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一十三章 人心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勾了勾嘴角,傅明纱张了张嘴,眼泪便大颗大颗的往下落。

    这样一番变故让傅家的人都说不出话来,傅明澜更是脸色雪白,浑身直哆嗦。

    在此之前,她显然没想到自己会被傅明纱算计,这会儿回过神之后,她恶狠狠的望着傅明纱看,那目光似要吃人一般。

    “如今要怎么做,你们心里应该也清楚了。”绿芜重新为傅明华沏了茶上来,她端在手中,先细细品了一口,才放了茶杯:“如今长乐侯府已成旁人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如今是个什么样的形式,你们应该很清楚。”

    她说着,看了沉默不语的傅其彬一眼:

    “三叔是个聪明人,应该是懂我的意思的。”

    世人都想方设法要将女儿嫁进高门皇族,以谋求富贵。

    但是这富贵也分长、短两种。

    像容家这样的富贵,靠女人得来,便如昙花一现,稍纵即逝,现在越繁华,将来就湮灭得更迅速。

    若是想要长治久完,便不能事情都占两全。

    宫中有傅明华在,将来燕追得势,傅明华越显眼,傅家便要越低调,有时太过高调,不是要家族要繁衍发展,而是黑暗前的最后一丝夕阳罢了。

    就如一个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安份守已,韬光养晦,才是真正家族发展的长远之道。

    如今随着朝代的发展,已经不再是前朝那般,傅家没有顶尖的人才,傅其弦资质一般,傅其彬也不过是有些小聪明罢了,与其争权势地位,越想得到什么,抓得越紧,最终就会如傅侯爷一般,什么也得不到,两头都落空罢了。

    “你们好好想想我说的话。”

    今日连着见了几拨客人,傅明华也有些累了,挥了挥手,傅家人犹豫再三,似是还想要问她的话,她却不想再说了。

    傅明纱被架了出去,一路还在哭。

    将人送走了,碧云看傅明华闭着眼睛以手扶额的样子,伸手为她按起了头,一面就问:

    “您在担忧,五娘子是被容家人蛊惑了?”

    能插手科举,许严三郎以好处,又与长乐侯府有仇,想打击傅家的人没有几个,碧云自然也猜出了此事恐怕容家的人是脱不了干系的。

    严三郎若说抱错了人,定是假的。

    能平白无故得个如花似玉的佳人为妾,姐妹共侍一夫,还能仕途得意,又被容家许以前途,他自然是会应允的。

    可笑的是傅明纱,偷鸡不成蚀把米,想要帮着丈夫算计娘家人,如今却也是自食恶果。

    “又怪得了谁?也怪她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傅明华想起傅明纱做的蠢事,扯了扯嘴角。

    银疏便有些同情傅明澜,蹲下身来为傅明华按腿:“只可惜十四娘子了,哭得眼睛都肿了。”

    傅明华蛾眉轻轻一蹙:

    “庞姨娘在傅家多年,日子也过得太安生了。”孩子是由谁来教,果然是有大区别的,庞氏进了长乐侯府虽然不大受宠,但因为傍身的银子多,除了少有宠爱,得一双儿女在膝下日子也算不差,可惜心眼缺了点,教个女儿也实在太单纯了些,轻易就被傅明纱算计了。

    “正是因为十四娘子日子太平,上又有庞姨娘爱护,才会养成这样一副性格。”碧蓝嘟哝了一声:“像您这样,才会被逼着自个儿为自个儿打算的。”

    一句无心的话说得傅明华没有出声,碧云狠狠瞪了碧蓝一眼,她咬了咬嘴唇,显然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却不知如何弥补,站了半晌,碧云也不忍心瞧她这可怜兮兮的模样,打破了僵局问道:

    “那严三郎也太恶心了,您就真的要让他如愿以偿?”

    傅明澜中计是她自己的事,不过严三郎若是当真与容氏勾结,想要祸害的就是长乐侯府的名声。

    到时出了这样的丑事,御史告的就不是长乐侯府,而是借长乐侯府,打的是燕追的脸了。

    毕竟如今长乐侯府里傅侯爷夫妇远在家乡,府中外人看来独当一面的就是世子傅其弦,到时傅其弦一出丑,自然就连累傅明华及燕追两人。

    若当真如此,严三郎用心恶毒,就不可放过。

    “时间还早。”傅明华抬了手,看了一眼自己指甲上颜色浅淡的丹蔻,抿了抿嘴唇:“不着急。”

    碧蓝看她不像是因为自己的话而难受,便感激的看了碧云一眼,不再提这事儿了。

    第二日傅明华想起傅家这事儿,原本是寻紫亘派人前去打听一番,询问严三郎近来与谁往来从密,紫亘出主意:

    “王妃,府中有个叫何守保的侍人,年纪不大,很是机灵,曾在王爷的手下帮着跑过腿,奴婢派人查询谁与五娘子往来过,他则查严三郎,双管齐下,一准便能探听出一些眉目。”

    傅明华心里其实已经有了怀疑,但紫亘机灵,一听她说话便明了她的心意,她点了点头,允了紫亘的请求,并让碧蓝也帮着她一道打听。

    长乐侯府里碧蓝比她熟,且碧蓝性情活泼,傅明华未出嫁时,碧蓝在府中人缘不差,不少房的下人都能说得上话,兴许查得出些蛛丝马迹来。

    紫亘便点头,应了一声:“嗳,听您的!”

    两个丫头领命出去,傅明华看今日天晴日朗,午睡起来想了想,去了燕追书院,令人请了姚释出了对奕。

    昨日的事情姚释估计也有所耳闻,傅家来了这样多人,所为何事,怕是他也心中有数。

    他穿了一身圆领青衫,头戴幞巾,双手握了棋子摆局,显然是不知从何新得来了这样一副残局棋谱。

    “昨日的事情,姚先生怕是也知道了,容家近来动作太多,是不是已经沉不住气,亦或是,已经胸有成竹了?”

    傅明华看他摆着棋子,便握了杯茶水在手中,含着笑意问了一句。

    姚释手上动作不停,听了她这话,不由笑了一声,不答反问:“娘娘认为呢?”

    傅明华叹了口气,昨日听到傅明澜的事情之后,她便猜测容家怕是沉不住气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