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三十五章 刑部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俗语有言,士可杀,不可辱。

    可此时傅明华当着刑部一干人等,竟出言羞辱他。

    论身份地位,一个是超一品亲王妃,陆长元不过是个从六品下的刑部司刑郎中罢了,地位有如天壤之别。

    而不论身份地位,男子与一个妇人计较,也显得实在小题大作了。

    “不知秦王妃前来刑部,有何事需要下官效劳?”

    “效劳?”

    傅明华看了躬手行礼的陆长元一眼,反问了一声。

    这位在两三年后,在嘉安帝重用之下前途不可限量的人此时神情阴郁中带着隐忍,那副对她有些不大耐烦却又不得不强行忍耐的模样看得傅明华扯了扯嘴角:

    “你有什么能为我效劳的?昨夜里金吾卫捉了我府中的人,听说刑部卫品楮扣押着我府里的丫鬟不放,”傅明华伸了左手,抚了抚自己的衣裳:“皇上建三省六部,设刑部诸官员,是为百姓办事,做皇上的眼睛,审案件、明冤情、惩犯人的,不是每年国库拨了大笔银子,为了养你们来与一个女子为难的。”

    她说话温声细语,可是陆长元直到此时才真正领教了傅明华那张嘴的厉害之处,不比能以笔杀人的文人墨客差!

    卫品楮早知她要来,一早便已经躲了,此时留了刑部其余人在这里,被她训得面红耳斥,抬不起头来。

    “王妃此言差矣。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既领受皇上隆恩,自该为皇上竭心尽力的办事,不以事大便隆重其事,不以事小便放任自之,犯人难说有大奸大恶,大恶者未必写在脸上,大善者也未必出于弱小。”

    陆长元读书多年,一张嘴自然也不容小觑,明明扣押碧云乃是小人之举,偏被他说得隆重其事,仿佛忠君报国一般。

    傅明华忍不住笑:“所以陆大人可查出什么端倪了?”

    她温声的话语,让刑部一众官员都觉得脸上发烧,陆长元却神情平静:

    “就是没有查出什么端倪,所以才越发要严查。”

    一旁碧蓝抬头看了陆长元一眼,眼里露出恨色,陆长元却全不在意,黑沉着脸,只当都没看到。

    “陆大人可莫欺我妇孺,丈夫又不在洛阳,便拿我当无知小儿一般糊弄了。”傅明华笑了一声,看了陆长元一眼:“唐律令中,分为律、令、格、式,唐律十二篇我也略有研读,粗晓律令。俗话有言,捉贼拿赃,我府中的丫鬟奴仆,乃是属于我的私产,若是犯事,也该先通知我,所犯何罪,其罪大小如何定论,该受什么罚,都有条例法规,不是捉到人,随意栽赃罪名,先扣押,行无赖之举,屈打成招,再扔入大牢。”

    她语气淡淡,陆长元心中冷笑了一声,嘴上却毫不相让:

    “昨夜捉到的贼子,宵禁时分仍在外行走,已犯了错,金吾卫捉到人后,带回刑部有什么不对?”

    他动了火气,眼神沉了下来,话里透出几分厌烦之色。

    “没有不对,不过大唐律例篇七曾对盗贼篇有言,宵禁之后带回的贼也分数等,带不带刀、有没有闯入空门,进的是庭院亦或是内室都有影响,身上有无挟带珠宝首饰、钱财布帛等,对于贼盗的罪名都有定论的,不知我的奴婢身上,刑部的人搜出了几许财物,闯了哪家空门?带了什么样的武器,让十六卫中负责洛阳的巡逻的金吾卫都惧怕不已,如临大敌,带回刑部严刑拷问,甚至不让王府骁骑将人带走呢?”

    傅明华语气严厉,每说一句,便上前一步,陆长元又烦且慌,她年岁不大,气势却足,步步逼来有理有据。

    他心中清楚,金吾卫捉拿的人是秦王府的,带来刑部不过是找个由头,寻秦王府的晦气罢了。

    可哪知傅明华为了个下人不依不饶,甚至连这亲王妃平日遇大事时才穿的褕翟都穿出来了,咄咄逼人,以势压得人喘不过来气。

    “昨夜带走我的奴婢是金吾卫中的谁?我昨夜遣出家仆,为的是邀人赏我府中名画,如今王爷虽然不在洛阳之中,但我依旧是皇室之媳,莫非有谁瞧我妇孺,有心想要欺我不成?”

    傅明华走了两步,转过身来,冷笑着望着面前这一干站着的刑部众臣,神情严厉:

    “立即将昨日当值的金吾卫带来,我有话要问!”

    众人被她气势所慑,一时间不敢出声。

    刑部侍郎卫品楮又早知她要来,一早便躲开了,刑部尚书更是借口调查凌少徐之死,避到了大理寺,此时诸位大人躲的躲,闪的闪,留了陆长元在此处被傅明华喝斥得面红耳赤,火冒三丈却又得咬牙强忍。

    “您到底想问什么话?不过是个家奴而已……”

    傅明华听到陆长元这话,先是笑了出声,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笑得眼角泛泪。

    陆长元脸色铁青。

    卫品楮临走之时,曾吩咐过他,秦王妃若来要人,允她便是。

    不过是个下人,扣不扣留无伤大雅,原本就是为了讨好容涂英而已,如今人在刑部呆了一宿,出来不会有完好的,可是陆长元不甘心,傅明华越是想要人,他就越发想起落入了秦王手里,怕是如今早就死了的陆怀陈。

    当日他的怀陈落进燕追手中,不知受过多少折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凭什么秦王府的奴仆落入刑部之中,还能被傅明华轻易的带回去?

    此时傅明华的笑声里带着对他的讥讽,他眼睑抖了又抖,后槽牙亦是紧紧咬住,好半晌忍不住要再问话时,傅明华才止了笑,目光落在他身上,以极缓极折磨人的速度将陆长元从头看到脚。

    看得十分仔细,那种目光里带着高高在上的轻蔑,仿佛十分瞧不起他,把他看低到了尘埃里。

    “陆大人,才过去多少时间,你就轻而易举说出了这几个字。”傅明华收了笑意,学着陆长元的语气:“不过是个家奴而已……”她嘴角边含着笑意,说出口的话让陆长元如坠冰窖里。(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