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六十六章 螳螂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妃面前摆了一盘才剥好的柑桔,那味道闻得黎媪都觉得牙齿酸软,直吞唾沫,她却吃得面不改色的。

    一旁抱言半跪在地,举起双手,摊了帕子在容妃面前,接她吐出来的籽儿。

    “赏赐张缪?连个太医署的人也要拉拢吗?”容妃将伸了出来,抱语便取了帕子在热水中拧过了,将她纤长如削葱根似的手指一一擦尽。

    “莫非是我太看得起她了?还是她至今走投无路,见皇上当日对我多有庇护,而慌了神?”

    容妃拧了眉,细细思索一番,就怕自己估错了傅明华的心事。

    “算了,无论如何,张缪是留不得的。”她摆了摆手,“之前上明给的教训还不够。”

    她捂了肚子,黎媪看她这模样,不由便轻声的道:

    “这些柑桔虽好,但您还是少用一些吧。”

    容妃便轻声的笑了起来。

    “这些话,就不要再说了。”她细声细气的提醒,又伸手去取柑桔:“让人吩咐上明,再送些入宫来才是。蓬莱阁的人不是就想听这个事吗?我便索性让她们再猜一些。”

    黎媪听了这话,身体一抖。

    容妃语气温和,里面的警告之意她却听出来了。

    她低了头,应了一声。

    容妃身体不见好,每日喜食酸果,饭食难进,嘉安帝担忧她的身体,召了张缪进宫为她诊脉。

    “因大防缘故,容妃娘娘说太医令医术精湛,便以丝绳系腕,另一端则悬升出内殿之外,由太医令摸丝而诊脉。”今日这样的事,宫内外都已经传开了,紫亘也得了消息,进来说与傅明华听。

    薛嬷嬷听到此处,叹了口气:

    “什么悬丝诊脉,不过是容妃借故生事罢了。”

    傅明华指尖轻搓,听了这话也不出声。

    她早料到容妃不会善罢甘休,定会难为张缪的。当日张缪匆匆赶来紫兰殿,虽说傅明华摔倒之后没有大碍,张缪也并没有多少功劳,但容妃仍记恨在心,可见其眦睚必报的性格。

    “只可惜太医令了。”余嬷嬷也说了一句,薛嬷嬷听到此处,看了傅明华一眼:

    “王妃觉得,张大人可能活得下来?”

    张缪此人医术高明,性情敦厚,若就此丢了性命,也实在是有些冤枉。

    当日张缪开罪容妃,虽说并没有救助傅明华之功,可其心意,傅明华身边的人都是要领的。

    傅明华笑了笑:“就看张缪聪不聪明了。”

    她想了想,垂下头来:“王爷呢?”

    碧云便回道:“王爷昨夜与姚先生等人议事,天不亮便出了门。”

    话音刚落,外头便传来下人请安问好的声音:“王爷。”

    傅明华抬起头,就听到外间传来脚步声,脱了大氅的燕追大步进屋,头发上原本飘落的雪花在屋里热气包围之下,化为水,将他一头乌泽发亮的头发润湿。

    一路回来,外头冰天雪地,他的脸被冻得发白,眼如点漆,嘴唇紧抿,绷出冰冷的线条,看到傅明华时,脸色才软和了几分。

    傅明华站起身来,他比了个手势制止她的动作,下人连忙去打了热水与帕子进来,他接过拧干的帕子擦了把脸与手,这才坐了下来:

    “在做什么?”

    “正想去寻你。”傅明华站起身了一些,看他头发上仍有水意,不由取了帕子为他擦拭头发。

    燕追俯身过来,任她将自己头发擦了两下,听她这样一说,嘴角边便露出浅浅的笑意。

    “昨夜与姚释等人商议了一些事,早上去了骁骑军卫所。”他正处于英姿勃发的年纪,精力充沛,妻子孕中,他有力无处使,天不亮便去了骁骑军中,与人对拼武力,发泄一通。

    傅明华点了点头,并没有过问他去骁骑军有什么事,趴在矮桌上就道:

    “我想见见张缪。”

    他听了这话,神情一顿,缓缓道:“张缪入狱了。”

    奉茶的紫亘听了这话,动作一顿。

    这样的结果傅明华早就猜到了。

    从张缪得罪容妃的那日起,容妃就没有想过要放了他。

    今日一早嘉安帝令人将张缪召入宫中,并让张缪悬丝而诊脉,张缪为容妃诊出了喜脉,容妃当时却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帘子被拉开,悬住的丝被缚在了一只胡凳脚上,张缪却诊出容妃‘有孕’,自然是医术不精,被嘉安帝下令入狱。

    近来被屡次传闻呕吐、汤水难进的容妃笑意吟吟,隔着层层帏纱,看着面如死灰的张缪。

    傅明华拧了眉:

    “绕了这么大圈子,就是为了杀鸡给猴看?”

    处死张缪,害死张氏一脉,就为了让天底下的人瞧瞧,胆敢不听她话的下场?

    燕追握了她放在桌上的葇荑在掌心把玩,看她十指纤纤,柔若无骨般,一双手如羊脂玉,美不胜收。闻听这话,便神色淡淡:

    “近来皇上明显不喜燕信,之前还为了太后,亲自鞭责于他。”此举对跟随容家的一干人等有些打击,朝中不少人觉得站位太早的,急于想要抽身上岸,观望形势。

    容妃如此做,也是迫不得已。

    背地里怕是有容涂英指示之功的。

    走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是容家的人想抽身便抽身得了的,他们身后还维系着数以百计投靠容涂英而谋富贵的昔日世家子弟,还有朝中以苏颖等人为首的朝臣。

    容妃想杀张缪,便是为了巩固自己的威信。

    她对太后动手,嘉安帝却没有斥责于她,反倒对她多有维护,如今戏耍张缪,却使张缪入狱,更显皇帝对她的看重。

    如此一来朝堂之中才能平衡。

    哪怕燕追手握重兵,为大唐立下赫赫战功,可後宫之中,容妃仍一家独大,朝堂内容氏一门也不是没有崛起希望的。

    燕追目光落在那如膏脂一般晶莹无暇的玉手之上,神色温和:

    “元娘猜测,接下来又该如何呢?”

    傅明华又叹了口气:“容七大人又要升官了。”

    她冰雪聪明,燕追拉了她的手,一使力将她搂进怀里,听了这话,将头埋在她发间,闻着那清幽的香气,笑出了声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