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一十四章 报讯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近来局势浮动,太后丧事期间,西京忠信郡王必会趁此机会,大作文章的。

    燕追匆匆离开洛阳,也与此事有些关系。

    他临走之时,是接了封信函,才连忙离开的,傅明华猜测与西京之变是有影响的。

    洛阳里,容涂英必然也是得到了消息。

    他若是并未准备好,必会想方设法的弄些事情出来,掩饰他的目的。

    姚释一面看着棋盘,一面摆着残局,漫不经心问了一句,傅明华就笑道:

    “姚先生是指我认为什么呢?”

    她看了一眼棋盘,姚释头也不抬:

    “您认为是指什么,便是指什么。”

    他侧身坐在椅子上,虽一如既往与她对奕,但傅明华注意到,他的身体只堪堪沾了一半椅子,并不如以往一般坐姿端正。

    这是对她越来越恭敬的迹象,显然燕追大事将成。

    她心里有了数,嘴角边笑意便更深:

    “看来我不必再问。”

    姚释愣了一下,手中动作一顿,抬起了头来,也不知自己哪里不大对劲儿,便被傅明华瞧出了端倪。

    他低头看了自己双手一眼,又望了一眼棋局,再往下看时,就看到自己正侧坐在椅子上,腰背挺得笔直。

    姚释登时便明白了傅明华说这话的原因,不由叹了口气:

    “您心思缜密,慧眼如炬,实在是瞒不过您。”

    他早知傅明华心细,只是此时更感受她细腻如发的心思,又如此聪慧,他还什么话也未说,她便瞧出了端倪。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容涂英冲山西都乐侯府那位庶子下手,可不仅是为了算计长乐侯府的娘子而已。”

    傅明华猜了出来,他也不再隐瞒:

    “这位三郎君目光短浅,容涂英布局更深。”他铺好了棋子,笑着问道:“您猜一猜?”

    姚释这样一说,便是肯定了傅明华的猜测,她正要说话,碧蓝匆匆而来,急步下了廊台,朝亭中走来,姚释看到这情景,摇头叹气:

    “怕是今日这残局又解不成了,可惜,可惜。”

    也不知他指的‘残局’是指这围棋,还是指他抛出来的问题。

    傅明华看了桌面上的棋局一眼,碧蓝已经绕过小径过来,福了一礼便道:

    “王妃,江洲有消息来了,正在水镜台候您。”

    碧蓝不知是急的,还是一路赶来脚步不停,鼻尖都沁了密密实实的汗珠出来,她急得一连看了傅明华好几眼,显然江洲来的人找自己找得很急。

    傅明华沉吟片刻,看了碧云一眼,吩咐她道:

    “替我将这局棋局绘制下来。”

    姚释不由忍笑,显然之前傅明华与他说话,却一心二用仍在观察这棋局。倒没想到她看起来娴雅镇定,也会有这样见猎心喜之时,倒是见了少女心性。

    碧云应了一声,傅明华匆匆跟着碧蓝离开,前来迎她的轿子候在前厅之外,她走了几步,问碧蓝:

    “江洲来人是谁?”

    她问的不是江洲发生了何事,却直问‘江洲来人是谁?’,碧蓝咬了咬唇,看了周围一眼,低下头来,小声的道:

    “你去瞧瞧就知道了。”

    虽说碧蓝神情隐秘,傅明华猜测江洲来的人必是谢氏长房嫡系,甚至猜过是不是才将走的付嬷嬷又倒回来了,却独没想到水镜阁楼之中,一个身材纤细的妇人正坐在椅子上,端了茶碗在喝。

    傅明华进来时,那妇人不紧不慢放了手中茶碗,露出了谢氏那张清妍若幽兰般的面容来。

    时光对她尤其的厚待,她的脸上见不到岁月所留下的痕迹。

    她梳了极其简单的肩鬓,头上不见半点儿首饰,那乌压压的秀发衬得她面容越发秀丽。

    谢氏穿的是蓝底白花的襦衫,配淡黄色绣玉兰花的长裙,外配镇州常山郡孔雀罗帔帛,拽地地。

    她的目光转过来时,傅明华下意识的扶了扶挺起来的肚子。

    谢氏的目光顺着她的动作,便落到了傅明华的小腹之上,她的目光有些出神,许久没有出声。

    昨日里傅明华亲自送出去的付嬷嬷此时站在她的身后,显然付嬷嬷在回江洲的路上,遇到了谢氏。

    两人对望了半晌,周围没有人敢出声,谢氏依旧是那般姿仪出众,哪怕只是坐在那里,却依旧从容不迫,举止不疾不徐。

    “怎么是您来了?”

    傅明华定了定神,迈步进了屋内。

    她温和的开口,微微一笑,谢氏的眼中就露出若隐似无的忧郁。

    “我来瞧瞧。”她温声的开口,语气轻柔,声音悦耳,目光落在傅明华肚子上:

    “差不了多久,便要生了吧?”

    谢氏微微一笑,却并不露齿。她的一举一动,仿佛是本闺中礼仪,谢家对她的规矩教养,仿佛已经刻入了她的骨子里,她就如同框内的美人儿,一举一动都被圈在一个画框中,不会出格。

    傅明华点了点头,“就是这两个月的事。”

    薛嬷嬷及余嬷嬷二人近来盯着她很紧,府中的人都如临大敌,唯恐她提前发动了。

    屋中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脸色都十分的古怪。

    尤其是碧云几人,当初谢氏抛下傅明华在长乐侯府那样的境地里艰难求生存,几人原本都以为她并不想再见到谢氏的面,哪怕是看到了,也不该如此平静才是。

    可此时她却像只看到了一个久别重逢的熟人,甚至像是谢氏与旁人没有丝毫的区别一般。

    傅明华坐了下来,绿芜战战兢兢为她端来了果茶,她端了起来,看着谢氏就笑:

    “我还以为,您一辈子,怕都不想再踏足洛阳了呢。”

    她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原本端着茶的谢氏嘴唇紧抿,端着茶杯的手登时便用力了些。

    傅明华这样的话,对于谢氏来说无异已经有些诛心了,她勉强笑了笑,将茶杯往桌上一放,顿了半晌,才垂眸下来,牵了牵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

    “你曾外祖母去世了,元娘,我只是来给你报讯的。”

    她叹息了一声,神情平静,嘴角边上的那抹笑容显得有些忧郁。

    抛出了这样一个重磅的消息,炸得屋中众人许久回不过神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