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八十六章 神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韩氏摸了摸女儿的头,温柔的笑了起来:

    “自然不是,只是如今你七叔父有大事要办,薛家非要拉拢不可。就是不将其拉拢,也必要使他袖手旁观,丢了那左领军卫大将军之职不可!”韩氏说到后来时,声音渐小,遂又吩咐女儿:“你可不要任性胡来,误了你七叔父大事,否则将来我也难保你的。”说完,韩氏又想起自己之前说话语气太硬,又哄容七娘:

    “你放心就是,事成之后,你七叔父必不会忘了你的功劳的,将来燕氏下一代所出,必有容氏血脉就是了。”

    这也是容妃所应允容家的。

    容七娘子听了这话,似懂非懂,却仍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燕追定了二月初七回幽州,前一晚却制定将来与忠信郡王对上时,可能会用得上的行军路线图,直到二更时分,徐子升等人相继散去,书房内灯却未熄,燕追仍奋笔疾书,准备为妻子备下的书信。

    姚释走在最后,脚步一顿,看他神情认真,不由便问:

    “您还不歇息?”

    时辰不早,燕追白日时又要赶路,行军路线图之前已经绘制完,可此时燕追却又提了笔仿佛是在绘制什么东西。

    姚释转过头来,看到铺开的宣纸上,燕追挥毫而就画的一笔笔树从,他提了笔沾了些朱砂点在上面。

    “稍晚一些。”

    燕追头也不抬,应了一句。

    他虽不常作画,但仍看得出来他功底不差,师从孟孝淳,眼界笔力都不同凡响。姚释看出他要画的是海棠林,不由便愣了一愣。

    “前几日王妃前往海棠园时,我便想画幅图来送她。”

    姚释站在门口,燕追便抬起手臂,又沾了些墨,嘴里才淡淡的开口。

    他陪傅明华的时间并不多,如今又要远行,留她一人在府里。她虽少有微词,更是没有向他抱怨过此事,可想起当日海棠园中,她幽幽提起‘讨厌二月’时的情景,燕追却心里疼惜。

    近来在公务之余,他抽空写些书信,画些手卷下来,以便她将来闲暇时翻上一番,能忆及他也好些。

    姚释有些意外自己会从燕追口中听到这样温情默默的话来。

    他向来冷静,尤其是近几年,更是情绪不外露,内敛而深沉。

    与当初姚释才进洛阳跟在他身边时相较,如今的燕追无疑更是要成熟而城府很深。他性情严峻,心思莫测。

    年少之时虽说为了傅大娘子,曾做过几桩傻事,从戚绍口中姚释也曾听到过一些。

    可姚释还以为,那些少年慕艾的心情,会随着他的成长之后,渐渐消弭于婚后的相敬如宾之上,那时的冲动会逐渐淡去,直至将来他成为皇储,以后的君临天下。

    但姚释没想到,他仍会坚守本心,与当初未婚时讨好傅大娘子的三皇子并无二致。

    他远行在即,想的却是要为妻子绘出一幅图来,如此体贴入微,百般周到细致。

    “殿下……”姚释叹了口气,想起傅明华温柔平静的笑容来,又回头去看了燕追一眼。

    他唤的是‘殿下’而非王爷,燕追却聚精会神,并没有注意到他小声的叹息。

    画纸上一个靠卧在海棠树下的美人儿雏形已经被他勾绘了出来,燕追喝了口茶水,抬起头来,看了姚释一眼:

    “你怎么还在?”

    姚释失笑,他神情专注,竟忘了自己仍未离开。

    想着又觉得心中有趣,拱了拱手:

    “您早些歇息。”

    燕追挥了挥手,姚释出了门来。

    夜里风大,吹得他胡须不住的摇晃,今夜风清月朗,夜色极好,他的衣袍被夜风吹得‘哗哗’作响,侍候的侍人问他:

    “夫子可要回屋歇息?”

    姚释心情却十分畅快,燕追日渐成熟、强大,可某一方面却与当年的他又并无二致,这样的情况怎么就那么有趣呢?

    侍人再问了一句,他便一挥手:

    “歇什么?今夜星繁月朗,莫要辜负了这天赐美景,找子升喝酒去!”

    他大笑着,朝徐子升追赶了过去,侍人愣了一下,摇头苦笑了两声,才跟了上去。

    燕追将一幅《海棠春睡》图画完,回房时傅明华睡得正香。

    值夜的是碧蓝,披了衣裳正要说话,他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碧蓝便小声的问:

    “娘娘睡前吩咐过了,让厨房里温着膳食,还备下了热水……”

    他一摆手:“不必要膳食,打些热水来就是。”

    碧蓝应了一声,轻手轻脚的出去,燕追洗沐一番,将头发胡乱一擦,才坐上了床。

    屏风外点了昏黄的灯光,隔着雕镂的玉屏风透了些光线进来,只是三进的床榻内,层层叠叠的纱缦垂了下来,又挡住了大半的光线。

    傅明华睡在床中,规规矩矩。

    她向来都是这样,好几回燕追夜半回来,她若睡着,必是睡姿工整,可见自懂事以来,在这规矩上是吃过大苦头的,否则不会本能的睡着都能约束着自己。

    燕追自个儿也是如此过来的,但见她这样,仍是心疼。

    他才刚坐上床,傅明华便伸了手,朝他摸了过来,他心中一软,将那柔若无骨的娇躯搂在怀中,稍一用力,便将人圈在臂间,亲了又亲,怎么也觉得爱不完。

    她被扰得乖乖仰了脸承接他轻柔如春雨般的吻,看得他更是咬紧了牙,恨不能将她揉进身体里,时时刻刻跟随在自己身侧。

    傅明华早上是被冷醒的,她身上盖了丝衾,却仍是觉得身上寒冷,不由缩起了脚尖。

    耳旁能听到头顶上的琉璃瓦被雨打出‘沙沙’的响声,仿佛春蚕食桑似的。

    年幼之时她曾听女夫子授课,讲过此事。那位女夫子还出身自蜀川诗礼之家,可惜家道中落,到其祖父时期便没落了。

    后辗转随其母投奔江洲亲姨母,而后在谢家为奴,随即因为颇有些学识,懂诗书礼仪,遂被派往洛阳,侍候傅明华的。

    那位女夫子出身川蜀,家乡时多有人喂养雪蛾,她来了洛阳,也专门养了两只蚕,傅明华小时还曾见过,硕大白胖的样子,蚕食桑叶时发出‘沙沙’的声响,与此时的声音有些相似。(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