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三十九章 挖坑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也就是说,忠信郡王府总共兵力大约在四万五至五万五之间,再多亦不会超过,这个数目还包括了西京老弱残兵。

    不知为何,容涂英听到此处,却总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皇帝看似漫不经心,却将诸事牢记在心中,一句话便点出要害了。

    “凌宪领三万精兵攻占定州,那么西京里,便有一万五至两万的兵力了。”除开老弱病残,西京留守势力最多不过一万五。

    容涂英一听这话,就感到大为不妙,眉头皱了起来,猜测着嘉安帝这态度,怕是有意开战,莫不是想要趁凌宪不在西京,将其老窝端了。

    若如此一来,到时凌宪的这一招攻入定州,深入陷地,便化主动为被动,是真正的被困在其中了。

    他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该使人给凌宪报信,若必定要战,亦要将将领换成自己人才成,却听糟杂纷争之中,王植岁大声的喊:

    “皇上,臣有本奏!”

    嘉安帝动了动手指,抬起了头:“准。”

    “皇上,臣要弹劾同平章事兼兵部侍郎容大人,借为太后修建禅寺之机,大肆贪污舞弊,收揽国库钱财为自己所用!”

    一言即出,便惊四座!

    众人都有些吃惊的转头望着王植岁,大多都在认为他发疯了,胡乱咬人!

    众所周知,容家之富,乃是世家百年所积累出来的,说句不客气的话,世家之富,就连皇室也不一定能比得过!

    容涂英身为容氏之人,此时王植岁却弹劾他贪污,不少人听了这话,都不由笑出了声来。

    表面上容涂英也跟着在笑,心里却是生出杀意来。

    他有些后悔没有早些将王植岁斩草除根,以至留下这么一个祸患来。

    大唐对于弹劾官员有规定,可不论哪种规定,御史台都不在其中。

    御史台有监督百官,弹劾丞相的权力,此时王植岁哪怕弹劾容涂英的名头众人看来十分可笑,但依旧是引起了嘉安帝的注目。

    高高的龙椅之上,嘉安帝的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他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一个善揣磨帝心的聪明人了!

    “哦?”

    皇帝拉长语调,问了一声:“可有人证物证?”

    他的手指轻点,仿佛要将每一个之前说不战要和的人点数记在心中,王植岁就笑道:

    “有!皇上,自容大人上书修建禅寺以来,百姓怨声载道,徭役繁杂,光是区区一个禅定寺,至今为止,便已召劳工十万余,各地尽皆赶往洛阳之中。如今正值用人之际,凌宪谋反在即,容大人此举可说于国于民皆为不利的。”王植岁手捧象笏,对于苏颖等人看过来仿佛要吃人似的目光视若无睹:

    “如今正值六月,乃是农忙之时,远者五六千里,奔至洛阳之中,一人服役,举家便废,一年收成,化为乌有。除此之外,修建禅寺,耗资不菲,从建寺至今,不足月余,同平章事容大人却着实是花费流子如流水,实在是令臣痛心疾首!”

    王植岁拍打着胸口:

    “皇上登基至今,勤于政务,爱民如子,减徭役、税赋,国库之中,每一分税收来之不易。”

    他一张嘴能说会道,直将苏颖等人说得瞪目结舌,王植岁仍舌如莲花:

    “俗语有言,赚钱犹如针挑土,花钱好似浪打沙,容大人花使着国库的银两,似割他人之肉慷他自己慨。工匠之中,曾有人言,道容大人出手阔绰,每见工匠,便搬出一筐一筐铜钱,还言道:‘只要尔等建了禅寺,令我心满意足,其间这些铜钱,随尔等抓走。’。”

    他压着嗓子,学容涂英平日说话的作派,那副模样令人发笑。

    朝中李辅林等人将头低了下去,强忍着没有勾了嘴角。

    嘉安帝看着王植岁故作姿态的样子,翘了翘嘴角,却没出声打断他的话。

    倒是容涂英一党,听了王植岁这话,气得浑身直抖,高辅阳厉声喝斥:

    “王大人,你休要胡说!”

    “皇上,如今事关社稷江山,正值用银子之际,若您不信,只消遣了人,打开国库查看,再查容府,必能查出赃物!”

    王植岁拱手高呼。

    容涂英笑了一声:

    “我既未犯错,又未被抄家,王大人口说无凭,又凭哪条款,要搜我容府?”他脸上虽是带了笑,可眼中神色若能杀人,此时怕是王植岁已经满身都是血窟窿。

    王植岁嘻皮笑脸,一把年纪却不顾颜面,与御史台中其他性情严厉的官员相较,他简直不成体统。

    “此事自然是由皇上定夺。”

    朝臣之中,李辅林出列:

    “容大人,王大人说话虽有不中听之处,但容大人此时召各地男丁服徭役,却是不争事实,都有登记在册的,莫非大人就想抵赖不成?”

    容涂英此时可算是看了出来,这帮人分明就是要来找他麻烦的。

    他轻轻以上下齿轻咬了一下舌尖,想起凌少徐被人刺死当日,好似秦王府时那位秦王妃曾召过李辅林等人前去。

    自己倒是小看这傅氏,也不知她使了什么样的方法儿,竟逼得李辅林这老儿拼着撕破脸,也要想咬他一口了。

    可事已至此,这些人只是做无用功,李辅林等人既要跳出来,他也不惧,到了这样地步,他勾了勾嘴角,缓缓就道:

    “确有此事,可修禅定寺,乃是皇上亲口应允,臣不过是食君之禄,为君分忧。当时世道太平,既未发生忠信郡王府凌少徐之死一事,也自然没有后来凌宪反叛之举了。”他说到此处,慢慢抬起头来:

    “又与我有何相干呢?”

    李辅林早知他不会认错,便眯了眼睛道:

    “哪怕没有凌宪谋反,容大人也该体恤百姓劳苦。”

    陈敬玄也点头:

    “如今正值六月,田里作物收成之时,修建禅寺,乃是苦了百姓,与皇上爱民之心,乃背道而驰的。”

    他几人你一言我一语,容涂英渐渐有些不耐烦,一双英眉皱了起来:

    “百姓无事则骄逸,劳役则易使。”(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