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一十七章 悔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傅明华伸手去抚了抚自己当日写下的这几个字,又将两封信对在一起,这一刻,一老一少,思维巧妙的融合相似。

    谢氏看了过来,目光先是一紧,接着脸色就有些发白,神情复杂的望着傅明华看。

    当日的谢氏,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已曾亲手放弃了什么。

    “难怪你曾外祖母总是对你念念不忘,临终之时仍在念着你的名字。”谢氏声音发颤,勉强笑道:“她曾几次与你外祖母提及,你与她颇像。”当时谢氏只当崔氏年纪老迈,随口一说而已。

    可这会儿看着那两张一来一往的信纸,长呼了一口气,心情复杂。

    谢氏曾自负自己聪明,可在看到这两张有往有来的信纸时,忍不住看了傅明华一眼,心里生出酸楚难忍的感觉。

    “江洲之中,我带来的就是你曾外祖母的意思。”崔氏信里所表达的意思,谢氏来洛阳之前显然就知道了,此时忍了心里的楚涩,缓缓的开口:“元娘,江洲的学子,都供你差遣。”

    在江洲里,谢家是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从当初傅明华前往江洲,贺赵国太夫人七十大寿时的情景便能看得出来。

    江洲的人,对谢家远比对朝廷更为尊重。

    当日太夫人大寿时,不少学子自发自愿的为太夫人贺寿,远道而来守在谢府几日不曾离去。

    谢老太爷在生时,曾在江洲出银子出力,建书院、族学,谢家的族学中,夫子乃是当世名宿,引人趋之若鹜。

    读书人都以入谢府族学为荣,以得到谢家名贴为重。

    谢老太爷及谢老爷不拘身份地位,与人往来,更是深得江洲读书人看重。

    自古以来便有江北之上多出武将,江洲等地多出才子的说法,而谢家在读书人的心目中地位超然,崔氏临死之前送出的这封信,份量不可谓不重。

    傅明华握紧了信件,叹了口气:

    “可惜我一直未得空闲,回江洲再见她老人家一面,也没有机会能再得她教诲,多与她老人家说话。”

    “毕竟年纪也大了。”谢氏提及长辈去世,神情间也露出哀伤:“只是她年轻时曾翻阅过的书籍、手稿等,让我带进了洛阳。”

    这份礼是真的有些大了。

    谢家之贵在其风华、传承,而不在金银俗物。

    在当世珠宝易得,传世书籍却稀罕的情况下,崔氏的赠礼,便令傅明华尤其的动容了。

    她让碧云亲自安排谢氏暂且住下,谢氏临出门时,牵了牵拽地帔霞,再三回过头来看她,数次欲言又止,似是有些话与她说,只是最终傅明华却并没有抬起头来。

    谢氏不由自主想起自己原本准备上吊自尽的那日,她是真的已经生无可恋的,当时她那么绝决,因为对自己所嫁非人的不快,傅其弦的庸俗不堪,让她对于长乐侯府的忍耐到了极限。

    当时的情况下,容妃的精心谋算,崔贵妃寥寥数语,再加上傅其弦敢做不敢当,养了外室却没本事面临傅侯爷的怒火,最终却来与她争吵,促使她对人生感到绝望。

    她自忖虽然不是聪慧绝顶,可是论才学、品性,傅其弦却没有一样是能拿得出手的。

    嫁进洛阳几年,她就没有一天开心过,早就一心求死的。

    可是她想得太多,却唯独将女儿漏下了。

    想起当日傅明华带她出城之时,与她所说的话。想起当日她坐在马车之上的身影,马车‘吱嘎吱嘎’的轮子滚动声响起时,傅明华都没有转过头来看自己一下。

    就如现在的情景,谢氏都已经要迈出门了,傅明华却仍低垂着头,看着手中的信在出神,没有抬起头来看她。

    那种熟悉的钝痛又涌上心头来了,谢氏伸手捂了胸,脸色发白。

    “怀孕之时,也不要太过劳心伤神了。你这年纪,生孩子不算早,身体一向又被养得好。”谢氏微微一笑,缓缓开口,傅明华愣了一下,抬头看她,点头道:“多谢您的指点。”

    谢氏哑然,又自嘲般的一笑,牵了帔霞遮住头顶,安静的跟着碧云走了。

    “……是想关心您吧。”

    碧蓝等谢氏走后,才有些犹豫的开口。

    提及谢氏时,一时间竟不知唤什么才好,嘟囔半晌只有含糊其词的将对谢氏的称呼略过了。

    傅明华笑了笑,没有出声,反倒是拿也两张信纸,叠好放进了袖口中,这才看了谢氏之前离去时的门口一眼:“兴许是吧。”

    可惜此一时彼一时,傅明华不怨谢氏,但也不再需要她了。

    付嬷嬷站在一旁,欲言又止。

    “如今太夫人去世,奴婢还要再去江洲吗?”

    “要去。”傅明华微微颔首,太夫人虽然去了,但交待付嬷嬷的事还未办完。

    她原本是让付嬷嬷去信求得崔氏一个承诺,若崔氏见信之后首恳,再做之后的打算。

    但是谢氏的到来带来了谢家的态度,便自然省了傅明华一些事了。

    “只是再去江洲,你便不必再带信了。”她伸了手指,抚了抚自己裙上绣的花,心中已经有了人选:

    “徐子升年岁不小了吧?”

    屋中丫头婆子都不明白她突然提及徐子升的用意,唯独付嬷嬷心中在猜想怕是傅明华要将再次回江洲的责任要交到徐子升身上了。

    “你这两天,暂且侍候客人,到时随她前往江洲,替我瞧一瞧江嬷嬷的身体。”

    虽说信不用再带了,可是江嬷嬷的身体却是要看的。

    付嬷嬷应了一声,才缓缓退下。

    傅明华摸了摸袖口,主意定下,让人去传徐子宁在外院议事厅候她。

    徐子升已年二十,与谢家二房谢利亨的女儿谢殊宛定下了婚事,却至今未曾成婚。

    他如今尚不算功成名就,一心一意跟在燕追身边,想要等将来有所建树才娶谢殊宛。

    傅明华之前隐约听姚释提过一次,他是担忧自已地位尚低,不能使谢殊宛嫁了他后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所以这桩婚事一拖再拖,徐子升宁愿自己苦着,也绝不愿连累了谢殊宛,使她跟着自己过苦日子。(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