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七十九章 讨厌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插花这样的事儿原不该由男子来做,但燕追做来亦别有一番风味儿,那花捏在他指间,反倒融了些他身上的凛冽之气,反倒使他看起来优雅隽永。

    燕追头也不抬,又修了一枝海棠插入瓶中,才说道:

    “今日听说元娘让人剪了好些海棠送人,”他说到此处,顿了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此花幽姿淑态,明媚亭亭,不是每一个人都配得上的。我让人剪了一些下来,等下让人送回房中。”

    她倒记着给人送花,却独将她自己忘了,没料到她是忘了,燕追却仍记得,还亲自剪了要为她插满一瓶。

    傅明华愣了一愣,脸颊便渐渐显出霞色,心中甜蜜。

    那海棠枝芽在他掌中灵活转动,不多时便插好了。

    侍人将早就备下的水盆端了上来,燕追折身净手,又接了下人递来的帕子将手擦干了,才站起身来,向傅明华伸了手:

    “陪我走走。”

    夫妻俩难得偷到浮生半日闲,在树下并肩而走,傍晚吹的是东南风,燕追便走在左侧,高大的身形替她将风挡了大半。

    自去年他二月离开洛阳,到十月底夫妻二人在郦苑见面,归来之后他便事务繁忙,两人还少有这样相处的时候,风再吹来时,傅明华也不觉得冷了,反倒鼻端尽是闻到他身上淡淡龙涎香的气息,十分好闻。

    “我们成婚以来,总是相守时短别时长。”燕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她。

    她发钗拆了下来,只简单的绾起,松松垂在一侧,显得有些慵懒,与平日中规中矩的模样又不一样。

    燕追伸了手,去描那细致的眉眼,他心里已经忆过千百回,但每一次看到,又感觉仍不够般:“可能,”他声音低沉,目光又从她脸蛋滑到她腹下,她披着披风,看不出斗蓬下肚子的形状来。

    “可能孩子出生时,我不能陪在你的身边。”

    他有些遗憾,又有些担忧。

    薛嬷嬷说她身体调养得一向很好,一般情况来说,生产之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燕追心中仍是有些担忧,既怕生产之时有个什么意外,又遗憾自己到时可能不在她的身侧。

    他喉结上下滑动,抚在她脸侧的手一下便停住:“等我回来再生吧。”

    燕追突然蹲了下来,将脸贴近她的肚子,喃喃自语:

    “等我回来,等我回来。”

    他说出这样孩子气似可笑的话,但傅明华却觉得笑不出来。

    燕追此时这样说,证明他心里对于此事确实是很乱的,事实上他心里也清楚,西京之乱,不是一时片刻便能解决的。

    所以他说出这话,不过是他对此事耿耿于怀,也明知自己可能赶来不及,却又想要陪她一起见到孩子出生的时刻罢了。

    傅明华眼睛微湿,任他双臂圈住自己腰肢,一面也轻声安慰他:

    “一定会等你的。”

    两人都是聪明人,可此时却一起犯起了傻气。

    燕追又将一侧脸贴在她肚子上,却肚子不见丝毫动静。

    她有孕的时间还不长,薛嬷嬷说过,再过一些时候,肚子还会有胎动,可惜他都不一定能看得到了。

    “西京那边动静频繁,皇上让我月中便回幽州。”

    燕追拧了眉,缓缓开口。

    傅明华听他这样一说,不免又觉得心中失落,虽说早就已经猜到大事未定之前,他在洛阳的时间不会太长。

    从他决定娶她的那一刻起,这条帝王之路未必顺遂,但是知如此,她仍是有些难受,叹了口气:

    “我不喜欢二月。”

    二月是万物复苏之始,春暖花开,湖面破冰,正是一年到头最好的时候。

    可是两人成婚之后,每年他的离开都在二月。

    她低垂着头,燕追侧身来哄她:

    “元娘。”

    傅明华没有理睬他,他又弯腰来与她对视,撒娇似的唤:“元娘。”

    “我也讨厌二月。”他故意装出凶神恶煞的模样,“我要废除二月,王府之中只准一年有十一个月,你说好不好?”

    傅明华忍不住咬唇瞪着他,只是嘴角边露出小小的上扬弧度来。

    燕追松了口气,将她揽进怀里,总算是将人哄笑了。

    “将来元月之后只能是三月,不准再有二月!”他说到此处,挑了眉梢:“府里谁敢说二月,便将谁治罪。”

    傅明华伸手抵在他胸前,忍了笑道:

    “怎么治罪呢?”

    他笑着就说:“统统改名叫三月!若有多的人犯错,便叫三月初一、三月初二、初三、初四……”

    傅明华听了这话,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燕追看着妻子笑得眉如月芽,眼丝流转的顾盼模样,也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低头握了她肩膀,在她唇角边偷了个香。

    “别闹。”他很难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傅明华笑了一阵,又伸手替他抚了抚衣角,想起了一桩事:

    “对了,容大夫人可能是想将水搅浑,我觉得容妃怕是忍不住了。”

    她说到此处,神色渐渐便认真了,燕追却有些遗憾看她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她向来很少有之前那笑靥如花般的外放,这满园海棠都仿佛在她笑容下失了颜色。

    傅明华倒不觉得容大夫人是当真看中了定国公府的郎君,毕竟定国公府虽然地位超然,又有仙容长公主坐镇。

    若是世子薛涛至今未曾婚配,说不得这桩婚事还能当真。

    但是薛涛已经娶了阴丽芝,那么彭氏的小儿子,容大夫人韩氏就不一定会看得上了。

    虽然也是嫡出,但将来既不承爵,又没有声名在外,年纪还小,学文也不怎么显,容大夫人未必会将自己的掌上明珠嫁进薛家。

    容家如今势力很大,声望很高,当初世家子弟、文人雅士投奔无数。

    朝中容涂英又备受嘉安帝宠信,人人讨好,韩氏为女儿挑三拣四还不肯定下亲家,未必就真看中了彭氏的儿子了。

    定国公府,如今也只剩个世袭罔替罢了。

    只是皇帝怕是不能容忍薛府世代繁衍,不过长公主仍然健在,嘉安帝也要考虑长姐的脸面罢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