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四百零五章 遗物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太后的丧礼十分隆重,只是其中有几分真情,几分场面,众人都清楚。

    越是繁华,她便越觉得凄凉,人都去了,这样隆重,又是为谁而办的呢?

    燕追低下头,看着刚被自己抱出床榻的妻子散了一头幽黑的长发,咬着唇儿眼圈发红与他软软的说着‘她心中难受’,燕追那一刹心中便如百炼钢化绕指柔。

    他扯了床榻之上的薄衾,掩在她的身上,听她提及当年郑太后的往事。

    说来眼缘这个事儿也是奇怪,这些话太后连儿孙后辈都很少提及,却偏偏与她说了。

    她说着昔日郑家的事儿,也觉得有些惆怅,末了又想起一个事,伸手便挣扎着出了燕追的怀抱,弯腰去摸了摸枕下,那头发顺着她曲线优美的脊背,在她腰侧往下滑,铺了一榻,半晌取出一个锦囊来。

    燕追看得眼热,咳了两声,别开头去。

    傅明华坐直了身,又将垂落到胸前的头发撩开,燕追转过头来,就见到她手上的玉蝉了。

    “这是……”

    此时什么风花雪月的旖旎心思都散了个干净,燕追的目光渐渐锐利,傅明华将昔日温新送玉蝉前后的情景说了一道,燕追眉头便紧蹙,久久没有松展开来。

    “当时先皇后在皇上登基未足几年便逝世,估计太后是担忧你吧。”

    他握了这只玉蝉,以拇指指腹轻轻搓了搓,想法与傅明华不谋而合。

    “这东西是当初太后陪嫁之物,原本是一双,太后一只,先帝一只,太后的一只送到了皇上手中,先帝的一只没想到则是送进了太后手里。”

    这玉蝉乃是昔日郑府家传之宝,其玉据说大有来历,能追溯到魏晋时期,说是此玉乃是昔日了魏晋时王朝旧物,当年晋武帝司马炎篡权以得天下,而得传国玉玺,直至前赵王刘聪掳司马聪而强得传国玉玺,朝代更迭间,春秋时期以和氏壁雕刻而成的传国玉玺有数次失踪,这雕玉蝉之石,当时便是在晋朝丢失传国玉玺的情况下,预备雕刻为玺的玉石。

    不知后来为何落入郑家之手,而被雕成了两只玉蝉,传承后世。

    因玉质精美的缘故,郑家的人舍不得在蝉上钻孔,一双蝉世世相传,直到郑太后时期,郑家人心疼女儿,又看准太祖乃是大有所为之人,才将这对玉蝉当作了太后的陪嫁之物。

    这一赠一送,代表的是郑家对太后的疼惜,太后对嘉安帝的喜欢,及太祖当年对太后的爱意。

    可惜到后来,太后却将到手的玉,转手送到了傅明华的手中。

    傅明华听着‘先皇后在皇上登基未足几年便逝世,估计太后是担忧你’的话,不由不寒而粟。

    她将东西收了起来,正要说话,崔贵妃却进了内来,刚一张嘴想唤人,便看到榻上夫妻俩相拥的这一幕,不由羞得脸庞通红,瞪了儿子一眼,赶紧退出了外。

    傅明华也有些脸红,推了燕追一把:“都怪你。”

    燕追只得伸手摸了摸下巴,对她这含羞带嗔的话极为受用。

    只是崔贵妃既然来此,必是有话要与他说,他依依不舍的将妻子放开,与她耳语一番,又为她顺了脸颊一侧垂落下的顺滑青丝到她耳后,才起身出去了。

    傅明华想起之前崔贵妃的眼神,一时间竟然没有勇气出去,好半晌碧云进来,才让她脸上烫热渐渐褪去了几分。

    她一面任由碧云及贵妃宫里大宫人清染的服侍,一面便想起燕追突然回来的事儿。

    他定是得到了太后去世的消息,才匆匆赶回奔丧的,如今局势这样艰难,怕他呆不了几日便要离开。

    太后逝世的消息,燕追既然能得到,也不一定能瞒得过忠信郡王府。

    若是凌宪当真有意谋反,怕是会借此良机生事一番。

    她叹了一口气,摸了摸肚子,出来时崔贵妃及燕追都不在,宫人回话说是母子两人正在外间说话。

    崔贵妃在宫里,近来发生的事情又多,急于想从儿子口中得到一些消息以安心,傅明华也不去打扰二人,反倒从殿左侧出去,赏那已经长满了荷叶的水池。

    此时的紫宸殿里,嘉安帝坐在寝宫的矮炕之上,温新为他带来了一封信,一个并不大的箱匣罢了。

    这是他的母亲为他留下的仅有东西了。

    “其余物件,太后吩咐除了皇上及岐王爷、长公主外,余下东西,便都分派九皇子及秦王妃了。”

    嘉安帝点了点头,温新在地上跪了半晌,嘉安帝才淡淡道:

    “你侍候母亲多时,将来也不必与她分开。”

    温新应了一声,又叩了一个头,嘉安帝才挥了挥手,她缓缓退下了。

    他望着紫檀束腰小桌上放着的两桩东西,久久没有动。

    殿中黄铜所铸的狻猊嘴里缓缓吐出清幽的香火。

    “大家……”黄一兴上前了来,看了桌上的东西一眼:“老奴来为您拆开吧。”

    嘉安帝伸手止住,吩咐他:“打盆水来。”

    黄一兴愣了一下,便应了一声,出来便忙不迭的吩咐弟子程济去打了热水,自己则是亲自端着送进了宫里。

    嘉安帝净了手,才接过帕子将手擦干。

    他的动作不急不缓,却十分仔细,仿佛不愿以满手的尘埃,去触碰母亲的旧物。

    箱子并未上锁,他缓缓打开了,里面放着一套十分陈旧的小儿衣物,上面压了个锦囊,已经掉了颜色,绣着:愿吾儿长命百岁,无病无灾,的字样。

    他的双颊渐渐咬紧了,看得出来这些东西已经上了年头,上面绣的线的颜色都在慢慢褪色。

    嘉安帝喉结滚动,半晌之后才伸手过去将那锦囊取了出来。

    那东西黄一兴瞧着并不重,可是皇帝拿着却重逾千金似的。

    他打了开来,里面装着一束剪开后的胎发,后面有蝇头小字写道:宥儿生于宣成四年亥月十八。字迹写得十分凌乱,显然是在十分仓促的情况下写成。

    嘉安帝的手掌一把就将锦囊握紧了。

    里面的小衣他抖了出来,衣裳料子并不见好,他出生之时,正值混乱不堪的时候,各地诸侯起义,他的父亲亦是其中一支。(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