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七十三章 蛛丝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碧云为傅明华取了貂氅,又为她解了斗蓬,一双眉皱得极紧,脸上显出惶惶之色。

    傅明华却丝毫不慌,接过热帕子擦手道:

    “皇上不会怪罪的。”

    她说得十分笃定,碧云对她非常信任,闻听这话,提起的心才落回了原位。

    只是这回得罪了容妃,将来必定要更加小心一些。

    碧蓝几人也更加谨慎,吃穿用度无一不是几人亲自打理,每日膳食总是要薛、余两位嬷嬷瞧了又瞧,食材、厨房绿芜亦要亲自盯着才成。

    容妃这一‘病’,便半个月都未能好,嘉安帝有意为她修建寺庙,容妃却哭道:

    “妾十六幸得以与您相见,至今二十余载,如今久病不愈,心中只是担忧信儿前程将来。他如今已成婚,年已十九,至今仍无所事事。唯恐他将来游手好闲,不能像秦王那般为您分忧解难,坠了您的威严。”

    月底,嘉安帝封四皇子燕信为蜀王,任命其为汝阴刺史。

    同时燕追任幽州牧并鄯州、益州两地刺史,暂管许州军务。

    并且城外昔日陈朝晋王杨元德故居锦色春城亦赐燕追,燕信只是得了些珠宝翠玉罢了。

    崔贵妃心中恨得咬牙的同时,容妃同样也是气得肺都要炸了。

    嘉安帝虽封燕信为王,但儿子之间有亲疏之分,亲王之间亦有天差地远的区别。

    一字王亦有国王与亲王之间的区别。

    以国为封王,秦、晋、齐、楚四号自然为最尊,其中所遵循规律,是依春秋时期强国依次并列。

    其次才是周、鲁、赵等国封。

    而燕信虽说得以封王,可却最终只得受封蜀王,可想而知在嘉安帝心中,燕信早就已经失宠。

    容妃听说此事时,气得胸口发疼。

    她小产还未有几天,脸色发白,人都眼见着憔悴了一圈。她已上了年纪,傅明华的报复让她吃尽了苦头,以往娇艳的脸庞,小产之后伤了身体,看着脸色腊黄。

    原本以为可以借此机会央求嘉安帝册封燕信,哪知嘉安帝当时应承,回头却只封了燕信蜀王。

    这让容妃心中十分警惕。

    想当初燕追与燕信之间两人在嘉安帝心中,明明还是伯仲之间,甚至当时的燕信在嘉安帝面前还要稍受宠爱一些,可曾几何时,两位皇子却已经分出了高下来?

    如今燕追贵为秦王,年少便已掌幽州兵权,如今更身兼数职,少年得志猖狂。

    相较之下,燕信如今虽说也已封王,却是由自己哀求而来。

    容妃小产一事,瞒得过旁人,但是在这皇宫里,是绝对瞒不过皇帝的。

    她失去了一个孩子,为儿子换来的竟然只是一个蜀王!

    当初她得宠之时,燕玮出生时嘉安帝愿打破公主不得以名山大川封号规定,来宠燕玮,事到如今,要为儿子求个封国号之王,却如此艰难。

    容三娘子夺了她的宠爱时,她可以不慌不乱,因为她从始至终都没有将容三娘看在眼中。

    若不是后来因为担忧容涂英弃燕信而支持容三娘,甚至她还可以允许容三娘活着,不会向她下手。

    可事到如今,嘉安帝一旨册封,两人高下立现,这是容妃已经失宠的信号。

    她开始发慌,自听到旨意的那一刻,容妃便呆若木鸡,久久回不过神来。

    黎媪捧了药碗,含泪劝她:

    “娘娘,您何必与身体过意不去?”

    容妃紧抿着嘴唇,气色十分难看。

    她的眼睑下方带着淡淡的青影,自小产以来,便没再睡过好觉,未施脂粉的脸上,已经显出几分老态。

    “黎媪,你说我与皇上认识多少年时间了?”

    容妃坐了半晌,没有转过头来,开口问了一句。

    见她总算愿意开口说话,不像之前默不作声,黎媪心中一喜,连忙便眨了眨眼:

    “已有二十七年的时间。”

    她与嘉安帝十六相识于当时的庄简公府后院,那时的嘉安帝娶庄简公府荣国夫人杨氏的女儿为太子妃,当时一次聚会上,年芳十六的容妃与嘉安帝见过一面。

    那时的容妃出身容氏,容氏虽是范阳大族,但在太祖时期备受打压,她生来有野心,又十分貌美,在婚事上,若太差的,她瞧不上,若出身、地位与人品皆不差的,又顾忌容氏一族当时的尴尬情景。

    太祖杀世族毫不留情,当时不少人都畏惧受其牵连,所以导致十六,容妃仍未有婚约。

    当时的她与年少时的嘉安帝相识,一眼便将那会儿还是太子的嘉安帝认了出来。

    容妃闭了闭眼。

    “已经这样长时间了吗?”

    她喃喃自语,养得极好的一双玉手紧紧的握了起来:

    “我陪在他身边多年,皇上如今却下我脸面。”

    说着说着,之前还一脸冷静的容妃突然间伸手一挥,将黎媪手里的药碗打翻。

    ‘哐铛’一声,药碗掉落在地上,里面漆黑的药汁泼了一地,将地面上铺着的精美地衣也染脏了。

    那褐色的药汁蔓延开来,容妃看了一眼,便厌恶的将脸别开。

    “我没有了孩子,皇上却只封信儿为蜀王?掌汝阴兵权?”她声音尖细,气得不能自已:“汝州那样的弹丸之地,皇上怎么不赐给燕追呢?”

    “娘娘,奴婢的娘娘哎,这样的话可不能再说了。”黎媪吓得脸色一变,她身上还带着药汁,那药送来时滚烫,虽说放了一阵,已经凉了些许,但泼在身上,衣裳紧贴皮肉,仍是烫得她疼痛难耐。

    她换了个跪的姿势,苦口婆心的劝:

    “虽说封号有别,可至少王爷如今已经封王,将来总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时候……”

    容妃声音发颤,摇了摇头:

    “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她面容凄惨,黎媪听她这样一说,也就沉默不语,不敢再开口了。

    “你亲自出宫一趟,以教养云阳规矩的名义,前往容府一趟。上明的婚事还有几日,你让他娶亲之后,让高氏进宫一趟来。”

    容妃发过了一通火,很快又冷静了下来。

    嘉安帝如此对她,她也不能就此等待,总要与容涂英商议一番。(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