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七十六章 扭伤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羡慕什么,苏氏没有再说,只是半晌又深呼了一口气,笑着说道:

    “近来皇上册四皇子为蜀王,又打发了去汝阴,却给秦王更多军权,元娘,将来这样与你说笑的时光,可能都并不多了。”

    她意有所指,傅明华却是笑了笑,提醒她道:“你记得我说的话。”

    苏氏偏了脑袋,回想了一番,这才醒悟傅明华指的是之前说让贺元慎与顾喻谨少些来往之事,不免就笑道:

    “你不要担忧我,我如今与季昭之间,只不过是夫妻名义罢了。”她笑容甜美,提及贺元慎的名字,却不如当初好似蜜里调了油般的甜:“后悔当时没有听你的话,不过,我都有数。我为他安排了几个通房,亦是会吹拉弹唱的,红袖添香,近来少有时间出门晃荡。”她语气里带了些讥讽,绕了一圈,当初以为是个良人,贪他温柔体贴,可谁料到他倒确实温柔小意,却不仅是对她一人而已。

    她醒悟得太迟,当时还为此腹中的孩子都没有保住。苏氏含了泪,只是总算她也清醒了,对贺元慎这样的人,不可太过上心,她又破涕为笑:

    “我知道你提醒我是一番好意,说来舅母顾夫人乃是出身柱国公府,当初你与柱国公府的恩怨,我也是知晓的,放心就是,交给我来办。”苏氏成竹在胸,还以为傅明华是记得当初与魏敏珠之间的恩怨,因此对顾饶之的夫人魏氏恨屋及乌,导致不希望贺元慎与顾喻谨往来罢了,因此拍了胸脯保证。

    傅明华愣了一愣,觉得有些哭笑不得,但仍点了点头:

    “你瞧着办就是了。”

    两人说了这几句话,便有人绕过西府海棠林,眺目张望了一番,看到这边的动静,才跺了跺脚朝这里走来:

    “你们竟躲在此处说悄悄话。”

    丹阳郡主跺了跺脚,领了婆子丫环朝这边匆匆而来,看到苏氏与傅明华坐到一处,眼中就露出酸涩之色。

    “把我都抛下了不理。”

    当时她未出嫁前,傅明华正是处境艰难的时候,母亲早亡,父亲又不着调,长乐侯府看她不起,那时她也少有朋友,倒是丹阳郡主当时时不时的与她往来。

    两人那时也算是有些交情的。

    哪知她当日误会了傅明华,出嫁之前虽然又合好如初,但因为丹阳郡主心里有疙瘩,导致出嫁后与傅明华通信很少,如今倒是她与苏氏更加亲近,好几回都瞧见苏氏与她坐到一起说话。

    丹阳郡主听娘家里长嫂阴丽芝还曾说过,傅明华与苏氏之间关系亲近,想想便有些心中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儿,仿佛被苏氏抢走了什么东西一般,对她很难生出更多的好感来。

    银疏连忙为她擦了椅子,丹阳郡主坐了下来,还没开口说话,便有人过来道:

    “王妃娘娘,”过来报信的丫头看了丹阳郡主一眼,小声说道:“定国公夫人护着武安公府的小娘子,摔了一跤,此时已经送到东厢房中了。”

    丹阳郡主一听这话,顿时站起了身来,脸上现出慌乱之色:“什么?我女儿没事吧?”

    传话的丫头摇了摇头,忙就道:

    “只是受了惊吓。”

    傅明华问:“薛夫人呢?”

    丹阳郡主脸上露出羞愧之色,眼圈发红,也问:“我母亲呢?”

    她一时情急之下担忧女儿,竟将母亲也忘了,此时便心中难安,眼中现懊悔之色。

    “扭了一下脚,已经派人前去请女医了。”

    傅明华便也跟着起身:“我们过去瞧瞧。”苏氏点了点头,也提了裙摆,站起身来。

    定国公薛夫人彭氏此时靠坐在椅子之上,周围坐了武安公府的周夫人及阴丽芝等,容大夫人虽然不在,但容七娘子及顾饶之的女儿顾四娘子也在,彭氏一左一右拉了两位小娘子的手,声声殷切:“真是多亏你们将我扶住。”

    旁边杨氏竟然也站着,手足无措,仿佛做错了事的样子。

    周围众人说着话,没人理她,她便脸色通红,眼里噙了泪珠。

    容七娘子抿着唇,笑容满面,傅明华进来时,她神情一滞,又将头低了下来。

    彭氏愣了一愣,连忙站起身:“实在是失礼了,足上不便,竟连礼都行不全了。”

    “夫人如此多礼,倒让我心中过意不去。”傅明华目光落在容七娘子身上,看她将头垂得更低,又遂看了有些紧张不安的杨氏一眼,才若无其事的将目光移开:“都怪我招呼不周,使你伤在我府中,下次见了姑母的面,都不知该如何交待。”

    一群人听了她这样一说,不免笑了起来。

    只是傅明华注意到,杨氏悄悄的松了口气。

    “与您无关,实在是殊儿贪花好玩,见园中景色秀美,走得疾了些,一时牵她不住,才扭伤了脚。”彭氏淡淡的说完,拉了一旁的容七娘子:“幸亏七娘及顾四娘子走在我身前后,将我扶住,今日才不致出了大丑。”

    她提起容七娘时,脸上现出满意之色。

    傅明华便心中一动。

    容七娘年纪十三四,至今仍未定亲。

    容家势大,舍不得将她随意出嫁,迟迟等着待价而估,想要为容七娘定个好婆家。

    定国公府丹阳郡主还有一个弟弟,今年也是十三,是彭氏的老来子,心肝肉,彭氏也在为他寻觅亲事。

    傅明华不相信容七娘子这样巧合便扶了薛夫人一把,怕是容家瞧中了定国公府。

    她眼里露出沉吟之色,女医赶了过来,彭氏只是扭了一下脚,没有大碍,这两日只要不下地沾了重力便是了。

    旁边杨氏听到此话,嘴角边露出几分笑容来。

    外头容大夫人等人也过来了,显然是听说了彭氏扭伤了脚,过来看望她的。

    彭氏就笑:

    “只是小伤,倒引得如此劳师动众。”

    外头已经摆好了瓜果茶点,傅明华让人将彭氏扶了出去,丹阳郡主与苏氏也跟了出去,傅明华看了局促不安的杨氏一眼,留她下来:“二太太暂且留步。”

    杨氏一下便显出紧张之色。

    阴丽芝与阴氏携手出去,走在后头,见此情景便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