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七十四章 马迹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妃性情坚韧,受了刺激却又很快平复。

    黎媪点了点头,容妃看了地衣一眼,平心静气的吩咐:

    “再去替我重新煎一碗药来。”

    那语气神态,与方才判若两人般。

    火气一瞬间敛了个干干净净,但是那神情看着却比之前更危险。

    黎媪应了一声,领命出去,容妃冷冷的勾了勾嘴角,伸手拢了拢头发,眼中戾色渐渐隐藏在眼底深处。

    既然她求的是长远的富贵,受些挫折便当学了经验教训就是了!

    皇上新赐了锦色春城给燕追,傅明华当即便发了贴,邀洛阳之中诸府女眷在花朝节时前往锦色春城赏花看景。

    这座园林是当初陈哀帝在时,为其宠妃所建。

    华美绝伦,据说当时连铺路的石子,亦是远从江南一挑一挑的担来,费了巨资与人力,在悼帝时期,赐给了当时手掌重权的晋王杨元德,经其修饰过后,更显繁华非常。

    陈朝灭亡之后,太祖并未将其赏赐,而是留了下来。

    园中种满了各式花卉,背靠青山,引洛水环绕,二月花朝节时,花团锦簇,将这锦色春城妆点得色彩斑斓。

    傅明华既设了宴,燕追也请了几位宗室之人,带了姚释及徐子升等一干幕僚随同而来。

    苏氏也来了,她是随卫国公夫人顾氏一同前来的。

    她自上回小产之后,在卫国公府养了几天,脸颊长了些肉,笑意吟吟的,似是已经完全摆脱了之前贺元慎给她带来的伤害,多了几分灵动的风采。

    苏氏一来便拉了傅明华说话:“许久没有见到你了,倒真有些想念。”

    说话时,外头下人传报道:“武安公府周夫人及世子夫人到。”

    丹阳郡主与周夫人一道进来的,随行的还有武安公府周夫人的另外一位儿媳,有些腼腆,见着人便脸颊微红,低下了头来。

    几人上前先拜见了傅明华,才由下人领了坐了下来。

    苏氏抿唇一笑,也坐到了卫国公府顾氏的位置上。

    今日顾氏前来,是带了小女儿前来的,卫国公府的贺小娘子年已十三,正是订亲议婚的好时候。

    来的人渐渐多了,长乐侯府的杨氏与傅明霞等人也都来了,府中也热闹了起来。

    燕追势力渐大,羽翼已丰,手握重兵,虽说嘉安帝没有明确表态,但相较于四皇子燕信来说,将来储君之位由他来坐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傅明华以前向来少有设宴,难得今日办花朝节赏花之宴,几乎洛阳权贵都一道同来,就连容大太太也带了女儿前来。

    园中种满了花草,此时繁花似锦,却少有人有心思去观看,都恨不能从蛛丝马迹中得到些有用的东西才好。

    “今日王妃设宴,王爷也来了,对您如此看重,实在是使人羡慕。”

    一干人等沿了汉白玉铺成的廊桥走,桥的两侧种满了西府海棠,结了粉色花苞,重重叠叠,美不胜收。

    与定国公夫人彭氏手挽着手的是平阳侯的夫人小彭氏,她与定国公夫人是一母同胞的姐妹,其父乃是越王彭系。

    众人听了她说的话,都跟着陪笑,只是心中多少仍有些嫉妒。

    燕追年少勇猛,相貌英俊,现在大权在握,极得嘉安帝看重。

    傅明华当初母亲一去,父亲并不中用,长乐侯府近两年来被削了爵,傅侯爷离开洛阳中,傅其弦也不过是在太常寺任个闲职罢了。

    秦王妃的娘家对于燕追帮不上什么忙,可是燕追却并没有招纳女人进府,巩固权势,反倒是傅明华颇有本事,能将燕追拢得住,后宅干净独她一人大不说,如今还身怀有孕。

    当初谁能想到,傅明华会有今日呢?

    “这西府海棠来自海外,十分珍贵,乃重瓣红,又更稀有了一些,此地竟然大片大片的种植,可惜来得早了点儿,若来迟些,花成片成片的开,不知该有多美了。”小彭氏话一说完,苏氏的婆婆顾氏也笑着恭维了一声。

    “若是贺夫人喜欢,晚些时候剪几枝回去就是了。”傅明华伸手捉了一树枝芽,转头就说了一句。

    那西府海棠性傲,花朵开于枝间,粉红点点,确实好看。

    顾氏就应了一声:“那可是多谢您的赏了。”

    傅明华点了点头,又转头看了一眼跟在自己身后的夫人们:“若喜欢的,都剪上几枝,这一片园中种的都是海棠,兴许是感受皇恩,花开得尤其的好。”

    众人都连忙谢恩,容大夫人却抿了抿唇嘴角:

    “这花开得是好,看着树干,怕是前陈朝哀帝时期便种了。”容大夫人一说话,原本陪笑的人便都安静了下来,傅明华转头去看她,眯了眯眼睛:

    “也许。”

    容大夫人便皮笑肉不笑:

    “此宅亦经数度易主,前有哀帝宠妃萧氏,后有前晋王杨元德,如今皇上又将此宅赐于秦王……”

    容大夫人掩唇而笑,又吟唱道:

    “当年今日仍是海棠树,花开朵朵如娉婷少女。昔日佳人萧氏却作古,红颜枯骨今又安何在?”

    众人听着她冷嘲热讽,都将头低垂了下来,一些人眼里却极快闪过异光,傅明华不紧不慢,将拉住的枝芽放了开来,看着容大夫人就认真道:

    “大夫人此话有理。人死之后,坟尚且有数迁,更何况宅子数度易主,自然是有能者得之,无能者嫉妒罢了。”傅明华说道:“昔年先贤著书立学,却留下传承文化,才有后人将其发扬光大。大夫人看宅院花草树木之美,却只见其形,不见其传神之意义,可算是取其糟粕,失了精华。”说到此处,傅明华笑道:

    “我从这宅子,只见先人旧事,时时警惕我不要行差踏错,做人该当以怀仁德,不复昔日过错,自省其身。莫非在大夫人眼里,看到的只是这宅子数度易主?”

    她年纪不大,却柔里带刚,容大夫人欺不了她,反倒教她说得面红耳赤,又气又恨,吱吱唔唔抬不起头来,恨恨的道:“当然不是。”(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