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一章 若有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只是这些士子的到来,对于大唐,不过是杯水车薪。

    而之后青河崔家送了当时还不是贵妃的崔氏进入洛阳之中,山东士族才开始渐渐放松了对朝廷的防备与畏惧。

    北方崔氏及南方谢氏对朝廷态度的改变,代表了南北双方四姓与朝廷之前试探性的接触,使得不少人对于局势呈观望的态度。

    江洲谢家、青河崔氏对于天下士子有如此大的影响力,这在使当时的先帝在长舒了一口气的同时,新的忧虑又涌上了心来。

    正如先帝所说的那一句话:打得下江山算什么,能治得了江山,坐得稳江山才算是真行。

    “那几年,皇上还年幼,跟在先帝身边,曾亲眼目睹过局势的情况,看过先帝压力重重,兴许是那时,对皇上的影响很深。”年少时的嘉安帝便有壮志,他是先帝第一个儿子,盼了多年才得来的,视若掌珠一般,先帝对他期望很高,亲自带他在身边,手把手教其政事。

    与大臣议事时,也不避他,甚至有意的还会考他对事情的见解。

    那个时期正处于先帝对世族既恨且又无奈不得不妥协的时候,每一次先帝的叹息与担忧,都曾被嘉安帝看在眼里。

    这些对他影响很大,治理大唐多年,内忧外患仍在。

    朝内人才缺失,哪怕有谢、崔两姓的努力,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太祖当年的举动,实在太过急切了。

    太后说到此处,又咳了两声:

    “先帝去后,他登基为帝。”说到此处,太后笑着问傅明华:

    “元娘,你说说,皇上是怎么样的皇上呢?”

    傅明华秀眉微蹙,没有说话。

    这样的问题,太后问得,她却是答不得的。

    嘉安帝是个什么样的人,自有后人来评论功过。

    太后见她不出声,也不以为然,脸色惨败,又咳了两声:“太祖呢?”

    傅明华便道:“太祖开国,为大唐打下不世之基业,自是英明神武。”太祖去世至今,不少书籍及当时旧人,仍对他赞誉有加,他大定天下,使百姓免于战乱之苦。

    他善于用人,重视纳谏,在太祖时期,名将勇士倍出。

    又重视文学,设科举制,功劳难以一一述说。

    太后便又轻声的笑了起来,有气无力的:

    “可是太祖如此英明,为何对于当初皇上与容妃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

    她又握紧了傅明华的手,含笑道:“那时的郭家,可是功臣,酉阳王妃可是救过我一命,救过皇上一命的。”

    太后说到此处,傅明华浑身紧绷。

    一直以来,皇上与容妃之间,便颇受诟病。

    当初强夺容妃,使容妃进宫之后,十数年如一日的宠。

    甚至容家也因此而飞黄腾达,当初在太祖屠刀之下,侥幸留了根在,而后因为容妃的得宠,逐渐发展为名门旺族。

    太后与傅明华说的话,让她仿佛摸到了一个重要的关键点,她身上寒毛直立,颤粟自脚底生起,让她整个人都轻轻的颤抖。

    只是太后却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紧接着又道:

    “大唐初期,国库空虚,百废待兴,朝中人才缺乏。元娘,你可知道,太祖打江山,原因为何?”太后声音沙哑粗砺,傅明华又拿了水,喂了她两口,她长哼咳了一声,才好了许多。

    这件事情傅明华却是知道的。

    “当初在郦苑中时,曾听中书令杜老相公说过。”傅明华侧头去放水杯,她年纪虽少,但气度芳华,仪态出众,端雅之余却又不失少女的妩媚。

    转头时能看到细白如瓷的侧脸与秀气的唇鼻,下巴的线条柔和,是个秀丽绝伦的佳人。

    她身上有这个年纪的少女所没有的镇定,太后的谈话不会使她欣喜若狂,所说的内容哪怕是惊骇,也不会使她坐立难安。

    太后想起她之前关键时刻果断推自己的那一把,爱怜的又拍了拍她的手。

    长长拽地的裙摆规矩的洒在该在的位置,她的规矩好却又不失聪慧,她就像是一幅钟灵毓秀的画卷,气韵天成。

    “说先帝是为了替皇上攒下一份家业。”只是先帝雄心壮志未成,却身先死。

    等到嘉安帝登位,留给他的还有不少麻烦事。

    “先陈末帝时,宫女足有十万,经历战乱,到了先帝之时,仍有七万之多。皇上登基后,国力贫乏,为了安抚人心,节约开支,曾先后数次放宫女出外嫁人,直到如今,宫中仍有宫女四万。”太后说得累了,将头垂在一旁:“他勤于政事,严于克己,宫中每日两膳食,绝不铺张浪费。”太后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笑了笑:“他年纪还未近五十,头上白发,好似比当初的先帝还多。”做了许多的事,百姓安居乐业,仿佛许多人提起嘉安帝时,依旧只记得他的风流韵事罢了。

    她仍是心疼儿子。

    傅明华知道太后唤自己进来,说这些话必有用意。

    她将太后所说的话强记在心里,看太后脸上掩饰不住的疲倦之意,不由伸手为她拉高了罗衾,一面就温声道:

    “您也不要说太多话,歇息一阵。”

    太后顺从的闭上眼,微微颔首,有气无力的道:

    “元娘,你要记得我说的话,回去吧。”

    傅明华点了点头,再看太后,她仿佛实在太累,已经沉沉睡去了。

    温新轻手轻脚的过来,傅明华小心翼翼的起身,与温新以口型示意太后已睡,出了宫殿,温新才松了口气,冲傅明华福了一礼:

    “今日真是多亏了您将太后扶住。”

    她说着,眼睛便泛红,傅明华则是忍了心中与太后一番谈话后的感受,微笑着道:

    “那只是我应该做的,若是嬷嬷站在我的位置,也会扶太后一把的。”

    温新拿帕子压了压眼角,应声道:“是,若奴婢站在您身后,也必会将您扶住。”

    她这是在向傅明华表达谢意。

    傅明华微微颔首,与她道别之后出来时,容妃还未归来,殿外只得崔贵妃在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