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三十章 智计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与并州都乐侯府有所往来,怕是容大人在透过都乐侯府买卖铁矿等制作武器,作为献给凌宪以示自己合作诚心的证据。凌少徐之死,正是忠信郡王凌宪等待的一个时机,他在西京谋反,皇上必会派兵围剿的,容大人打的主意,怕是一来,若能利用凌少徐之死,牵连到王爷身上,使皇上迫王爷放弃幽州回到洛阳,二来嘛,怕就是欲使凌宪拖住王爷脚步,洛阳之中,好使他能借机行事!”

    陈敬玄等人浑身大汗淋漓,未曾想到会从傅明华口中听到这样一个消息。

    “娘娘的意思,是说容涂英有谋反之意?”

    李辅林眼睛眯了眯,问了一声。

    他神情平静,问出这话时,语气虽然干涩,但却并没有十分意外,怕是此事他也早有所怀疑。

    “金吾卫所的人,已在容大人掌控之间,右骁骑军中大将军周同亦是如此。”大唐实行的是府兵制,各地设折冲府,大唐律令曾有法律言明,男子年满十七,便须在当地各府衙门登记,必要服徭役,私逃者按后果严重与否进行处置。

    这些男丁俱都入了折冲府的名单里,再加上各府州县兵、刺史,大唐兵力不可小觑。

    “而这些士兵,名义上俱都受十六卫管制。十六卫中,除了仅听皇上调遣的南北衙禁军、左右骁骑之外,十六卫所里仅剩十二卫罢了。”其中还有四卫府护皇城四面八方安全,在这样的情况下,除了金吾卫傅明华已经敢肯定张巡已受容涂英驱使之外,“右骁骑军大将军周同,怕是亦被容大人许以利益驱之。”

    “这样的情况下,李大人认为,若非有谋反之心,难道还是周将军突然就嫌命太长了呢?”

    傅明华说到此处,自己都忍不住低了头,以手掩唇,微微一笑。

    容涂英确实是想谋反,从他举动,一再证明了这一点。

    只是此事事关重大,陈敬玄等人觉得心中发苦,虽然也猜到容涂英胆大包天,会挺而走险,但是众人都没想到,他会如此的急切。

    “娘娘这些话,该说给皇上听。”李辅林额角见汗,半晌之后才缓缓说了这一句。

    傅明华却嫣然一笑,她今年十八,容貌秀美,一颦一笑俱都十分动人。

    可是此时在清风阁内的朝臣,却都注意到的是她的聪慧、睿智,她的颖悟更甚于她的美貌许多。

    “李大人认为,皇上究竟知不知晓呢?”

    李辅林初时一听这话,不以为然。

    可是细细一想,又觉得冷汗涔涔。皇上究竟知不知晓呢?

    陈敬玄等人此时心中丝毫生不出小觑她的心思,她不似燕追,气势十足,光是往那一坐,便如一柄绝世利剑,使人本能畏惧,进而臣服于他。

    她坐在那,姿仪过人,说话似微风拂面,没有通篇大道理的试图说服,也没有处于劣势后的哀求,反倒是平静、沉着的将事情剖析开来,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

    傅明华一句话问得李辅林说不出话来,皇上知不知晓,若是之前,李辅林自然会说皇上并不知晓,否则就如她所说,十六卫中,南北衙禁军及左右骁骑都掌控在皇上的手里。

    容涂英欲拉拢骁骑,就如在皇上虎口夺食,若皇上不知晓,事情到了如此地步,容涂英竟可以指右骁骑大将军周同为他所用,后果严重,不用傅明华多说,众人都是知晓的。

    若皇上知晓,却隐忍不动,事情便耐人寻味了。

    “我推测,皇上早在等待时机,且忠信郡王府凌少徐之死,皇上早知其中疑点重重,却隐忍不发而已。”傅明华说得口干舌燥,又捧了茶杯喝了一口,一旁薛嬷嬷着急想要上前来制止,她却看了薛嬷嬷一眼,以眼神止住了薛嬷嬷的动作,让她呆在原地。

    “至于什么疑点,忠信郡王早就野心勃勃,等的只是一个机会。”凌少徐究竟是死在何人之手,此时还未能得知,但郡王府内守备重重,要想无声无息进去杀人,并不是那么一件简单的事,“我在想,杀死凌少徐的凶手,无外乎两方而已。一是郡王府贼喊捉贼,二嘛,就是朝内有人与其勾结,等待这个机会。若我所猜不错,凌少徐只是一个忠信郡王派入洛阳,存了必死之心的弃子,那么忠信郡王必会提前写好状告王爷的奏折。”

    她微笑着,将人心摸得分毫不差的。

    “极有可能,此时那奏折,已经呈到了皇上的桌案之上了!”只是嘉安帝对这些把戏,怕是了然于心,否则今夜不会使左神武卫大将军朱宜春领骁骑镇守秦王府的。

    一时间清风阁内鸦雀无声,众人下意识的秉住了呼吸。

    李辅林心中震惊,傅明华所说之话,并非绝无可能。

    且仔细想来,各地呈往洛阳的奏折,先经中书省,再由中书省官员一层一层把关,挑捡重要之事,呈交到嘉安帝的桌案之上。

    若容涂英当真与忠信郡王勾结,提前布下这个局,那么忠信郡王便有可能私下写下折子,交由容涂英手中,再到关键时刻,呈交给皇帝。

    并以此来迫使皇帝急召秦王回洛阳,幽州便是属于群龙无首的局面,燕追亦失兵权,更利凌宪大事。

    “凌宪既要起事,便定是对此势在必得,极有可能会联合太原刺史冯说,及契丹和昔日突厥残部、薛延陀等,自函谷进发,先取太原,再得幽州,与外族里应而外合,到时一举吞下大唐半壁江山!”

    傅明华将手里茶杯一放,伸了手指沾了些已经微凉的茶水,在案几上画了一条大概的地形。

    行军打仗她并不在行,但是忠信郡王若想取大唐,咬一口饼,便唯有如此借力。

    李辅林等人听了她这话,许久回不过神来。

    此时再看傅明华时,便多了几分恭敬。

    忠信郡王与容涂英相互勾结,可是此时傅明华娓娓道来,她又说燕追不一定会在幽州里,皇上知不知此事,还不能得知,若皇上早有安排部署,燕追又早就运筹帷幄,那么此时忠信郡王府凌少徐之死,并不能撼动燕追的部署安排。(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