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二十二章 死于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当时各地诸侯十分害怕,意图抵抗秦国,他们组建百万军队,闯过关隘攻打秦国,秦军开关迎敌,诸**队却徘徊观望,不敢上前,而后秦军趁机进发,追击逃走的败军,诸国士兵横尸百万,流淌的血水能使钝牌漂浮起来。

    这是燕追名字的由来,也是证明了当初太祖在为孙子起名时的勃勃雄心与凌云壮志。

    大唐当时的情景,与典故中秦国遭围攻的情景何其相像。

    不过那时围攻秦国的是各国诸侯,而当时太祖面临的情况,是四面八方的压力罢了。

    有来自四姓,亦有来自四族,对当时的大唐皇权施以压力。

    太祖当时为孙子起名,亦可见他心中渴望破除当时的环境的一种豪气与杀意,他将这些希望与野心地揉入进对于当时才将出生的燕追名字里。

    也就是说,燕追从出生时起,就早背负了长辈期望,如今也不过正是一步步渐渐实现当初太祖为他起名时的期望。

    崔贵妃笑了笑:“说这些做什么。子升前往江洲了吧?”

    傅明华点了点头,心里却隐约有些担忧。容涂英利用严三郎与傅明纱,意欲从长乐侯府着手,想搅乱洛阳平静,但此计遭傅明华制止,依他性情,必会再生一计。

    而他必会设法牵连燕追,得想个方儿反将他制住,为燕追腾出空手。

    只是看崔贵妃郁郁不得开怀,她也就将这些担忧忍了下来,免得更使她也跟着焦急。

    六月骄阳似火,坐在廊沿下虽然被挡出了一方阴凉,但仍是热。

    吹过池面的清风传来荷花的清幽香气,两个大宫人正取了扇子,为傅明华与崔贵妃二人送风。

    “我这心里时常记挂着,追儿如今远在幽州,容涂英又狼子野心,皇上对他却十分器重,丝毫不加以防备,元娘。”崔贵妃握了傅明华的手,“我已活到这样岁数,已经有了一双儿子,该经历的,我也经历过了,我不担忧。可是你……”

    她目光落在傅明华腹间,那里怀着燕追骨血,崔贵妃担忧容涂英起事,到时伤了傅明华。

    “只盼追儿早些时候回来。”

    她抿了抿唇,最终仍是叹了口气。

    “王爷不在幽州。”傅明华看了崔贵妃一眼,说出的话让崔贵妃神色一变:“什么?”

    “王爷不在幽州。”傅明华又重复了一次,贴近崔贵妃耳侧:“我怀疑,皇上与王爷要里应外合。”

    她靠在崔贵妃耳侧,吐气如兰,崔贵妃愣了愣,还未说话,就听到一连串‘咚咚咚’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崔贵妃双眉一挑,厉声就问:

    “谁这么没有规矩?”

    话音刚落,半圆强弧形的问廊转角处,杨复珍匆匆而来,他是崔贵妃宫里的内侍,得崔贵妃重用,为她办事,宫人也不敢拦他,杨复珍一手捞着衣摆,一手捏了袖子擦汗,看到崔贵妃及傅明华,眼睛一亮,忙朝两人急步走来,离崔贵妃约摸丈远,便‘咚’的一声重重跪下了:

    “娘娘,凌少徐死了。”

    凌少徐是忠信郡王凌宪的庶四子,年终之前他与其妻孙氏奉忠信郡王之命,替凌宪入洛阳的。

    孙氏因意图谋害傅明华,而早就身死,凌少徐则被软禁在忠信郡王在洛阳的别院中,直至如今。

    朝廷原本有意清算忠信郡王之罪,并将凌少徐因其妻举动而入罪的,只是后来太后意外去世,导致西京之事也耽搁了。

    没想到如今却死了。

    认真算来,凌少徐死了,对于秦王一党来说又不是什么大事,反倒他的妻子孙氏胆敢以下犯上,凌少徐也算死有余辜。

    崔贵妃想到此处,先是扬唇一笑,随即又觉得有些不大对头,笑容一滞,接着问道:“发现了什么?”

    杨复珍额头汗如雨滴,听了崔贵妃问话,便颤声道:

    “娘娘,现场发现了一把匕首,插在凌少徐胸口。”他吞了口唾沫,接着才道:“匕首之上,刻了秦王府刀具的特殊记号,此时大理寺卿段正瑀等人已经接连赶去郡王府了。”

    崔贵妃咬牙切齿,站起了身来,手掌紧握成拳,杨复珍看她这模样,声音压小了些:

    “刑部尚书、御史台余忡都紧跟了过去……”他话未说完,崔贵妃身体便摇晃了两下,吓得杨复珍连忙要上前来接她:

    “娘娘……”

    傅明华伸手挽住崔贵妃的胳膊,她定了定神,一摆手:

    “我没事。”

    话虽是如此说着,但崔贵妃却脸色发白,握紧了拳头:“你详细说说。”

    “老奴今日也是得了孙固提点。”孙固是嘉安帝身侧内侍监黄一兴的弟子程济的义子,宫中内侍宫人之间联系千丝万缕,杨复珍从孙固处得到消息,看来已经有人将此事捅到嘉安帝面前了。

    傅明华倒是丝毫不意外,她之前还在想容涂英必要大闹一场,此时得知凌少徐之死,倒是十分镇定。

    只是西京忠信郡王府与大唐之间的关系原本就已经极为薄弱,凌少徐的死极有可能会使得双方之间隐藏的风暴一触即发,事情极有可能闹大,容涂英借机栽赃,怕是为了在大战来临之前,利用此事,逼迫燕追返还洛阳!

    崔贵妃显然与傅明华想到了一处,此时咬紧了牙关,极力思索办法。

    “凌少徐身份特殊,又在这关键时刻死于非命,情况对王爷不利,娘娘……”

    杨复珍焦急的跪在地上,仰头看了崔贵妃一眼。

    她的脸色如雪一般的白,事到如今,容涂英的利剑已经对准了己方,而她为了儿子,亦不能此时就倒下。

    “替我备下朝服,我要去求见皇上!”

    她深呼了一口气,眼中带着刚毅之色。

    哪怕明知到了此时,求见嘉安帝并不一定有用,但无论如何,她都要试一试,据理力争的。

    “我的儿子,绝对不可能干这下作勾当,他若要杀凌少徐,必是光明正大的杀,对付一个在洛阳为质的庶子,还用得着暗杀这样的下流手段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