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九十二章 出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妃转过头来,一张雪白的面庞面无表情,目光如冰,下巴仰得很高,时至今日,她的脸上依旧带着不肯被人嘲笑的骄傲。

    “是。”黎媪低下头来,抱言几人上前为她披了斗蓬,她转头看了洛阳城一眼,随即毫不犹豫的离开。

    傅明华在月底收到了江洲里江嬷嬷写来的信。

    江嬷嬷得知她怀了身孕,急切的想回洛阳来侍候她,只是身体并不争气,入冬之后病了一场,如今仍是慢慢调养。

    她遗憾于自己不能亲自前往洛阳,信中一再露出沮丧,说是回了江洲后,前往报国寺为傅明华求了卦,卦象很好。

    与信同来的,还有江嬷嬷亲自为她一针一线纳的两双鞋,及两件贴身衣物还要抱腹。

    碧蓝收整着这些,见傅明华看完了信,便将包裹里放着的东西都取了出来。

    那鞋似巴掌大,却做工精致,每一针一线都含了江嬷嬷对她的关切。

    傅明华将衣料展开,那针脚细密,已经浆洗过,柔软而舒适。

    她拿着衣裳,捂在怀里,便有些伤感。

    “您也不要想太多,嬷嬷为您缝制这几件衣裳,绝不是为了让您心中难受的。”紫亘轻轻的抚了抚她的背,柔声劝道。

    碧蓝也眼圈发红,点了点头。

    “我只是实在想她了。”傅明华放了衣裳,叹了口气:“小时我也是穿着她做的衣裳长大的,如今想起来,只是觉得心中难受。”她抚了抚肚子,站起身。

    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肚子已经微微显怀,屋中的人时时不敢眨眼的看她,她才刚站起身,一旁薛嬷嬷便忙上前来扶。

    “只觉得当年的事,恍如昨日一般。”傅明华手扶着薛嬷嬷,轻声的低语:“也不知嬷嬷在江洲如何,信上说是冬日病了一场。”

    薛嬷嬷听了她这话,便笑眯眯的道:

    “王妃且放宽心,能起了身,为您写信,必是已经好多了,否则这信早不接到,晚不接到,怎么此时才接到呢?倒是您,养好身体,放宽些心,将来好好生下皇孙。”

    傅明华低垂着头,看着自已还并不大的小腹,正要开口说话,外头银疏却急匆匆的进来,抬头看了她一眼,嘴唇动了动。

    “怎么了?”

    傅明华看她神情,问了一句。

    银疏净了手后才过来扶了她另一只手,小声的道:“娘娘,崔四郎君被打了。”

    一语既出,屋里人惊得顿时回不过神来。

    “谁敢如此大胆?”

    薛嬷嬷不由自主的开口发问,脸上犹带着不敢置信之色。

    崔四郎进洛阳还没有几日时间呢,他是宫中崔贵妃嫡亲兄长的长子,出身青河,乃是四姓之一,身份尊贵不凡。

    旁人就是对他巴结讨好还来不及,又怎么敢打他呢?哪怕就是不看在他出身青河崔氏,就是在看在宫中崔贵妃的份儿上,也不至于朝他动手才是。

    “莫不是假的吧?”

    碧蓝也问了一句,银疏就急急的开口:“是真的。”

    “怎么回事?”傅明华眉头一皱,吩咐她:“你将你打听到的事,慢慢说来听。”

    她又坐回椅子上,伸手去摸桌上之前碧蓝为她倒的滋补身体的茶水。只是指尖才将碰到杯身,便被薛嬷嬷一把拿开,神情有些认真:“您不该喝冷了的茶水。”

    不消薛嬷嬷再吩咐,见机的绿芜已经下去重新令人准备。

    银疏捏了袖口,擦了把额头沁出来的汗:“奴婢今日一早,照您的吩咐,去了一趟长乐侯府。”

    傅明华之前送了付嬷嬷去跟在杨氏身侧,帮着长乐侯府中几个未出阁的庶出小娘子相看人家,就是信不过杨氏的办事能力。

    只是之前府中一些大小诸事在付嬷嬷手中管理,如今付嬷嬷一走,便有些不便的,傅明华昨晚便让银疏今日回长乐侯府一趟,见见付嬷嬷,顺便瞧瞧长乐侯府如今景况,哪知银疏一回来便说崔四郎被打了。

    表面上此事看来,只是崔四郎被打,可实则真正意义上,动手之人打的则是四姓世族的脸面。

    当初崔贵妃虽说将崔四郎拘入洛阳中,但对于这个嫡亲侄子,必定也是爱护有加的,他哪怕是出行,身边也该有护卫下人才是,能打得到他的人,怕不是不长眼了,而是有意为之,借崔四郎打的是崔贵妃的脸!

    傅明华看她满头大汗的模样,令人为她端杯茶水来。

    银疏喘了口气,接过绿意递来的清茶,侧过身去小口小口的喝完了,才抹过了嘴转过身来:

    “奴婢从侯府出来时,路经兴化街时,就见到吵闹不堪。”原本银疏并没有将这点儿吵闹放在心上,哪知有人在喊,‘打人了’,她才好奇的看了一眼。

    一堆金吾卫围在那边,像是朝廷有人办事。

    她当时还在好奇是谁被打了,就听到有个男声得意洋洋的说:

    “你以为这是青河崔家?打的就是你!崔四郎,我呸!”

    银疏一听这话,才大惊失色。

    崔家的名儿,树的影儿。

    更何况被打的还是崔四郎。崔四郎是谁,她当然知道的,便索性躲进了一旁的铺子,等人散了之后,才看到金吾卫的人拥了一个穿银袍的青年得威风凛凛的出来,是容涂英的庶长子容顾声。

    银疏当时一见,也不敢再久留,便匆匆而回。

    傅明华目光平静,碧云却似想到了什么,有些着急。

    “娘娘,崔四郎进洛阳,多少与您也有关系。”当初的大谢氏自作主张,想送崔十二娘到秦王府来,后面触怒燕追,逼迫崔贵妃出手向大谢氏要人,拘了她儿子在洛阳。

    原本崔贵妃此举便已经相当于是得罪了娘家,如今崔四郎在洛阳被打,怕是消息传至清河,崔家人不止是要埋怨崔贵妃,更是会对傅明华恨之入骨的。

    碧云更担忧崔贵妃也因此心中不快,原本亲密的婆媳之间也生了嫌隙。

    容家人如此做,也实在是用心险恶,摆明了有意而为之。

    “准备热水,我要梳洗进宫。”

    碧蓝点了点头,银疏就道:

    “兴许贵妃娘娘不会如此。”(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