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九十五章 端倪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涂英此人实在是颇有能耐,入仕才短短几年时间,便发展到如今这样的地步。

    崔贵妃张了张嘴,“追儿如今已经前往幽州,宫中太后又……”

    如此一来,就如傅明华所说的,崔四郎被打,怕也只是一个导火索。

    “我觉得,我们既然能看懂其中门道,我不信皇上未必是不知的。”

    傅明华皱了皱眉,随即两道蛾眉又舒展了开来:

    “十六卫所如此重要,皇上怕是也会关注,进而心里有数……”

    她话还没说完,崔贵妃便急急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元娘,皇上有意要对忠信郡王府用兵了!”

    说到此处,崔贵妃站起了身来,脸色发白:

    “前些日子,朝堂之上,李辅林与容涂英等人争得面红耳赤,就是为了西京地界上的事。”

    华州府尹孙好遭昔日华州治下一县令张蕴的一双儿子所杀,西京已经递了折子,要求处决这两兄弟。

    朝中对于这样的情况,意见分为两派。

    一派是以容涂英为首的,支持将张蕴的一双儿子处死,以敬效尤。

    一派则是以李辅林等人倒向燕追的人持反对意见,认为孙好之死,乃是咎由自取,也与西京之地,治理不当有缘故。

    李辅林建议革凌宪官职,问罪西京太守裴霞之,并将张庸及张固兄弟二人从轻发落。

    而众人心里也清楚,忠信郡王连死两个嫡子,如今与秦王一党亦是不死不休的结局,一旦再次问罪,极有可能会逼反忠信郡王,到时大唐又要生起战事的。

    “皇上有意支持李辅林,当天已经令中书省拟旨了!”

    崔贵妃急急的说:“若到时战乱一起,宫中又再生变,太后亦出事,岂不是给了容家可趁之机么?”

    傅明华原本还有些着急,可听了崔贵妃这话,又忍不住捏了帕子掩唇,想了想:

    “容涂英确实认为张庸、张固兄弟二人该杀?”

    此时崔贵妃急得上火,可偏偏她倒是不慌不忙,反倒问及‘容涂英认为张庸、张固兄弟二人该不该杀’,崔贵妃不由有些无奈的看了傅明华一眼,仍是点头:

    “确实如此。”

    “那既如此,就不必担忧了。”傅明华放下了手来,笑意吟吟,崔贵妃看她这模样,心里一动:“哦?此话怎讲呢?”

    “母亲您想,容涂英做事,必有缘由。”她眼中带着能安定人心的笃定与温和,神情镇定,仿佛无论什么事,都不能使她动容。

    崔贵妃逐渐冷静下来,细细一想,一拍手掌:

    “你的意思是,容涂英如今尚未有准备,是想拖延时间么?”

    “不错。”傅明华微微颔首。

    容涂英行事,向来周密狠毒。

    一个华州府尹孙好,与他无冤无故,他又怎么会想着为孙好伸张正义呢?

    事出反常必有妖,他竭力阻止忠信郡王府与大唐之间的征战在此时暴发,情况无非就是,他哪怕是想起兵谋反,拥燕信上位,也没有做好准备,在这时候趁乱分上一杯羹罢了。

    若是他早就准备好,十六卫中大半已被他尽数收买,此时情况就定不相同了。

    哪怕李辅林竭力反对开战,怕是容涂英都会想方设法进言了。

    只是皇帝会如他所愿吗?傅明华心里觉得是未必的。

    她隐隐有种感觉,嘉安帝是在牵着容家人的鼻子走。

    当初太祖血腥扫荡世族,将一干大小世族杀的杀,赶的赶。那几年大唐新建,哪怕是曾经深受世族中正九品制压迫的下品寒士,在见到太祖当年的行径之后,亦都胆颤心惊,不敢出仕来。

    凭心而论,世族该不该除?傅明华认为该。

    只是这除世族,也该有个过程发展,徐徐图之方为上策。

    但当初的太祖太急于求成,手段激烈,反倒引起世族怨恨,使天下读书人惊恐。

    那些年流言四起,朝中官员一缺再缺,不少人不愿入仕为官,不愿受朝廷驱使,做朝廷的鹰犬。

    天下乌鸦一般黑。

    傅明华不相信嘉安帝追捧容家,是为了养虎为患。

    当日太后与她说的一番话,如今仍言犹在耳。嘉安帝既然心系社稷朝政,那么容家的崛起,便值得人深思了。

    她心里一个念头涌过,抿了抿嘴角,伸手抚了抚肚子,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皇上要是心中清楚此事,又早对容涂英有了防备,那么逼反忠信郡王,便迫在眉捷了。”崔贵妃皱着眉头,手握成拳,幽幽的道:“追儿动作可要快些,灭除忠信郡王府才是呢。”

    傅明华听她这样一说,没有出声。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平西京这场战事,并不是像崔贵妃所祈求的那般,短时间内能平得完的。

    忠信郡王如姜,老而弥辣,也非当初年少而气盛的君集侯简叔玉可以比拟的,更何况大唐之内还有一个容氏虎视眈眈。

    崔贵妃期盼着燕追能早日平息战事,班师回朝。

    可是容涂英怕是更希望这场战事一两年时间内是打不完的。

    他既然生出了这样的心肠,背地里傅明华猜想他恐怕还会与忠信郡王相互勾结,瓜分大唐锦绣河山。

    只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今便看究竟是嘉安帝计高一筹,以江山为棋局,将当初太祖留下的后患、西京之难等尽数困死在棋盘中,还是嘉安帝棋输一子,燕追将来又重头再来。

    崔贵妃忧心忡忡的望着窗外,显然在为儿子而担忧。

    这些话此时便不宜再与她说了,崔贵妃目前要烦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才说了几句,太后宫中的人便过来了,说是温新请傅明华过去坐坐。

    “你去吧。”崔贵妃温和的开口,伸手握了傅明华的柔荑,想通了崔四郎的事后,崔贵妃也不再像之前一般难受了:“温新既然来请你,怕是太后那边情况还算稳定。回头来陪我用完晚膳再回去,这宫里总是冷清得很,难得你进宫来陪我说说话。”

    傅明华应了一声,出来时静姑含泪看着崔贵妃脸上带笑的模样,亲自取了披风,郑重的为傅明华披上了:

    “您慢些。”

    “有劳嬷嬷关怀。”傅明华冲她浅浅一笑,静姑福了一礼。(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