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九十七章 回光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之后随着太祖征天下,她后来也跟着东奔西逃,吃过一些苦头的。

    就连当时的嘉安帝也是在战乱的情况下出生。

    立国之后,虽然入主中宫,有了安稳的生活,不用再四处奔波,却也很难再找到当年的心境。

    “从我院落的东厢房看出去,外面种了几株杏树,我出生之时,兄长亲手种下的,春天一来便开满了花,花落便结一树的果子,我出嫁时,那杏树已经长得很高了……”太后想到什么便说什么,“结出来的杏儿十分甘甜,我出嫁之后,哥哥时常摘来送我。”

    她像是又要睡着了,嘴角边露出浅浅的笑意,傅明华心里一紧,连忙就道:“您说得我也一时有些嘴馋了。”

    太后听了这话,又睁开眼,眼中有些茫然,好半晌才似反应过来自己之前在说什么一般:

    “可惜后来郑家出事,树也给人夷平了,‘当日郑家今何在,不见人,只见坟。’这是当年陇西当地人传唱的歌谣,事发之后,先帝带我回去瞧过,郑家只剩了我而已。后面再吃杏,便觉得都不是那个味儿。”她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少女一般的神情:

    “当初都说不该嫁他的。”她说起当年的这桩趣事,忍不住笑道:“我当时嫌先帝年岁比我大些,前头又定了婚事,不愿嫁,我父亲做主,非要将我嫁过去,他偷偷见过我一回,还跟我哥哥说非我莫娶。”

    忆及当年的事,太后笑着笑着,眼泪却流出来了:“是不该嫁他的。”

    傅明华心中沉甸甸的,不知该如何安慰太后才好。

    难怪太后时常笑容淡淡,神情平静,不见有什么事特别欢喜,也不见有什么事特别痛悲。

    忆及先帝时,虽有感慨,可感情亦是内敛。

    个中酸苦,也唯有她自己来品。

    她得到了深爱她的丈夫,得到了这天下至尊的富贵,却也因为丈夫,而给家里带来了灭族之灾。从太后话中看来,她的父母亲人对她俱是宠爱有加,所以亲人的逝世,对她来说,心中的感受自然可想而知。

    旁人听来都觉得难受,又更何况曾经受过这些打击的太后自己。

    “我其实想想当年,也是累了,无人可说啊,连想也不敢去想,夜里不敢睡太深,怕梦到往昔的情况,不敢见父母兄长的脸,偏偏阎王爷又不来收我的命。”

    傅明华眼中露出水光,太后瞧见了,愣了一下,笑道:

    “傻孩子,有什么好难受的?我早就累了。”

    说完这话,她又躺了一阵,眯着双眼,似是睡着了一般,半晌又兀自惊醒,问道:“我骥儿呢?”

    傅明华越发觉得不好,太后似是之前说了些什么也忘了一般,她忍了心中感受,轻声说道:“九弟年岁大了,如今课业繁忙,稍后便来瞧您。”太后听了这话,眼中露出失望之色:“怕是我等不到了。”

    之前一番说话,像是掏空了她身体所有的力气,她脸色灰败而难看,目光死气沉沉。

    “没有的事!”

    傅明华提高了一些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好端端的,又怎么会等不到您呢?”

    “元娘。”太后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把伸手将她握紧,睁了一双眼睛,像是要坐起身来:“我托你个事,骥儿年纪还小,他自小在我眼前长大的。”

    她说着,又喘息了两声。温新取来药丸,放进她嘴里,她无力吞咽,含了两口,口水混着褐色的药汁从嘴角边涌出来,她却像是感觉不到药的苦涩一般:

    “……他的婚事,你帮我瞧着一些,要选对他好的人。”

    傅明华拿了帕子,为她擦去嘴角边的药汁,听了这话,就点了点头:“九弟与王爷一母同胞,那是我该做的事。”

    “骥儿……”

    太后喃喃唤了一声,又吩咐温新:“将我的东西,给,给王妃,早就分好的……”

    众人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温新眼圈发烫:“都已经准备好了。”

    “让骥儿过来,让他现在就来……”

    温新就道:“九皇子如今在……”

    “我要骥儿马上就来,让他现在就来……”太后任性的道,温新便带着哭腔问:“您可要见皇上?”

    太后只是嘴里唤着‘骥儿’,对温新的话充耳不闻。

    温新忙不迭就道:“我亲自去请九皇子前来。”

    “仙容呢?祎儿?”

    太后又问及长公主和岐王,可是岐王远在封地,一时半刻,又如何来得了她的面前呢。

    温新背过身去,深呼了几口气。

    “仙容,祎儿……”太后时常唤及长公主及岐王的名字,又不时的唤九皇子,呼吸急促,身体开始哆嗦。

    傅明华失声喊道:

    “快去唤张缪前来,太医署的周济也唤来!护心药丸先为太后服下。”

    她虽脸色大变,但吩咐仍是有条不紊。

    紫兰殿的人如得到了主心骨般,都照她的吩咐行事。

    太后已经开始瞳孔扩散,气息萎靡,傅明华忙握紧了她的手,不敢让她入睡。

    通知九皇子等人忙飞奔了出去,张缪背着药箱仓皇奔至,既下针又让宫人掐人中。

    傅明华站在一旁,觉得浑身发冷。

    张缪的手开始颤抖,几针落下,却只换来太后微弱的反应。

    傅明华看到张缪惨白的脸色,床榻之上太后气若游丝,微睁的一双眼瞳孔逐渐在放大,不由就大声的道:

    “太后!九皇子来了!”

    她手指动了动,浑浊的双眼猛的一亮,吃力的想别过脸来,往外看。

    张缪神情一喜,也学着傅明华的语气道:“九皇子来了,九皇子来了!”

    傅明华示意宫人一起大喊:“太后,九皇子来了!”

    郑太后的嘴唇微微蠕动,“骥儿……皇上,来接我了……”

    她嘴里所指的皇上自然不可能是嘉安帝,众人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

    外头两个捧药的宫人匆匆进来,张缪额头大汗淋漓,也顾不得其他,亲自端了药想往太后嘴中送,她却已经吞咽不下,仍维持着之前看着殿外的方向,一动不动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