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三百六十九章 在后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嘉安帝的嘴唇抿得极紧,双掌握成拳:“母亲,您只是病了,会好起来的。”

    “先帝已去多年,临终之时,拉了我的手说,黄泉路冷,怕我孤寂……”太后闭了闭眼睛,嘉安帝语气一沉:“母亲。”

    太后没有说话,殿中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崔贵妃低垂着头,放轻了自己的呼吸。

    “听说张缪入了狱。”太后轻声的开口,似是强忍着咳嗽一般:“与其修什么寺庙,还不如让他来为我把几回脉,兴许能得苟延残喘几日。”

    “太后,张缪只是浪得虚名。”容妃缓缓开口,一双美目眯了起来:“所谓的医术精湛,依妾看来,也实是夸大了而已。前些日子,妾身体不适,肠腹受凉,喜食柑桔,红潮来迟,此人便张嘴妄言,说妾有了身孕。”

    她勾着嘴角,柔声细气:

    “当日悬丝诊脉,不过是绑了胡凳一角之上而已,可见其信口雌黄的本领。”她停了半晌,听殿内十分安静,接着又道:“说不准当日为太后把脉,也不过是此人危言耸听,否则如何开的药方,太后催服姜汤几日,却全不见好呢?不如另请名医来治。”

    嘉安帝转过了头来看她,她低下头来,傅明华捏了帕子,笑着就问:

    “张缪医术精湛,在太医署多年,兴许娘娘是真的有孕。”

    “绝无可能!”容妃冷笑了两声,道:“若诊了胡凳,张嘴便说有孕,那这世上的人何必去拜送子观音?全都拜凳子了!我曾使数位女医把脉,不过是误了信期。”

    她说得斩钉截铁,傅明华便又抿了抿唇。

    嘉安帝眼神幽深,殿中太后声音嘶哑:

    “张缪在太医署多年,何敢口出妄言?”

    嘉安帝听到此处,垂眸微笑,伸手弹了弹自己的衣摆:

    “既如此,使让黄一兴亲自奔大理寺一趟,查问张缪,若其说得出所以然来便罢,若其满口胡言,自然证明此人居心叵测的。”

    容妃听了这话,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来。

    从一开始她做出百般姿态,就是为了引张缪入局。

    自己呈假孕之相,不过是因为当初吃了些药,才使月信来迟,让女医诊不出滑脉之故罢了。

    从始至终,她的有孕便是假的。

    原本一开始就是为了引张缪上当才如此作态的,她不喜食酸,不过是为了做得逼真,每日才柑桔不断而已。

    张缪此人却听信谣言,一口咬定脉象乃是喜症。

    她知道太后与傅明华偏要力保张缪,不过是不甘心罢了,可是她们越是要保,自己却偏要杀!

    张缪必死无疑!

    宫人奉了茶水上来,又搬了坐椅,候了半晌,黄一兴满头大汗的归来,见了嘉安帝便跪:

    “皇上,张缪口呼冤枉,说所诊之脉象确乃喜脉,若是皇上不信,将凳子劈开来,一看便知!”

    容妃勾着嘴角冷笑,转头向嘉安帝笑道:

    “不过是贪生怕死,想的借口罢了。胡凳如何能有孕?简直胡说八道!”她一心想置张缪于死地,此时一说话,嘉安帝就问:

    “那日所系丝线的凳子何在?”

    容妃愣了一愣,又笑着吩咐黎媪:“你去亲自取来。”

    张缪到了此时,仍不死心,不就是背后以为有太后,有傅氏为其撑腰?容妃心中杀意凛然,黎媪领命回去,嘉安帝又吩咐黄一兴调两个南衙禁卫前来。

    不多时黎媪取了凳子归来,外头传来禁卫劈开凳子的声响,黄一兴欢喜的喊:

    “皇上,见喜了!”

    容妃脸上露出荒谬之色,本能站起身来,却见黄一兴双手捧着一只肥硕雪白的虫子,疾步朝玉墀之上行来,进了殿便道:

    “劈开木凳见虫,这不正是木凳有喜之兆?”

    容妃脸色大变,嘉安帝似笑非笑,崔贵妃连忙就道:

    “太医令真乃神人也。”

    事已至此,容妃气得胸口起伏,脸色铁青,瞪着那蠕动不停的虫子,说不出话来。

    傅明华抿唇而笑,殿后温新出来回话,说是太后已经睡着了。

    嘉安帝下令暂且放人。

    容妃转头去看傅明华,她笑意吟吟,仿佛容妃阴冷的目光对她来说并没有影响似的,温和与她对视,嘴角边的那丝笑容,看在容妃眼中极为刺目,恨不能杀她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此次的事件实在是太过巧合,容妃不相信张缪如此好运,随意一只木凳劈开便见了虫子。

    只是傅明华如何悄无声息,在她宫中令人严防死守的情况下换走了一只凳子,也实在是让容妃警惕。

    当日她还不大瞧得起傅明华,却没想到她悄无声息便能在自己宫中动手脚,容妃瞳孔一缩,看了黎媪一眼,直看得黎媪心中一紧。

    皇帝有事要办,让人将那虫子送来容妃面前,让她观赏一番,自己则有事先行离去。

    送了嘉安帝一走,容妃却思来想去,心中一口气难平息,出了紫兰殿正殿门,她在台阶上略站了站,让人将那肥硕的虫子扔到地上,提脚去蹍了又蹍,直到那虫子已化为泥水,仍是不解心头之恨。

    一月的春风仍夹杂着凛冽的寒气,她目光阴森,看着崔贵妃与傅明华从宫里联袂出来,容妃眼里飞快惊过一道杀意,伸手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发鬓,含笑就道:

    “秦王妃好利害的手段。”

    能在张缪必死的情况下,以这样的方法从她手中夺人。

    两人梁子如今越结越深,容妃此时恨傅明华更甚于崔贵妃。

    傅明华看了她半晌,却是笑了笑,侧头从袖口中取出一个绣了玉兰的锦囊来,打开之后,从里面倒出几粒丸子:

    “近来听说容妃娘娘喜食酸味,我怀孕之后,便让人以梅磨粉,制成零嘴,若难受时,便含一粒,娘娘可要尝一尝呢?”

    她微笑着,眼中露出讥讽之色。

    容妃心里说不出的愤怒。

    傅明华说这样的话,此时听来,简直如同在打她耳光一般。

    她为了算计张缪所做的事,在张缪被嘉安帝下令暂且释放之后,就像是一场笑话似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