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八十二章 过往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燕追摇了摇头,坐了下来,伸手去摸一旁的雕花方桌:“没有。”

    只是他才将来,下人尚未奉茶,他自然也就落了个空。

    燕追醒悟过来,发现自己干了桩傻事,便佯装无事一般,随手在桌子上又摸了两下,才将手收了回来。

    “桌上似是有不净之处。”他皱了眉,说了一句,那神色严肃,紫亘十分畏惧他,听了这话不疑有他,被吓得粉脸发白,连忙上前拿了帕子擦了又擦。

    傅明华见紫亘紧张的模样,无奈的看了燕追一眼,又担忧燕追过来是有话要与自己说,将她唤下去了,这才小声的道:

    “你不要吓她。”

    燕追听了这话便咧嘴一笑,看她坐到妆台之前,取了匣中的菱花镜来,便点头应道:“好。”

    她握了镜子对照,燕追起身朝她走了过去,那铜镜中便映出他的影像来。

    傅明华仰头来看他,他看了一眼尚未盖上的匣子,取了一把篦子出来,替她梳理一头如缎般的黑发。

    她一头长发养得极好,又黑又密,握在手中一大把,平日绾发,连假鬓儿都用得很少。

    那发丝如水,一篦子梳下去,便直梳到底了。

    “若是阴氏求你,抹不开脸面,定国公府也不是非要此时去动的。太后仍在,就是皇上也会多加考虑,你不要担忧了。”燕追看傅明华笑容淡淡,以为她是为了阴丽芝所来一事而记挂在心,便出言宽慰她。

    他性格强势,能退让这一步实在是十分不易的,也足以证明在他心中自己的地位。

    傅明华放了镜子,扭转过身来:

    “此时不动,将来仍是要动的,我不是为了世子夫人来求我一事伤神,三郎多虑了。”

    她摇了摇头,将头靠在了燕追身上:

    “只是没想着,年纪越大,朋友越少。”

    燕追扔了玉篦子,轻轻揽着她的脸,听她有些遗憾的道:

    “那时世子夫人是随我舅母来傅家的。”她说起第一次见阴丽芝时的情景,那时阴丽芝与阴丽淑两姐妹跟在阴氏身边,好奇的盯着她看。

    兴许因为谢氏的缘故,两姐妹对她并没有恶意,反倒将当时对她处处看不习惯的傅明霞损了一通。

    年幼之时,还没涉及到利益时,还能两小无猜。

    谁料长大后到了如今,说句话还得声东指西了?

    她感叹的不是阴丽芝来求她一事,也并不是担忧将来无颜面对谁,只是感叹那些消逝的东西,始终还是不见了。

    燕追认真的听她说话,心中软得一塌糊涂。

    他曾无数次想过有朝一日,傅明华愿意将心中的事说给他听时的情景,对他毫无保留,并不设防。

    冷不妨有一天终于等到了,那种感觉简直难以形容。

    到了燕追这样的地步,很少有他渴望而难以得到的东西,就连皇储之位如今看来也不是遥不可及的,但是他操纵得了权势,却操纵不了她的心,依旧得小心翼翼的维护。

    燕追蹲下了身来,目光与她平视,看她眼波如水,仿佛受到了蛊惑一般,去含她如花瓣似芬芳而柔软的香/唇,捧了她脸道:

    “我有没有与你说过,我与燕信打架的事?”

    傅明华听了他这样一说,也来了兴致。

    皇家里教养子嗣,就是心不和面上也是兄友弟恭的,哪怕是如今,两人恨不能捅死对方,可表面见着,依旧得喊上一声‘兄弟’!

    她抛了自己心中那点儿小惆怅,催促他道:

    “三郎快说。”

    燕追便一手绕过她腋下,一手放进她腿窝间,打横将人抱了起来,自己坐在她先前坐的椅子上了,才将她放在自己腿上,想了想就道:

    “旁人是五岁启蒙,而孟孝淳则是在我不足四岁便入宫。”

    那时崔贵妃对他要求十分严格,他是崔贵妃所生的长子,崔贵妃对他期望很深,身旁乳母都是精挑细选,每隔时间便换上一个,就怕他对谁生出了依赖之心来。

    嘉安帝当时请了名满天下的大儒孟孝淳进宫后,每日为他讲学,学的东西也多,除了礼仪、识字,还得早早打下武学基础。

    他从小就比燕信优秀,只是却并不如燕信得嘉安帝的宠。

    宫里的郭嫔当时养了只猫,她进宫之后并不得宠,嘉安帝发现她并没有多大用处,谢家对她也没有多看重之后,便冷落了她。

    她养了只猫为伴,养了两年也出了些感情,那猫有天肚腹大了起来,似是怀了小猫。

    “那时我才八岁。”

    燕追看傅明华认真聆听的样子,心情大好,原本扣在腰间的手缓缓就往上摸:“燕信就与我打赌。”

    不得宠的贵妃之子却远比得宠的容妃之子优秀出众,燕信自然也是嫉妒的。

    那时年纪又小,不懂得掩饰,一直又得容妃耳提面命,想要超过哥哥,当时便让人捉了郭嫔的猫来打赌,“说是让我猜这猫腹中的崽子是公是母。”

    燕追当时年纪虽小,却十分倨傲,闻言根本懒得理睬他,他却缠着不放,非要让燕追猜了,请嘉安帝来做主。

    “我年少气盛,就与他随口说是母的,他又问怀了几只。”

    他总是拦路,燕追当时不答,他便‘哈哈’大笑,说道:“母亲还总说孟太傅如何了得,如今看来,教了三哥,也是一问三不知嘛。”

    傅明华听他说起当年的事,忍俊不禁,伸手掩了朱唇笑道:

    “所以你就打他了?”

    她软语温言,身上香气似兰花,仔细一闻,又仿佛非兰,那唇瓣殷红似梅花的色泽般,带着无言的诱惑。

    从燕追的角度,能看到她胸前半掩的雪峰,一条丝带系在她胸前,燕追漫不经心伸手过去,缓缓拉了开来:

    “倒也不是为了这事儿打他。”

    她扭着身体要躲,燕追就将她抱紧了,央求她:“别动。”

    “不要闹了。”傅明华含羞带怯,瞪了他一眼。

    两人躲在内室,若迟迟不出去,下人说起也是羞煞人,虽说是夫妻,但青天白日。

    更何况她身怀有孕。(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