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零四章 何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忍不住冷笑,给正要准备说话的温新打了个眼色,又拉住了崔贵妃的手:

    “容妃娘娘也不知多久没有前往紫兰殿,拜见太后了,竟连太后病重也不知晓。”

    傅明华叹息了一声,索性直接就道:

    “今日晌午后,我进宫与母亲说说话,太后宫里的葛宁前来蓬莱阁唤我,说是太后想要见见我。”她话音一落,不远处的温新便点了点头:

    “不错,晌午时太后清醒过来,便提及了王妃,说是想念她了,奴婢得知王妃娘娘进宫,便派了葛宁去请王妃前来紫兰殿中,若是贵妃娘娘、容妃娘娘及长公主不信,奴婢可以将葛宁唤出来。”

    葛宁是太后宫里的一等女官,再加上又有温新作证,长公主眉头一皱,没有出声。

    容妃则是笑意吟吟,眼里却是寒意十足,看了说话的温新一眼。

    “至于太后唤我,就是与我说说话,并告知说为我留了些东西。”

    傅明华目光从长公主身上扫过,她这样直接一说,旁的人倒是再开不了口,容妃也说不出话来,坐了半晌,众人自然就散开来了。

    崔贵妃脸上仍带薄怒,温新却靠了过来,崔贵妃看得出来她是有话要与傅明华说,便忍了气,转到一旁。

    温新过来看了傅明华一眼:

    “您已经知道锦囊中装的是何物了?”

    温新小声的问道。

    傅明华点了点头,猜到自己之前与碧云二人的行踪怕是已经暴露,所以温新才有此一问的。

    毕竟这紫兰殿中,温新执掌多年,谁离开了一阵,她若是细心,必是能查问出来的。

    更何况当时白玉兰树下虽然隐蔽,但也难保温新会发现自己,所以她也没有隐瞒。

    温新叹了口气:“您也知道太后的意思了?”

    “是的,太后爱护我之意,实在是让我心中动容。”傅明华细细的应了一声,温新便比了个手势,引她前去角落:“既然如此,您也不该这样直说出来,毕竟定国公府如今的情况,您心中也是有数,长公主急于保护儿孙,是很想要得到那只玉蝉的。”

    傅明华听了她这话,便忍不住笑了一声。

    温新今日忙得不可开交,早前嘉安帝放置玉蝉进太后口中时,她又去寻燕骥了,看来是并不知道此事的。

    “没有用的嬷嬷,今日饭含,你可知道,太后嘴中含的是什么?”

    她这样一问,温新便愣了一愣,心中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嘴里却问:

    “是什么?”

    “是只玉蝉,与太后留给我的,一模一样的。”傅明华叹了口气,将这事儿说出来。

    温新愣了一下,她如此聪明,自然知道傅明华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几乎是一瞬间功夫,她的脸色就渐渐泛白,显然已经想通,这只玉蝉已经失去了太后赠予傅明华的意义了。

    嘉安帝的心志之冷硬,远超温新想像了。

    她的嘴唇微微发抖,好一阵之后才勉强笑道:

    “原来,原来是这样吗?”

    傅明华点了点头:

    “所以长公主哪怕就是知道玉蝉在我手中,又是如何呢?不过那只是一只玉蝉罢了,再也没有其他的功用。倒是嬷嬷……”傅明华说到此处,语气一顿,脸上露出担忧之色:“你当众帮我说话,怕是惹了容妃不快的,如今……”

    “您不用替我担忧。”温新还没有从玉蝉的事中平静下来,又听傅明华提及此事,便不由握了一下她的手:“太后已去,她身边是离不得我,我是准备随她一道,将来为她守陵的,容妃再是如何得势,也奈何不了我,更何况……”

    余下的话,温新没有再说,但傅明华已经猜得出来她未尽的话语下,隐藏的意思。

    无非就是容氏一族,怕是也气数将尽,就是再嚣张,又能嚣张得了多久?

    太常寺的人第二日高声念起祭文,念及太后的生平时,不知为何,傅明华的心思却想起了昨日里太后悠悠与她提及的陇西郑府,那在她口中所说的,兄长为她亲自种下的杏树,再忆及她口中那句陇西当地人所说的歌谣:‘昔日郑家今何在,不见人,只见坟。’

    短短几句,却道出郑家没落的凄凉晚景。

    太后说着这话时,那脸上虽然带着笑,却莫名的让人心里发疼。

    再想起太后那句:‘……夜里不敢睡太深……怕瞧见父母兄长的脸……’,不知是何等的心情复杂,才会不敢见昔日那些疼爱她的家人的面庞,回想也不敢回想。

    傅明华突然泪如雨下。

    念祭文的人声音抑扬顿挫,宫苑内外都传来啼哭的声音,只是这声音里有些是真情,有些是假意罢了。

    半个月后,燕追急赶回洛阳见太后入殓,同行的还有岐王一行。

    岐王府的人也赶路赶得快,这位王爷是一路哭进洛阳的,回来时神色憔悴,一双眼睛肿得老大。

    傅明华只是听着宫人说秦王回了洛阳,只是两人虽然离得极近,却被一座宫墙隔了开来,直到晌午之后,她在崔贵妃宫里正午睡,却被人一把搂进了怀中,抱得气都喘不过来。

    她还未睁眼,燕追急如骤雨的吻便落在她唇角下巴之上,手摸到她已经微挺出来的小腹,动作才渐渐温柔了。

    他下巴上已经冒了好多青影出来,扎在她脸颊微微的刺疼,可是这种刺痛却提醒着她,燕追是真的回来了,傅明华伸了胳膊勾住他的脖子,主动送了自己的嘴唇到他唇边,任他亲了又亲,才倚在他怀中直喘气了。

    “怕不怕?”

    他捏了捏傅明华的手,一回来就问她。

    傅明华将他抱得更紧,摇了摇头:

    “不怕。”

    他听了这话,沉默了半晌,细细品味着她这句‘不怕’,将她搂得更紧。

    若不是她曾经历过许多大小的事,她又怎么会在独自面对太后的去世时,如此冷静的说‘不怕’?

    “是真的不怕。”

    傅明华仰头看他紧绷的下颚,不由便挣扎着起身看他:“太后临去之前,与我说了昔日郑家的事儿,三郎,我心中难受。”她憋了许多天,却无人可说。(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