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七十二章 决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妃转过头来,眼神凶悍,看得一干女医肝胆俱裂。

    “紫兰殿中时,我曾,曾在皇上面前,斩钉截铁说过,绝对没怀身孕……”若是如今却传出她身怀有孕,容妃敢肯定,崔贵妃、傅明华、燕追一党,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到时燕信也会受到牵连。

    到了此时,容妃若是还不知道自己中了暗算,也白枉她在这宫里呆了多年!

    “我,我中了暗算……”

    傅明华在太后宫中时,诱她说出了‘绝对没有’身孕的话,其后又以堕胎药讥讽于她。

    当时的容妃根本没想过自己会怀有身孕,也不相信傅明华有那胆子敢来害自己。

    傅明华拿自己之前‘喜食’酸果说事儿,在殿中一番争执,张缪无罪释放之后,自己怒火中烧,理智尽失之时,傅明华以话激她。

    容妃不信傅明华敢拿毒药来害自己,有恃无恐之下将药吞下。

    事后黎媪还曾担忧,说怕傅明华拿药来害她。

    那时容妃自信满满。

    她在宫中生活了太多年,见过不少风浪,与崔贵妃斗了半生,自负吃过的盐都远胜于傅明华所吃的饭。

    容妃那会儿是压根儿都没有想过,她会栽在傅明华手中的。

    此时细细回想,从她在元岁那日算计傅明华时起,张缪开罪了她,事后自己设下毒计想要张缪性命,却遭傅明华反将一军。

    一步一步的,她竟不知何时,中了傅明华奸计。

    若当初她算计云阳,算计容三娘入宫,借自己之手替她将傅家一干人等拨出动乱中心,在容妃看来只是巧合。

    此时再次吃了大亏,容妃捂着肚子,恨得咬牙切齿。

    “娘娘……”

    黎媪听她一提及此事,顿时也想起了白日之时,太后宫殿之外傅明华激怒容妃,让她吃下的那颗药。

    只是当时黎媪虽然随口提了一句此事,但容妃说得对,傅明华并非傻子,要想对容妃下毒手,不可能当着大庭广众之下,是以当时两人都没将这事儿放在心上,黎媪还想着,傍晚时容妃若说身体不适,以诬告傅明华。

    哪知不用诬告,傅明华用心歹毒,竟给容妃下了堕胎药!

    “她怎么敢……”黎媪嘴里不停的说着这两句,她与容妃一般,都没想过傅明华敢如此大胆:“她就不怕皇上怪罪,要了她命吗……”

    无论如何,容妃腹中的乃是嘉安帝的骨血,哪怕她自己事前并不知道有了身孕。

    可傅明华就没想过,容妃若是不顾脸面,闹腾起来吗?

    “皇上,”容妃咬紧了牙,“不会怪罪的,”她又张大嘴,喘了几口气,熬过了一阵剧痛,才吩咐着:“去开药方!”

    “娘娘!”黎媪大急,跪在地上,苦口婆心道:“皇上必会怪罪于她,您该请周济前来!”

    容妃抿了嘴角,急促喘着气,冷笑道:“你忘了太后吗?”

    黎媪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太后元岁那日由张缪把脉,把出其中了半夏之毒。

    当时傅明华踩了珠子,摔倒在地,事后嘉安帝打死了一批宫人内侍,又将太常寺及太医署一干人等发落,但事情真相如何,傅明华及太后心里清楚,容妃、黎媪等人也是心如明境似的。

    皇上当时能将此事压下,不责容妃,便摆明了一个态度。

    如今容妃就是闹了起来,在她自己有话在先的情况下,她并不确定嘉安帝会不会一味偏帮于她。

    哪怕就是嘉安帝愿意偏帮,可傅明华身后有太后在。

    今日紫兰殿,太后率先提及张缪,而后才有‘劈凳见喜’这样的情况,说不定太后与傅明华背地里早有勾结,今日容妃大意,以为整倒张缪,又不相信自己怀了身孕,以为太后想要救张缪一命,与自己做对,只是无用功罢了,得意之下才吃了这亏的。

    她先行出手,若有本事不留痕迹,让嘉安帝抓不出明面上的错误也就算了。

    可此时若傅明华同样出手对付她,她自己大意中计,傅明华在占尽有利情况下,嘉安帝不一定会偏帮她,反倒在太后横插一手的情况下,皇帝极有可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做不知一般。

    怪只怪自己大意,怪身边的人诊不出她怀了身孕。

    而容妃当日为了陷害张缪而故作姿态,白日时在紫兰殿又将话说得太满。

    傅明华当众对她下药,自己却拿她毫无办法。

    容妃捂着肚子,大汗淋漓,想起这个孩子,便悔痛难当。

    傅明华手伸得太长,自己宫中的人又实在太过无能,连旁人都知道她已有身孕,身旁这些废物却是诊不出脉来。

    “秦王府……”

    此时若是强行保胎,那么张缪当日诊脉便有功,而她则欲治张缪死罪,当日拿张缪入狱,便会对她声名不利。

    到时恐怕会影响燕信,影响容家大势。

    哪怕就是寻了嘉安帝,在她先前一番所为下,嘉安帝也未必会保她腹中孩子。

    相较之下,若强行保胎的后果让容妃心中衡量一番,仍是让她狠下心来。

    容妃咬牙切齿,痛嚎了一声,黎媪才双眼含泪,催促着女医开药。

    宫人拿了药方下去,众人都是胆颤心惊。

    傅明华出宫之后,崔贵妃心情很好,傍晚时破例还多用了一小碗米饭。

    她心情如此舒快,与承香殿里传来的消息是分不开的。傍晚容妃殿中的人传来消息,容妃‘月信’已至,迟了一些时日,见血颇多,殿中的人已经记了档,怕是有些时间不能服侍嘉安帝了。

    静姑今日也听到了傅明华说的话,此时虽然也与崔贵妃一般欢喜,但又有些担忧,奉了茶来问崔贵妃:“皇上可会因此而责怪王妃?”

    不知是她声音太小,崔贵妃没有听到,还是崔贵妃听到了,却不想回答,静姑最终也没有等到答案。

    王府里碧云今日随傅明华入宫,也听到了她当时说的话,便替她担惊受怕,回了王府,忍耐不住,也问了与静姑一样的话:

    “您如此直接,拿了药给容妃,怕是将来会惹皇上不快的。”(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