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二十八章 劝说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他微微一愣神,随即已经有丫鬟打起了帘子,微笑着请他进去。

    李辅林定了定,才点了头入内。

    他曾见过秦王妃,只是留下的印象都不如此时深刻。

    她穿了一身青色衣裙,挺了肚子,站在二王的墨宝前,周围穿了锦缎的下人都不及她引人注目,李辅林目光一下便落在她身上了。

    “同平章事来了。”

    傅明华转过身来,微笑着看了李辅林一眼,李辅林忙就躬身行礼。

    这位自嘉安帝登基以来便深受皇帝宠幸的大臣不过五十来岁,身材清瘦,蓄了短须,面庞清癯,目光深幽。

    一举一动皆透着位居高位的气度。

    自傅明华少女时期起,李辅林便在大唐声名显赫,在旁人看来,他就是将来继杜玄臻之后的另一位中书令,是实则掌丞相之权的官员之一,可世事难料。

    因为容涂英的入仕,瓜分了他很大一部份的权限,逼迫这位孜然一身的同平章事不得不被迫倒向了燕追一方,与容涂英争斗。

    “见过王妃娘娘。”

    李辅林躬身行礼,后头王秋甫、陈敬玄、王植岁、顾秋实、裴敬等人接连到了,傅明华点名的朝臣之中,唯有尚书左丞汪宁未到。

    碧云等人也迟迟未归。

    此时人来了大半,傅明华向碧蓝打了个眼色,主仆二人心意相通,碧蓝悄悄的退了出去,准备去寻一队骁骑,找到碧云几人。

    “王爷那二王墨宝,前些日子,我的曾外祖母去世,临去之前,犹记得不肖曾外孙女,将她老人家一部份私藏,赠了些于我,这些物品之中,就恰好有这二王墨宝。”

    傅明华指了被铺在桌上的王羲之、王献之的字,神情平静道:

    “我总觉得,这样的稀有之物,我一个人看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清风阁内,她的声音温和,挺着肚子,嘴角边还带着笑。

    赶来的朝中诸位大臣跪坐于榻案之上,一言不发。

    今夜接到傅明华令人前来传话,要召见这些人后,几位朝臣稍加犹豫,便仍都赶来了。

    事到如今,众人与容涂英之间都是不死不休的局面,秦王燕追若被斗垮,众人也都要受牵连。

    与其将来容涂英得势之后秋后算账,不如此时拼死一博了。

    前来的朝臣各个心中都暗自揣测,看傅明华这架势,神情平静,莫非是姚释在被捉拿进大理寺之前,交待了什么话,稳住了她?

    “王羲之采众家所长,独成自己风格,笔势含蓄委婉,遒美健秀,实在是难得佳作。”李辅林率先开口,陈敬玄等人亦是跟着夸赞:“尤其是这贴快雪时晴贴,更是结体匀整安稳,钩挑波撇不露锋芒,却显气定神闲之意。”

    陈敬玄话一说完,众人目光都落在了傅明华的身上。

    今夜她取出这贴快雪时晴贴,众人猜测她是不是也是有其用意在。

    众人说了半晌,茶水都喝了两盏。

    李辅林才沉吟片刻,拱手道:

    “请王妃恕我直言,今日忠信郡王府凌少徐之死,您可曾听说了?”

    听了李辅林这话,陈敬玄等人的目光就落到了傅明华身上。

    银疏站在一旁,哪怕这些人的目光看的不是她,但依旧是觉得压力极大。

    傅明华被众人行注目礼,笑着就说道:

    “听说了,凌少徐遭人在忠信郡王府杀死,胸口之上的匕首刻秦王府印记。”

    王秋甫与顾秋实相互对视了一眼,眉毛都紧皱了起来。

    “但依我看来,这却是好事。”

    她深呼了口气,坐到了一旁的束腰圆凳之上,目光从一干朝臣的脸上扫过,含笑缓缓的道:“在座诸位与王爷相交多时,深知王爷为人。王爷远在幽州,如今分身回来杀人?分明是有人背地里捣鬼,有意陷害而已!”

    李辅林坐在榻案之上,听了这话,没有出声。

    谁都知道凌少徐之死,背地里确实有猫腻,可目前这些人想听的并不只是傅明华喊冤而已。

    “不过有德才兼备之士,总遭小人嫉,这背后动手之人,沉不住气杀了凌少徐,下手陷害王爷,不正是沉不住气,欲有所目的?”一群人都不说话,清风阁里气氛冷凝,傅明华笑着说完了这话,李辅林才打破了僵局,开口问道:

    “那依您看来,背后之人,该有什么样的目的呢?”

    “李大人。”傅明华目光落在了这位同平章事的身上,笑着唤了一声:

    “忠信郡王得两位嫡子,尽数死于非命。庶子之中,这位凌少徐非嫡非长,何故忠信郡王会托病,并派了这么一位并不受宠的庶子前来洛阳呢?”她反问了李辅林一声,话至此处,众人倒是对她有些另眼相看了。

    傅明华年纪不大,出身长乐侯府,其父傅其弦资质平庸,不是什么过人之辈。

    倒是她的母亲谢氏出身江洲,才使人高看一等。

    燕追娶她之时,大多数人对她并不如何上心,李辅林等人心中对她的印象唯有端庄矜持,有大家闺范而已。

    可此时看来,她在一干朝中重臣包围之中,却不卑不亢,言辞清晰,神情坚定温和,不论心胸气度及智慧,光是这份与李辅林对话的镇定,就已经很令陈敬玄等人意外了。

    “凌少徐之所以会来洛阳,怕是早就报了必死的决心。”

    李辅林没有出声,傅明华接着就说道:“其目的,诸位都很清楚,不过是为了引起西京与大唐之间的矛盾而已。”

    她一句话切入正题,陈敬玄等人精神一振。

    “先老忠信郡王曾为大唐立下战功,是以先帝在论功行赏之时,破例授凌氏特权,在封其郡王爵位的同时,又允其掌西京军事。”傅明华缓缓开口,目光扫过陈敬玄、李辅林等人的脸上:

    “先帝的恩典,养来的不是凌家的感激,权势迷人心,凌宪早有不臣之心。”说到此处,傅明华顿了顿:“外有西京并不太平,内有小人虎视眈眈,如今王爷遭人陷害,还请诸位大人伸出援手,助王爷一臂之力!这乌云并不能长久的遮天蔽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