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八十三章 当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我就看看。”他保证着,看傅明华还想要躲,便低头来堵她檀/口,她大羞,侧脸避过,却露出白玉似的耳朵,优美细长的脖子在他面前。

    他毫不客气将脸贴了过去,感觉妻子的身体在他怀中轻轻的颤。

    傅明华哪里受得了他如此,更何况他别有用心,动作温柔。

    与才成婚时相较,手段便厉害了许多,无师自通的,将她晶莹如玉的耳垂轻轻含住**,使她浑身哆嗦。

    “再这样,就不理你了。”她伸了双手去推,却被他困在怀中,根本逃不脱。

    捂住了胸口,他就变本加厉的去咬她脖子、耳侧,让她十分难耐。

    若是想要挡住他的脸,胸前便要失守。

    顾此失彼之下,仍是教他得逞,将系在胸前的带子解了开来,那儒裙落了下来,短儒被他挑开,露出里面的抱腹。

    “若不理我,那我今日就要为所欲为,直到你理我才止。”

    他一说完,作势便要将傅明华抱起身来。

    身体腾空而起将她吓了一跳,听了燕追这话,又羞又惧他真的要如此放肆,吓得脸色红的交错,脚趾也卷了起来。

    “别……”

    傅明华双手揽了他肩,燕追近来十分规矩,并没有过什么出格的举动。

    只是想想他以前无所顾忌,总是精力充沛,又怕他真的胡来,顿时贴了他的胸膛,央他道:

    “我错了,再也不敢不理你了。”

    他似是露出有些遗憾的神色,又抱了她坐下来,看她瞪了一双氤氲双眼,香腮通红似着了火般,显然有些恼了,又去轻轻噬咬她的下巴。

    “我走之后,燕信为了赢我,令人将猫逮住,将其活活剖腹。”

    当时事情闹得太大,郭嫔的宫人当时也在,看着燕信将母猫杀死。

    燕追手伸进傅明华兜中,握住一侧软脂似的酥香,力道轻重有加的揉捏。

    傅明华听他说了这话,身上鸡皮疙瘩都要窜了出来,一时对燕信印象更坏,只觉得心中说不出的恶心来。

    她伸手捂了肚子,往燕追怀里钻,又问他:“然后呢?”

    燕追亲了亲她眼睫,接着才说道:

    “皇上知道此事,自然发怒。”

    一个是不受宠的宫人,一个则是极为得宠的容妃所生的四皇子。

    事情最终不了了之,只是嘉安帝赏了郭嫔一些东西,而事情因为是由燕信要与燕追打赌所致,所以当时的燕信固然受罚,燕追也难逃其责,认为他不止没能劝阻燕信举止,却反倒与他打起赌来。

    “皇上如此做,对你并不公平。”

    傅明华捉紧了他的袖子,仿佛能想到当时的燕追在因为燕信的错而受罚时,那种心情。

    燕追淡淡一笑,想起当日情景:

    “当时皇上看到那只死去的母猫时,十分奇怪的看了燕信一眼。”

    直到他成年之后,才知道嘉安帝当时看燕信的眼神叫厌憎,那种自内心深处毫不掩饰而生出的一种极度的厌恶神色,就是连伪装出来的宠爱都压不下去。

    因为印象十分深刻,哪怕事隔多年,燕追依旧能想起当时嘉安帝的眼神。

    “我遭燕信连累并受罚,自然不快,就将他逮着打了一顿。”他勾着嘴角,想起当初背地里冲燕信下手,打得其鬼哭狼嚎的情景。

    燕追伏了燕信半个月的时间,才逮到了机会。

    他五岁习武,八岁之时虽然算不得身手多么敏捷,但身材高大,力道也是有的。

    经姚释指点过,一招一式出来也算是有些门道的。

    相反之下,燕信比他小了两岁,又因容妃生了燕玮后才盼来的一个独子,娇生惯养,捧在掌心中都怕摔了,又哪里舍得让人摔打他呢?

    在容妃心中,认为儿子将来要争的是皇位,又不是为了位极人臣,因此只是在燕信身边配了亲随,并没有早早就让他学习骑射武艺。

    那一次燕追揍燕信,将燕信打得险些命都没了,事后因为燕信杀猫一事仍未过去,容妃此人善忍,最终也就不了了之。

    后来虽说容妃数次想要向他下手,但他防得很紧,事后便有了容妃狠心让儿子学骑射。

    可惜燕信怕吃苦头,哪怕请了名师教授其武艺、骑射,也不过只是学了个半调子。

    倒是他当日被燕追打得太狠,所以后面对燕追既恨且畏。

    年长之后虽然稍好了一些,骨子里的懦弱发酵之后变为极度的自大,但他仍是本能畏惧燕追的。

    从当初岐王邀兄弟二人在苑中秋猎,燕追射死了他的鹰,便能瞧得出来他心中对燕追真实的感受,当时被吓破了胆,连反抗的勇气也提不起来。

    欺善的人,越发会怕恶。

    只是燕追如今想起此事,当年的他能如此顺利的让人引开燕信身边的亲随,怕不完全是自己功劳的缘故。

    事后燕信受了重伤,嘉安帝罚他也只是让他多读书练字,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哪怕是容妃数次告他的状,却最终仍没有告出个结果来。

    傅明华听了此事,既痛快于燕追给燕信的教训,又厌烦于燕信的残忍。

    她正要开口说话,儒裙却落了下来,燕追的手隔着短儒,在她光裸只系了细细带子的后背游手,目的不言而喻。

    傅明华看了他一眼,伸手去握住了他勾在自己腰侧的手掌,缓缓移到自己肚腹上来:

    “王爷。”她忍了羞涩,眼神无辜:“我怀孕了。”

    他身体僵住,忍了又忍,脖子上青筋直跳,喉结滑动,好半晌才将手从她衣裳里抽了出来。

    额头已经沁了密密的汗珠,他拿了手放到鼻端去闻,掌间还带着她身体的幽香,似兰一般。

    傅明华看他这个动作,羞得面红耳赤,哆嗦了手去整理裙摆。

    燕追目光阴晴不定,手放在鼻前并没有移开,挣扎半晌,她系衣裳带子时‘西西索索’的声音考验着他薄弱的意志力。

    他脑海里掠过之前看到的美景,指尖仍残留着之前那滑如凝脂似的触感、香气。他额头汗珠沁得更急,半晌之后抱了她起身。(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