因为当时的窘境,所以那时代表了江南的四族之一谢氏,才嫁入了长乐侯府。‘

    她的婚事初时看来只是傅其弦撞了大运,可实则这一嫁,带来的是谢家面对皇帝所愿付出的诚意。

    那时谢氏与傅家结的两姓之好,使得江洲谢家为了朝廷人才而付出了一些努力。

    那一年江南有不少才子前往洛阳应试,解了朝廷当时的燃眉之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