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三十七章 仇冤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陆长元神情淡淡,看了扶在婆子怀中,要死不活的碧云一眼:

    “王妃见谅,昨日因忠信郡王府凌四郎君之死,全城戒严,皇上下令全城禁严,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您谅解,不要难为了下官们。”

    他双手作揖,嘴里凉薄的说道:“捉拿宵小,保护皇上,此乃下官职责罢了。”

    傅明华听了这话,看着碧云,怒极反笑:“陆大人的意思,是我还要该赞你尽忠职守了?”

    陆长元没有说话,任由碧蓝等人怨恨的瞪他。

    “我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要来有往,陆大人今日举动,也不怕来日我的奴婢身上所受的伤,将来一一报应到你妻、弟身上。”傅明华说到此处,抬眸看了陆长元一眼,自己兴许是提到了许氏及陆长砚,触了他逆袭,他脸颊肌肉那一瞬间紧绷,凶相毕露。

    傅明华拿了帕子掩唇,笑了一声:

    “这里太脏,走了。”

    众人小心翼翼扶起了碧云等人,在傅明华带领下,自刑部一干人等面前扬长而去。

    “陆大人,现在如何是好?”

    刑部的官吏看了陆长元一眼,他还沉浸在傅明华临走之前所说的话中,脸色阴睛交错,好半晌之后才回过神,吩咐道:

    “将此地清扫,各归其位就成了。”他拈了拈手指,半晌之后才跟着回到了刑部大堂。

    秦王府里,余嬷嬷正在为傅明华把脉,薛嬷嬷则是在为碧云治伤。

    她是昨夜出去的人中,伤得最重的。

    金吾卫的人有人认出了她来,知道她是傅明华身边得宠的大丫鬟,通报了司刑郎中陆长元,昨夜给了她不少苦头吃,好几样刑办的工具都用上了。

    她倒也硬气,紫亘红着眼眶进来回话:

    “碧云舌头都咬烂了。”

    可想而知昨晚受了多少苦头,她是怎么样强忍下来的。

    幸亏傅明华今日去得早,再去晚些,怕是命都保不住了。

    傅明华咬紧了牙,只吩咐紫亘拨两个丫头去侍候碧云,自己则是摸着肚子,感觉头晕脑涨,心跳得极快,一时间仿佛气都要喘不过来。

    碧蓝为她按着一双小腿,想起今日陆长元的那张脸,恨恨的道:

    “姓陆的还是个读书人。”

    “不着急,慢慢来。”傅明华眯着眼睛养神,缓缓动了动指尖,碧蓝咬了咬唇,才刚应头来不及说话,外间就有人进来传令,说是宫里崔贵妃病了。

    昨夜里崔贵妃淋着风雨,在宣徽殿前跪了许久,才为她求来了一队五百人的骁骑军守卫,只是回了蓬莱阁,人却就倒了,昨夜里一宿都不得安宁,却叮嘱宫人不能来通报她。

    傅明华听了这话,眼眶发热,前来传信的是静姑派来的嬷嬷,见她脸色惨白的模样,便安抚她道:

    “娘娘说了,如今正值多事之秋,您要好好的,派了奴婢来知会您,不是为了让您赶进宫中,只是担忧您不知内情,却被别有用心的人传递了消息给误了。”

    屋里碧蓝等人俱都忍了泪水,余嬷嬷握了傅明华的手,点了点头:

    “您不能再这样了。”怀孕到现在,原本肚子大了,就该好好休养,可偏偏这两日间却发生了这样多事,使她不得安宁。

    “奴婢出宫前,娘娘特地叮嘱过,知道您肚子大,这两日又定有事情要忙,宫里的事儿您不要担忧,有人嚼了什么舌根也不要相信就是了,好好保身子,您好了,娘娘心里舒坦才会好得快,若是您出了个什么差错,娘娘才会跟着担忧的。”

    宫里的嬷嬷放软了音调,傅明华透过她那张带了些讨好、紧张的脸,仿佛看到了宫里崔贵妃说这话时的情景一般,顿时咬紧了牙,好一阵才点头:

    “我知道了,回去秉告娘娘,好好将养身体,麻烦已经解决了。”

    嬷嬷不明就里,但仍是应了一声,才随碧蓝一道出去取了赏钱,回宫覆命去了。

    凌少徐之死仍在如火如荼的追查中,他死于府中,屋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只是血却洒了满地都是,大理寺中段正瑀等人每日查询秦王府中侍卫,这几日刑部大牢都要关押不下嫌疑犯了,西京里忠信郡王凌宪却假称奉密敕,领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路经太原,攻占定州反唐!

    他放榜公告天下,怒数大唐燕氏二十一条罪状,自号景帝,令兵镇守定州。

    消息传回洛阳,顿时令朝中哗然!

    近几年来,大唐并不算太平,先后有简叔玉、李彦辉等人谋反,可是此次并不一样。

    与前两者相较,简氏虽然也算是早有谋略,且雄据一方,不过简叔玉胜在年少,当日造反形势仓促,又自认为自己与吐蕃合作,算计得当,以为将燕追围困在涵谷关外,最终却命丧河东道。

    相反之下,李彦辉更是不如兴元府简家。

    当日李彦辉所谓的谋反,完全就是被燕追一手主导,最终死了都没能做个明白鬼,莫州及幽州等也就顺理成章的落到了燕追手上。

    可是忠信郡王不同,他老奸巨滑,在西京镇守多年,乃是领兵丰富的老将,也算厚积薄发。

    此人心狠手辣,为了顺理成章起事,还将亲生儿子送至洛阳,枉送了性命。

    从他假冒圣旨,占领定州来看,此人也确实是极有眼光。

    定州位处要道,恰好卡在河东道洛阳与幽州之间。

    幽州北面乃是异族,南面通向河东道,西面则是太原府连通西京,东面则是靠沧州、渤海。

    凌宪此举,便相当于切断了大唐与幽州之间的往来,将幽州逼于孤立无援的境地了。

    幽州乃是重地,也是大唐位于边关的一道屏障,一旦失去,到时凌宪收拾了幽州,转扑洛阳,到时就是嘉安帝调遣各地刺史领兵进洛阳勤王,到时也是悔之晚矣!

    朝中众人正为西京之事吵得不可开交,以容涂英一党的人称忠信郡王此举乃是因为其子一而再,再而三死于秦王手上之故,所以此次凌宪造反,燕追亦有不可推卸之责。

    战事如今一起,容涂英一开始的想设计将燕追逼回的打算自然便落空了,但此时的他则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