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三十二章 料事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薛嬷嬷脸色难看,吩咐着人备好轿在外,一面又将傅明华放平了一些,自己蹲在地上,让她上半身靠在自己肩头,她躺了一阵,脸色仍是惨白。

    “让厨房选送些粥水,不要太过油腻。今日贵妃娘娘赏的杨梅可送进府中了?立刻以蜜熬煮一些送来,先止了这反胃!”

    碧蓝送来了温热的兑了些蜜的水喂了傅明华喝下,好一会儿她脸色才好看了些,肚里频繁的胎动才好了许多了。

    “肚子大了,原本便顶着五脏,您又从晌午起来之后进宫至今,未着米粒,才会如此难受的。”薛嬷嬷皱了眉,被傅明华吓得不轻,此时手脚都是抖的:“在这个节骨眼上,您看在未出世的皇孙份上,也该保重身体,不该太过操劳。”

    她也实在是被吓到了,此时念叨了两句,傅明华闭了闭眼,点头道:

    “下次我会多注意一些。”说完这话,又睁眼问:“碧云他们回来了没?”

    薛嬷嬷便唯有苦笑了,才将说完,她答应得倒是好,可转头却又问及碧云,薛嬷嬷叹了口气,换了姿势让她躺得更舒服一些,银疏便看了傅明华一眼,回话道:

    “还没有消息传回来,不过已经派了张庚前去。”

    今夜傅明华所召的人中,尚书左丞汪宁未至,碧云等人这会儿也未归府,怕是还未到汪府,便路上遇到了事儿,被人截下来了。

    傅明华闭着眼,神情平静的问:“紫亘呢?”

    她语气细柔,仍带着隐忍。那薄薄的眼皮白得透明,依稀能看到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

    碧蓝怕是将她吵到一般,放软了声音:

    “紫亘正在外间等候消息,亲自在催促着让人去寻碧云姐姐。”

    傅明华就吩咐道:

    “让人去寻紫亘,找朱宜春再借三十个骁骑,出去寻人。”

    碧蓝就点了点头,犹豫了一番,最终仍没有将早前她就让人借了一队骁骑出去寻碧云之事说了出来。

    骁骑都没有找到碧云等人,至今也没回来,怕是碧云出了事。

    她眼皮跳得厉害,心中又有些慌乱,今夜怕是会有大事发生。可面前的傅明华面如金纸,嘴唇苍白不见血色,碧蓝又怎么忍心再将事情告知,说了出来让她也跟着担忧心烦呢?

    想到此处,碧蓝应道:

    “您且放心,明早醒来,碧云姐姐便会仍在您的身旁,侍候着您梳洗。”

    傅明华嘴角勾出浅浅的笑痕,极轻的点了下头,眼睛却是酸涩。

    夜里嘉安帝召了众大臣入宫,李辅林甚至来不及回府换去他的那一身常服,只在外披了公袍,头发以犀簪重新挽过,上两梁贤冠,入宫面圣了。

    天色已经不早,李辅林等人来时,中书令杜玄臻、门下令许颢、尚书令窦文扬等人都已经到了,容涂英一党也在,斜挑了眉看后面进来的李辅林等人,容涂英笑了一声:

    “这样巧,李大人、陈大人等竟一起巧遇上,共同进宫了吗?”

    他面容俊逸温雅,说出口的话却字字诛心,引人猜疑。

    李辅林看了他一眼,内侍孙固递来一方帕子,他接过之后,将脸颊头冠上的雨水擦净,才悄无声息进了殿里。

    诸位晚来的朝臣先后进殿,苏颖看了容涂英一眼,笑着就问:

    “什么样的大事,使得李大人连皇上的召见也推迟了?”

    容涂英低头以手握拳掩唇,轻咳了一声,挡住了嘴角边的笑意。

    龙椅之上的嘉安帝眯着双眼,看着堂下两派朝党之间争锋相对的情景,眼神阴森。

    “苏大人实在乃我辈典范,皇上一召,便巴巴的来了,在府中之时,依旧是严阵以待,随时等着皇上召唤的吧?还是大人早有预料皇上会召见,提前做好了准备呢?”

    李辅林将话挡了回去,苏颖脸颊一抽,正要开口,一旁容涂英却轻轻摇头,他这才冷哼了一声,别过头不说话了。

    “皇上,臣来迟,请皇上降罪。”

    李辅林几人依次行礼,嘉安帝将手中傍晚时收到的西京的折子扔了过去:

    “你们瞧瞧。”

    朝堂之中,中书令杜玄臻自然是最先拿到这折子的。

    虽说凌少徐遭人刺杀之后,众人便已经想到了迟早会有这样一天,但事情来得这样快,依旧是让杜玄臻目光闪了又闪。

    他看完折子,默不作声的依次往下递交。交到容涂英手上时,他对这折子再熟悉不过,只略看了看,便装出担忧的神色又往下递。

    李辅林在拿到折子的一刹那,瞳孔便紧缩了。

    他脑海里想起之前在秦王府中时,傅明华不疾不徐的话:“若我所猜不错,凌少徐只是一个忠信郡王派入洛阳,存了必死之心的弃子,那么忠信郡王必会提前写好状告王爷的奏折。极有可能,此时那奏折,已经呈到了皇上的桌案之上了!”

    李辅林拿着折子的手微微的抖,确实如秦王妃所料,竟是半点儿不差的。

    他将折子拿在手中,容涂英似是察觉到了他的异样之处,转了头来看他,李辅林定了定神,面不改色的又将折子传下去了。

    “诸位对此有何看法?”

    嘉安帝端了杯参茶,吹了一口茶水,才头也不抬的问道。

    “皇上,臣认为这封折子,是别有用心之人所做,意图在谋害秦王!”李辅林心中打定主意,张嘴便道:“凌少徐今日才将被人害死,可是西京里忠信郡王却这样快就得到消息,并将折子送至洛阳您的桌案之上,这速度未免也太过离奇,分明是背地有人动了手脚。”

    尚书省右仆射苏颖听了这话,悄悄抬头看了容涂英一眼,他微笑着,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

    有了这个纰漏在,一时之间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不过折子不论真假,忠信郡王有反唐之心却脱不了嫌疑的。

    商议至半夜,黄一兴换了衣裳回来时,恰好就听着容涂英在进言道:

    “如今既然出了事,大理寺卿段大人又正在问话,虽未查出蛛丝马迹,不过既然凌少徐之死秦王府脱不了嫌疑,臣以为,先将秦王召回洛阳,待此事平息之后,找出真凶,平息事端,不用再起干戈,再使王爷回去幽州。”(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