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八十四章 情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正被燕追举动吓了一大跳时,他一把将梳妆台前所有的匣子、香膏等物扫落一地,发出‘哐铛’的声响来。

    外头碧云几人听了响动,吓了一跳想要进来,他隔着雕镂屏风,咬牙切齿的喊:

    “滚!”

    傅明华被他放在地上,趴在台前,吓得魂飞天外。

    她能从镜子里看到燕追有些狰狞可怕的眼神,正害怕挣扎间,才刚撑起的身躯,又被燕追压着趴到了妆台之上,使她臀部高高翘起。

    燕追扯落她裙子,那细腰一束之下,是圆润丰盈的饱满弧度,那触感佳,仿佛握了膏脂一般,滑嫩、丰弹。

    “三郎……”她惊慌失措的尖叫,怕他莽撞,吓得眼神惶惶,他却已经将她双腿一并收拢,一双笔直修长的腿紧紧合住,声音沙哑的问:

    “你平时抹脸的膏脂在哪里?”

    “三郎,不要……”她摇了摇头,挣扎着想起身,燕追却又问:“在哪!”

    那双剑眉紧蹙,双眼通红,表情有些吓人。

    她被这气势镇住,结结巴巴的道:“左下格子里。”

    两人成婚时,谢家为她打的梳妆台乃是出自名家巧匠马待之手,中立镜台,台下两层,阶有门户,两侧配抽屉,将门户打开,便有木雕美人儿送出脂粉、眉黛等物,两侧放护脸的香膏、粉沫,洗漱牙齿的膏子等,种类频多。

    燕追只看过她用这些东西,叫什么名字却又叫不出来,此时听她说完,便动作急促的打开抽屉,取出一个香膏罐子,挖了余下的一些抹在她腿间,他身体贴了上来。

    胭脂水粉散了一地都是,珠宝首饰亦是散落在地,她不敢去看镜里自己红得滴血的脸庞,腰肢被他牢牢束住,只是他并未当真莽撞,只是并紧了她的双腿,她心中一松,知道他体贴的心意,想起之前的惶恐不安,既是感动又是怜他,遂忍了羞涩,收拢一双长腿,任他施为。

    虽说没真正敦伦,但她一双长腿丰润莹白,一身肌肤又被调养得如无暇美玉,那****更是宛若嫩汪汪的蜜桃,配上镜中她含羞带怯又顺从的脸,更添滋味儿。

    那长发垂了下来,随他动作晃荡。

    以前她十分矜持,从来没有如今日一般,妩媚而冶艳。

    他勾了她短襦,去亲那沁出点点香汗的雪白背脊,又不时伸手去掌那软/玉。

    只是这样的动作解不了他心中的火,他折腾半晌,傅明华双腿直颤,最终仍是将她放了开来。

    哪怕是抹过香膏,但她大腿间依旧是红肿了一片,她那肤色雪白无暇,那红痕便尤其显眼。

    燕追看了半晌,心中后悔,只是又得寸进尺:

    “元娘,下次你……”他贴近了傅明华耳侧,与她轻声私语,引得佳人怒视他,他却愉悦的含了她嘴唇亲吮。

    傅明华脸颊微红,紧张之下他一松了开来,便觉得浑身如散了架般,靠在妆台之上直抖,膝盖抵着台面下两层的抽屉直颤。

    她伸了双手捂住脸,一时间没有勇气转头去看他。

    那掌心冰凉嫩滑,脸颊却似着了火般。

    又偷偷透过指缝看镜里燕追的脸,他神情压抑,目光与她对上,又吓得傅明华将眼睛闭住,他才笑了一声,将人搂进怀里。

    “下次不能再这样了三郎……”她受的是礼教诗书的蕴养,行事向来循规蹈矩,之前发生的一切她一想起来仍是双颊红得滴血,连头都抬不起来。

    声音细出蚊虫,每个字仿佛都含在了唇齿边。

    燕追故意装着没听到,问了一声:

    “元娘说什么呢?”

    他脸厚心黑,傅明华没有勇气再说第二次,也就只有装傻,他再问时,便低垂了头,将脸埋在了他胸前。

    燕追忍了笑,心中备受折磨,但看她闭着双眼,睫毛直颤的模样,再多难受也唯有忍了下来。

    凡事欲速则不达,只得忍了难受,为她整理了衣裳,将带子系上了,才蹲身下去,将她裙摆拉了起来。

    只是看到那双长腿,燕追咬了咬牙,偷吻了几口,才为她将裙子拉上。

    傅明华侧身去系带子,这下燕追不敢再抱她了,任她自己坐在了束腰凳上,忙就退远了一些。

    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甚至此时恨不能什么也不想,顺从心意才好。

    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他找了话来说:

    “阴氏来寻你,怕也不是为了真求你而已。”燕追靠在屏风上,只觉得口干舌燥,身体的悸动久久平复不下来,他又换了个站的姿势:“容家也未必真的看得上定国公府。”

    傅明华系好了衣裳,脸上的热烫才稍降一些,就看到妆台之上被他秋风扫落叶般推开的匣子等物,幸亏洒的也不多,大部份的东西都是分门别类放好的。

    唯有少许两个匣奁未收捡起来,也是因为她送别了阴丽芝之后要洗漱的缘故,才放在了台面之上。

    她强作镇定,却压根儿听不进燕追说的话,半晌之后以冰凉的手背反复贴脸,直到那手都暖和了,才将手放了下来。

    恰好就听着燕追提及‘容家也未必真的看得上定国公府’,这倒与她原本的想法不谋而合了。

    傅明华点了点头,犹豫半晌,仍是侧过身去,没有将脸转回来,刚要开口,却觉得声音干涩,又咳了一声,觉得稍好些了,才道: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说完这话,她没有等到燕追的回答,不由转了头去看他,就见燕追嘴角含笑,那目光温柔似水,让人恨不能溺在其中。

    她清丽的脸庞又开始烫了起来,仿佛之前被他碰触到的地方,又如火烧一般。

    “三郎以为呢?”

    燕追望着她看,也不说话,不知有没有听到她问的话。

    傅明华目光里露出氤氲之色,又颤声轻问了一句:

    “三郎?”

    他才仿佛醒过了神来,神色自若的点了点头:“兴许只是薛家想要寻个护身符。”

    可惜燕追可不是什么护身符,反倒还是一道催命的符才对。(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