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二章 所思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宣徽殿派了人来,将追儿唤走了。只是他仍担忧你的身体,让人在椅子上加了厚褥,若有哪里不舒服,记得跟我说。”

    崔贵妃笑着道:“还让人去王府召平日侍候你的余氏了,此时传令的人怕是已出皇宫。”

    傅明华坐了过去,胡椅上确实加了柔软的厚褥,舒坦了许多。

    崔贵妃的脸上已经瞧不出之前的悲愤与怒火,面上带笑,眼神平静得仿佛一汪死水,让傅明华有些担忧:

    “母亲……”

    “不用担忧我,有话稍后再说。”崔贵妃叹了口气,那头容妃等人阵仗极大的回来。

    窦氏脸上掩饰不住的得色,容妃睨了崔贵妃一眼,翘了翘嘴角,也坐了下来。

    太后虽然身体抱恙不能出来,但她的位置仍是留了出来。

    命妇们依次进来,岐王妃等人也大约听说了之前紫兰殿请了太医,嘉安帝也匆忙来过,只是不知究竟发生了何事,此时也只得忍了心中疑惑,分坐两侧。

    一顿宴众人心中各有思量。

    直到傍晚,崔贵妃让人去问候了一番太后,得知太后无恙,已经睡下了,才与傅明华离开了紫兰殿中。

    今日两人没有说到几句话,崔贵妃心中装了事,傅明华也担忧她心中难受,与她一道回蓬莱阁的路上,两人都默不作声的。

    今年的冬天好似比往年更冷,宫中精致的亭台楼阁下,昏黄的灯光仿佛照不亮那蜿蜒的廊道,驱不散树荫廊柱打出来的阴霾,越发让人感到寒冷了。

    “你不用担忧我。”崔贵妃仿佛猜到了她的心事,抿唇一笑:“我早就习惯了。”

    嘉安帝对于容妃的偏爱与庇护,从当初她还在魏王府时便已经知晓了。

    崔贵妃转过头来,目光晶莹:

    “我没有事,元娘,你不要担忧我。”她一再强调,傅明华也就点了点头。

    今日崔贵妃被嘉安帝责罚,对她来说,嘉安帝的冷淡可能比不上她在儿子、儿媳面前的难堪与尴尬。

    只是崔贵妃若不想再提,她若坚持要问,只是让崔贵妃更难受罢了。

    “母亲,依您看来,皇上对于容妃,究竟是……”傅明华犹豫再三,回了蓬莱阁才问。

    她话还没说完,崔贵妃便冷笑道:

    “可是太后也跟你说了?”她接了静姑递来的热帕子擦手,那头清容已经将重新备下的暖炉送来,崔贵妃接过之后,又递到傅明华手上,神色有些木然:

    “皇上向来偏袒她,这宫中又有谁不知的?”

    傅明华听了这话,顿了一顿,崔贵妃将头低了下来:“元娘,我总觉得心神不宁。”

    她忧心忡忡,眉头紧蹙,脸上的神情似是有些悲伤,又似是有些惶恐,仿佛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

    此时的崔贵妃脸色暗淡,脸上带着迷茫之色。

    “母亲。”傅明华心中一紧,小声的开口,崔贵妃便转过头来,如大梦初醒:“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

    说了这话,她又唤静姑:

    “将我殿中那两个降香黄檀的木匣子拿来,品列的紫檀木箱也一并取来。”静姑愣了一愣,神情不定,领了人下去抱了几大口箱子前来,并排放在崔贵妃身侧。

    她又让人将灯火挑得亮了些,静姑开了锁,里面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小木箱。

    静姑的神色有些古怪,崔贵妃却取了一个,才打开一角,里面便隐约可窥见首饰了。

    这是一对白玉花鸟纹梳,梳齿上端乃是镂空的花鸟纹,玉质细腻、温润,极为难得的是雕刻花、鸟的地方,色泽呈乳黄,经名家之手而雕刻后越发使得那花鸟活灵活现。

    一对玉梳应该是出自同一块玉石,难能可贵的是两把纹梳经匠人经心巧配,花鸟颜色、位置全无二致,这才是这对玉梳身价倍增的地方。

    这珍贵非常的东西取出来时,静姑脸上都能看到心痛之色,崔贵妃却是放在了一旁,又取了一个木匣子出来,打开后里面放置了一套玺灵石的镯子。

    那玺灵石颗颗极大,色泽鲜艳,傅明华看到这一幕,就有些意外了。

    崔贵妃却将箱子一一打开,这些东西应该是她多年珍藏,有些怕是随她出嫁时清河崔氏所陪送的,她此时却全拿了出来。

    她拿出来的原因,自然不是为了炫耀而已,傅明华心中一沉,崔贵妃则是笑道:

    “你瞧瞧喜欢哪些,只管来选。”

    说了这话,崔贵妃伸手取了一支玉簪,递到傅明华面前:“这回我的压箱底好东西可全都拿出来了。”

    “您这是做什么?”

    她没有伸手去接,崔贵妃就顿了顿:“元娘,我这些东西,将来始终是要留下来的。骥儿如今尚未娶妻,就是娶了妻子,你我之间情份又不相同,我自然是要先拿好东西给你挑选。”

    一旁静姑低垂下头。

    “母亲……”傅明华忍不住开口,崔贵妃温声催促她:“快瞧瞧有什么喜欢的,若是看得中,都心数拿去。”她看傅明华不动,索性自己挑了一些颜色艳丽又贵重的出来:“你年纪小,这些首饰也能配。”

    捡了许多,还要再让静姑去取些出来。

    其中一颗僧伽罗国进贡的猫眼儿贡珠最珍贵,珠子表面包铜鎏金,镶嵌了漂亮的宝石,价值连城。

    崔贵妃却都不留下来,一直挑挑捡捡,直到燕追过来时,依旧还没选完。

    傅明华总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推了崔贵妃要送自己的珍宝,她却仍是坚持。

    “我觉得母亲有些不大对劲。”

    燕追神情凝冷,眉峰紧锁,将她从轿辇上扶了下来。

    一旁碧蓝已经将早就备好的大氅为傅明华披上,她伸手将大氅两侧捉住,皱了眉说道:

    “今日……”

    燕追眼神森然狠戾,语气却十分温和:“你放心,今日的事我记在心里的。”

    傅明华点了点头,夜晚下起了小雪,燕追接过下人手中的伞,亲自撑开了放在她头顶上,手揽了她腰进屋:

    “太后中毒一事,与你今日摔倒,环环相扣。容氏如此做,为的不过是想要替我剿忠信郡王府。”

    他身材极为高大,傅明华站在他面前,头顶不过堪堪及他肩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