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九十三章 消息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不论崔贵妃会不会震怒,但无论如何,在这样的时刻,傅明华也该进陪安慰她才是。

    “王爷不在洛阳,娘娘也只有与我说话了。”

    众人点了点头,紫亘出去吩咐人准备马车。

    宫里静姑急得团团转,听到宫人匆匆前来回话说是傅明华要进宫时,顿时心头一喜。

    前来迎接傅明华的是她,碧云心中微不可察的松了口气。崔贵妃既然还肯让自己身侧亲信嬷嬷前来迎接傅明华,显然是并没有将此事迁怒到傅明华头上的。

    “娘娘已经得到消息了?”

    傅明华进了蓬莱阁,大步便向前走。

    她披了红色以深红色线绣重重花朵的披风,走动间衣袂飘飞,步步生莲。

    静姑看她这样,既担忧又怕,忙去扶她,叮嘱道:“您慢些儿。”

    “娘娘已经得到了消息,如今四郎君仍昏迷不醒,已经去太医署请了人,可此时倒巧,每个都有要事。”静姑提及此事,气得眼圈发红。

    她是青河崔家的人,对于崔四郎被容顾声令人殴打一事感到尤为的愤怒:“至今唯有派了懂医术的婆子前去照顾。”静姑说完,捏了袖子压了压眼角,又轻声的道:

    “娘娘气得胸口儿疼,晚膳也还用。娘娘向来便喜欢您,您来了,也劝着无论如何要用些食物垫垫肚,为了旁人气着自己,也是不值得的。”

    傅明华点了点头。

    崔贵妃靠在榻上,似是睡着了。

    傅明华放软了脚步进来,她半侧着身体,看着正对着她撑起的窗。

    “你看。”傅明华虽然一再放轻自己的脚步声,但崔贵妃却好似后背长了眼睛一般,伸了一只手,指着窗外。

    入夏之后,白日时稍长,傅明华虽进宫耽搁了一阵,但此时夕阳仍在。

    橘色的暖光透过窗台,洒落进宫殿的一角,却越发显得这宫中清冷。

    值得让傅明华注意的,是崔贵妃那只白而瘦的手,手背青筋都绽了出来。

    像是一朵失去了水份的鲜花一般。

    她不由自主的便想起了多年前,她随谢氏进宫时,第一次看到崔贵妃时的情景。

    那时的崔贵妃美艳不可方物,哪像如今呢?

    她随着崔贵妃手指的方向看出去,窗台外摆了几盆种好的蔷薇。

    因蓬莱阁位置特殊的缘故,这里四处是水,只适合种荷莲。景致也是十分极端,夏季之时,荷花一池一池的绽放,美不胜收,冬季却显出一种异样的凄冷感。

    蓬莱阁中种不了多少花草树木,崔贵妃便让人移了几株蔷薇来,照顾得十分细心,已经开了花了,几朵粉色小花在夕阳余辉下摇曳招展。

    “那花开得好不好看?”

    崔贵妃转过头来笑着,傅明华点了点头,除了披风进了殿中,清容为她端来了束腰胡凳,她坐在了崔贵妃身边。

    “好看,若是您喜欢,剪一支下来,簪在发间。”傅明华说了这话,崔贵妃便摆手:

    “别。花开在盆中,又何苦非要移了它的位置,使它离了原本的根呢?”

    她意有所指,傅明华微笑着,没有出声。

    “若是离了根,它也活不了几天。更何况,我又打扮来给谁看?”

    崔贵妃淡淡一笑,抬手抚鬓:“士为知已者死,女为悦已者容。”

    “我看。”傅明华握了她的手,她手如寒冰一般。

    “元娘……”崔贵妃苦笑了一声,傅明华却道:“您可知道,我随母亲第二次进宫见您时,心里想的是什么?”

    她提的不是崔四郎的事儿,反倒忆及当初,崔贵妃愣了一下,挪了娇躯,坐起了身来,含着笑意问:

    “想的是什么?”

    “当时我在想,您这样冠盖芳华,若是柱国公府的魏娘子嫁过来,怕是会被您这婆婆的容貌压得喘不过气来。”

    傅明华向来认真,很少有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崔贵妃哪怕此时心情不好,也被她逗得发笑,伸了手来假意推她:

    “胡说。”

    她故意板了脸,眼中却是盛满了笑意。

    远远站着的静姑看到这一幕,提到喉间的一颗心才渐渐落回了原地。崔贵妃还能说笑就好,就怕她凡事憋在心中,什么也不说,最后闷坏自己身体罢了。

    “你这孩子,胆也忒大,连母亲也敢打趣。”崔贵妃眼里带着动容。

    傅明华如今能拿当年的事来打趣,可见心中确实是没将当年的事耿耿于怀。

    这使崔贵妃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些羞愧、内疚,越发心中更是对她多了些喜欢。

    “那倒也不是打趣,您的美貌世无双。”傅明华也跟着一笑,崔贵妃便脸上显出自得之色来。她的美貌确实少有,哪怕就是如今宠冠後宫的容妃,若只论样貌、长样,也是不及她精致的,可惜再精致又如何,却不得嘉安帝的宠爱。

    崔贵妃将心里的杂念压到心底,看着傅明华正色道:

    “元娘,你进宫来,怕是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她也不再绕弯子,反倒将话说开:

    “在兴化街那里,容顾声领了金吾卫,将我侄儿打了一顿。”

    她冷笑连连,提及崔四郎被打一事,眼中仿佛结了冰一般:

    “容顾声只不过是个庶子,如今行事却如此张狂,连我崔家嫡系也敢说打便打,将来岂不是敢对我说打说杀?”

    傅明华捏了捏她的手,给她安慰。

    “今日事发之后,太医署的人都被遣走,直到你们来时,仍未有人前去崔家。”

    “您可见过皇上了?”

    傅明华略一思索,便问道。

    只是她不问还好,一问及此事,崔贵妃就叹了口气,压低了些声音,在她耳侧小声的道:

    “太后不大好了。”

    傅明华心中一紧。

    宫里的许多事,她是不如崔贵妃耳目广的,太后病重一事,竟瞒得滴水不漏,半丝风声都未走。

    “前几日见太后,仍是好端端的。”

    她皱了眉,神情凝重的开口。

    “不过是强撑着罢了。已经两日进不了汤水,张缪前日便进了宫,时时不敢离紫兰殿外半步。”崔贵妃咬了咬牙,“年事高了,恐怕前几****见着,只是回光返照。”(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