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九十一章 帝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涂英听了这话,眼中露出诡异之色。

    龙椅之上嘉安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爱卿所言有理。”

    当即便下令中书省拟旨,又商讨了一番西京事宜,嘉安帝才起身退朝。

    苏颖等人一旦退了朝,便将容涂英拥于其中。

    容涂英转过头来,含着笑意望了李辅林及陈敬玄等人一眼,眼神平静,仿佛如在看死人一般。

    “大人……”出了朝门,门下省右侍中李如度便唤了容涂英一声,手握成刀,比在喉间划了一下。

    容涂英脸上笑意更深,从袖口里取出叠得整整齐齐的方形帕子,含着笑意:

    “李大人不要太心急,美味佳肴,总是需要细火应烹熬。”

    他眯着眼睛,胸有成竹,仿佛一切事情都尽在其掌握之中一般。

    李如度等人相互对视一眼,想起如今他深受宠信,步步青云,朝中燕追势力节节败退,不由又点了点头,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杞人忧天了。‘

    朝里李辅林还未离开,容涂英之前临走时的眼神看得他直皱眉。

    这个老狐狸,朝堂之上输了口舌却如此平静,必有猫腻。

    陈敬玄过来时,李辅林咳了两声:

    “陈大人,我新得了一方青田石,还未下刀雕刻,舍不得毁这一方好料,听说姚先生对此道颇有研究,稍后不如一起,向先生讨教讨教?”

    陈敬玄咧了嘴,捻着胡须,自然只有点头应好的。

    众人陆续散了个干净,可让李辅林意外的,是杜玄臻仍未离开。

    他穿了紫色官袍,头戴三梁冠,望着之前嘉安帝曾坐过的龙椅,似是有些出神。李辅林眼珠一转,上前去拱手:

    “老相公。”

    杜玄臻微微一笑,侧过头来:“李大人。”

    “老相公在瞧什么呢?”

    李辅林微弯了腰,问道。

    他虽已经是半步丞相,又极得嘉安帝看重,可是李辅林性情稳重,老谋而深算,并没有得意而忘形。

    在杜玄臻面前,依旧是十分恭敬。杜玄臻看了他一眼,看周围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才从袖筒中伸出手来,食指指了指龙墀上的刷过金漆的雕龙椅子,含着笑意问:

    “依李大人看,皇上为何是皇上呢?”

    若是旁人问出这话来,李辅林怕是会笑出声。

    可问话的是杜玄臻,李辅林眉头皱了皱,斟酌半晌,开口道:“因为皇上是真龙血脉……”

    “哈哈哈……”

    杜玄臻听到这话,便不由大笑出声。

    杨辅林也跟着笑,问道:“不知下官说了什么,竟如此好笑。”

    “杨大人话也没错。”杜玄臻又将头转开,看了高位之上的龙椅一眼:“依我看来,只是因为皇上坐的这把龙椅罢了。”

    与玉玺一般,都是皇权的象征。

    杨辅林听了这话,眉头皱得更紧。杜玄臻的话似是而非,他心中细品,回过味来:“多谢您的教诲。”

    “客气了。”杜玄臻叹了口气,理了理衣摆,转身出殿。

    陈敬玄上前一步,问道:“大人这是……”

    “走吧。”杨辅林整了一番袖口衣襟,看杜玄臻已经出了殿门,才含着笑意道:“他是在暗示我选择太早,将来该只忠于龙椅之上的人才是。”说完这话,李辅林又抚了抚下巴上的胡须。

    杜玄臻年岁不小,又历经两朝,他心里很清楚,无论将来哪位皇子上位,都不可能重用提携他。

    一旦其父义兴王逝世,杜玄臻便要丁忧,哪怕就是将来起复,怕也只是闲职挂虚名罢了。

    所以无论将来是谁君临天下,对杜玄臻来说并没有什么关系。

    李辅林前来问他时,兴许是看在以往李辅林对他向来毕恭毕敬的份上,才多嘴提醒了一句。

    不过这杜玄臻人老成精,提醒自己忠于皇上的心也只是六分真四分假,李辅林捻着胡须,轻声道:

    “莫非他曾开罪过王爷?”

    “大人?”陈敬玄提高了一些声音,李辅林醒悟过来,拍了拍陈敬玄,大声的笑:“走走走,瞧瞧我那上好的青田石。”

    三月中旬,燕信起程前往封地,临行之时,‘久病将愈’的容妃站在承香殿宫台之上,目送着燕信的马车缓缓出了城。

    黎媪一言不发,站在她的身后。

    容妃瘦了许多,高台之上,风吹得她身上阔宽的宫装‘哗哗’作响。

    “娘娘……”她站了半天,燕信的马车已经出了城门,渐渐化为黑点,看不大清楚了,容妃却依旧站着动也未动。

    黎媪有些担忧的看了她一眼,柔声劝道:“王爷离洛阳并不远,将来您若想他……”

    “他会回来的!”容妃抿了抿嘴角,目光坚毅,“我的信儿会回来的!”

    她十分肯定的道:“终有一日,我要让这丹凤门城门为他而开,恭迎他回来!”她说得斩钉截铁,黎媪欲言又止。

    时至今日,黎媪哪怕再对容妃有信心,可此时也不免感到有些惶恐了。

    嘉安帝得九位皇子,除了容妃与崔贵妃所出的三位皇子之外,在此之前,诸皇子年纪稍大一些,便赐了封地,远远打发出去了。

    而三位得宠的皇子中,早年三皇子不受宠信,倒是四皇子极受嘉安帝看重。

    可随着时日的变迁,三皇子屡立战功,被封秦王,手掌幽州等地兵权不说,最主要的,时至今日,嘉安帝不止没有要夺他权,赐了封地将他远迁出洛阳的意思,而是一再对他加以重任。

    当初更是令他监国,那可是太子才能做的事。

    相较之下,原本备受看重的四皇子燕信,最终容妃费尽心思,也不过只是被封蜀王,却被迁出洛阳。

    时局至此已经大致算是明了,聪明的人都看得出来,皇上宠爱容妃,在宫中给她赏赐、荣耀,爱她而及容家,一再提拔容涂英官职,却独不能将这储君之位交到她所出的儿子手上。

    帝心已经如此明确,容妃却仍未死心。

    黎媪担忧的唤了她一声:“娘娘……”

    “回去之后,让高氏进宫来一趟。”

    容妃背对着她,语气冷硬的吩咐:“风大了,回去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