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五章 疑孕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妃年纪已经不小了,所出四皇子燕信都已经虚十九了,至今还能有孕,也实在是太好运了。

    傅明华眉头皱了皱,接过薛嬷嬷递来的帕子压唇,听了崔贵妃这话,就道:

    “还没有确信。”

    崔贵妃长出了一口气:“承香殿中传了消息出来,容妃身上没有换洗。”

    容妃没来月信,她怀孕之事便十有**是真的了。

    只是傅明华转念一想:“还得瞧瞧四皇子的反应。”

    崔贵妃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她心中的想法,一下便击了掌,脸上露出笑容来。

    在这个非常时期,若容妃有孕,虽说是男是女还不能知晓,但得皇子的机会也未必没有可能。

    虽说一个才将出生的皇子不一定会威胁到燕信地位,但崔贵妃都能有两个筹码,容妃得子,对于容氏一族对容妃自己及四皇子,也必定是一桩好事。

    燕信此人心中藏不了事,若经人点拨,想得通容妃怀孕的好处,那么他必定欢喜而春风得意。

    若他不通其中窍门,那便也会展露不快在脸上的。

    毕竟他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他心中应该清楚。

    郦苑遇黑面郎一事,后来嘉安帝的追查虽然不了了之,但燕信事后必定受过容妃训斥,所以嘉安帝回了洛阳,在西苑狩猎时,他才会带伤随嘉安帝同行,分明就是有亡羊补牢的心。

    而事后他射中无辜百姓,却只伤人皮毛,射术不精,不知道他有没有受到容涂英嫌弃,但经过郦苑一事,燕信若不是蠢透,便该知道容家如今之所以只捧他,应该是跟容妃至今只有他一个儿子也未必没有关系。

    燕信出身于皇室,他哪怕是见识不够,人也不一定会那样精明,但从他之前暗算燕骥的举动,便能瞧出他阴狠睚眦必报的性情。

    他可能不擅长谋略,但这些其中门道他未必不知。

    若容妃多了一个儿子,燕信必定会有一定的危机感的。

    他欢喜或是冷脸,亦或是强作平静,都证明容妃确实怀孕。

    但若他平静异常,就证明容妃怀孕之事是假的。

    崔贵妃握了傅明华的手,对她如此聪慧,也颇为欣喜。

    “不过……”傅明华话锋一转:“容妃之前在紫兰殿中,送了我这样一份大礼,我也不该不有所回报才是。”傅明华抿唇,微微的笑道:“礼记有云:往而不来,非礼也;来而不往,亦非礼也。”

    容妃想要害她腹中孩子,她又怎么不送份大礼给容妃呢?

    崔贵妃心中一动,看她含笑抚鬓的模样,有心想问,但看周围人多眼杂,也就不说话了。

    事后回了王府,银疏问道:“您不相信容妃娘娘怀孕了吗?”

    傅明华没有说话。

    临走时崔贵妃赐了一筐桔子,说是剑南道进贡而来。碧云取了一个在手中,剥好了放在一旁的瓷盘中,她侧头去取了一块,说道:

    “之前张缪替我把脉有功,碧蓝去库中取些药材、皮帛,再加五十两银子,送到张缪家中。”

    碧蓝不疑有他,应声下去了。

    薛嬷嬷看了傅明华一眼,她目光落在盘中,从薛嬷嬷的角度看不到傅明华眼中的神色,只是看到她嘴角微扬,像是心情很好。

    碧蓝选了物品,列了单子来递到傅明华面前,让她拿个主意。

    傅明华想了想,又将单子交回到碧蓝手中,与她说道:

    “张缪用药如神,当初为太后开了一方姜汤药剂,治太后之疾,实在是用药如神。”

    碧蓝有些疑惑,她叮嘱着:“将我的话带到便是。”

    碧蓝也就将她说的话默念了两声,记在心里,领命出去了。

    张缪开罪了容妃,张太太惶惶不可终日。

    虽说张缪医术精湛,但人微言轻,不过是太医署一个八品太医令,如何能得罪容妃?

    之前长子才将痊愈,此次张缪又得罪了容妃,张太太正是担忧之时,却接到了秦王妃傅明华的赏赐。

    下人通报来说是秦王府的人前来时,张太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心念一转,却又连忙使人将碧蓝请了进来。傅明华赏她的是一些皮料药材等,张太太客客气气的收下了,又听碧蓝说王妃感谢张缪以姜汤一剂治愈了太后所中半夏之毒,心中一喜,打发了赏钱与碧蓝,回头傍晚便与丈夫提及此事,说是想求得王妃庇护。

    时至今日,若有谁还能护得张家,除了秦王府之外,实在没有哪个能与容氏抗衡。

    张缪眉头紧皱,他只是一个太医令,却不知不觉卷入了秦王与容氏一党的争斗之中,此时已经难以抽身。

    当日王妃摔倒一事,傅明华等人心知肚明是谁所为,其实张缪也是知道的。

    在此之前,容妃身侧的内侍王腾亲自去了太医署,点名要他为容妃熬一剂补身的汤药,还声明除了他之外,旁人不得沾手半分。

    而当时太医署中另一位太医令周济则是因为麟德殿中,忠武郡王一时不察,撞了案几,而被人匆匆唤了过去。

    紫兰殿出事时,派人来唤张缪那会儿,张缪便心中已经有些隐约猜测了。

    王腾前来传容妃口喻时,曾与他交待过,汤水早不得时辰,也晚不得时辰,需要他亲自看护,若误了容妃大事,必会唯他是问。

    太后宫中传令的人来的那时,张缪看管的药剂若照王腾所说,还得要一刻多钟才成。

    张缪当时便知容妃心意。

    容家的人性狡多诈,他问了传令的人,得知太后身体有恙,秦王妃又摔了一跤时,虽明知自己前往可能会得罪容妃,但人命关天,更何况到时若他拖延不去,秦王妃要是有个好歹,到时秦王追查起来,他依旧脱不得干系。

    医者仁心,张缪想了想,当时仍是提了药箱匆匆赶去。

    只是如此一来却是开罪了容妃。

    当日容妃看他的眼神,仿佛在看死人似的。

    宫里黎媪替容妃按着肩膀,轻声的在她耳侧说道:

    “秦王府派人赏赐了张缪。”

    容妃眯着眼,微微的就笑了起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