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四十章 陷井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李辅林与陈敬玄交换了个狡黠的眼神,不再出声。

    龙椅之上嘉安帝听闻此言,冷笑出声:

    “上明此时是在教朕要如何治国?大胆容涂英!”

    天子一怒,群臣惶恐。

    容涂英当众受到喝斥,连忙跪下来时,脑海中还未反应过来。

    半晌才回过神,自己似是被李辅林等人绕了圈子,掉入了坑中。

    哪怕他野心勃勃,可要如何治国,终究是嘉安帝的事儿。

    如何御使民众,亦是嘉安帝才能做主,不是他可以指手划脚!

    可他一时不察,被李辅林等人揪着小事不放,说错了话,皇帝龙颜大怒,重重将放在手边的奏折劈头盖脸朝他掷来了!

    龙椅之上,皇帝手撑漆了金的椅子扶手,目光中寒光闪烁。

    “臣有罪,皇上息怒。”

    容涂英伏倒在龙墀之上,此时吃了李辅林等人的亏,心中杀意翻滚。

    好在他能忍善谋,当机立断低头便认错。

    “皇上,求您看在臣以往办事尽心尽力份上,饶了臣一时狂妄之错。”他哀声祈求,心中杀意更浓。

    嘉安帝怒而起身,借此时机,大声就道:

    “暂停修建禅定寺,各地前往洛阳百姓暂留洛阳之中,盘查国库花费……”说到此处,嘉安帝森然看了王植岁一眼:

    “王卿,若此次盘查有误,容涂英若是清白,你欲如何?”

    王植岁毫不犹豫就道:

    “臣愿脱去这身官袍,摘下头顶梁冠,听凭发落!”

    他竟如此破釜沉舟,苏颖等人有些意外的看他。

    跪在地上的容涂英咬紧了牙关,握了手掌,狠声就道:

    “皇上,既如此,臣亦愿大开容府之门,以证臣清白!”

    嘉安帝嘴角微微勾了勾,振臂一指:

    “既如此,上明还不起来?”

    容涂英脸一红,胸膛起伏,谢了罪之后起身,定定看了王植岁一眼,将今日这笔债记在了心中。

    到了此时,容涂英哪里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秦王一党计算呢。

    嘉安帝说了这话,又责令御台大夫余忡及中书令杜玄臻共同办理此事。

    因今日弹劾容涂英的乃是御史中丞王植岁,因此他也一并查探此案,务必要将修建禅定寺的账算个清楚。

    商议完正事,嘉安帝脸上现出乏色。

    皇帝起身时,黄一兴高喊:“退朝……”的声音响起,众臣恭送嘉安帝离去。

    王植岁与李辅林几人交换了个眼色,笑眯眯的朝容涂英走了过来:

    “容大人,高风亮节啊!”

    他之前才给容涂英挖了个坑,此时还有脸过来说话。

    苏颖扶了跪在地上的容涂英缓缓起身,阴测测的看着他。

    “容大人性情如松菊,为证清白,宁愿让皇上自行搜查容府,此等行为举止,臣等自愧不如,容大人实在乃我辈楷模呀。”

    李辅林嘴角边含着笑意,捻了捻胡点头,一旁陈敬玄、王秋甫、汪宁等人亦是齐声拱手:

    “佩服佩服。”

    高辅阳脸色阵青阵红,容涂英笑着望了几人半晌,最终才将目光落到了王植岁身上:

    “既然如此,王大人可要搜查仔细了,否则若是查不出好歹,数十年苦读怕是毁于一旦,功名路便要止在此时了。”

    王植岁笑着说道:

    “多谢大人提醒。”

    “哼!”御史中丞郭世伦冷哼了一声,容涂英以舌尖顶了顶上颚,笑着伸手一弹衣袍:

    “我们走。”

    一干人围了上来,跟在他的身后朝殿外走去,众人围在了李辅林身侧,李辅林含笑着看着容涂英离去的背影,眯了眯眼睛,嘴唇动了动:

    “这老贼要狗急跳墙了。”

    他声音仿佛含在唇边一般,旁人听不大清楚。

    朝中众臣接二连三离开,杜玄臻笑了笑,也准备转身离开,嘉安帝身侧服侍的内侍省黄一兴的弟子程济却匆匆跑来,眼睛在殿中看了一眼,才欢喜道:

    “杜相公仍在,窦大人、许大人都在,皇上召您们三老前往宣徽殿议事呢。”

    杜玄臻听了这话,自然便跟了程济上去,王植岁看了三省令背影一眼,问道:

    “李大人,王妃交待的事,已经办妥。”

    上一回傅明华召见诸人,让几人弹劾容涂英,打乱其步骤,只是王植岁皱了皱眉:

    “下一步又该如何是好呢?”

    李辅林将象笏塞入袖口,看了入了随程济入了内阁的三省令一眼,眼中露出野心勃勃。

    “可曾见到姚释了?”

    说到这个话,陈敬玄脸色阴沉,摇了摇头:

    “没有。”

    几人步出大殿,朝待漏院行去:

    “不知容涂英使了什么方儿,将段正瑀哄得死心踏地,大理寺被他看得极严,在这样的时刻,容涂英更是有过交待,就连洪少添想方设法,见是见到了姚释,却没办法与他说话。”

    洪少添乃是大理寺少卿,若是连他都想不到办法,怕是段正瑀当真是铁了心了。

    李辅林眉心紧皱:

    “如此一来,便唯有先依秦王妃之令,见机行事了。”

    王秋甫看了王植岁一眼:

    “只有先苦你了。”

    容涂英今日敢说让人搜拿容府,就证明其必有退路。

    今日朝堂之上,王植岁将话说得太满,怕是这身官袍,他要脱下来一段时间了。

    门下左侍中王秋甫与王植岁乃出身同宗,都是出身琅琊王氏一族,只可惜世族遭打压多年,不成气候。

    此时王植岁倒霉,王秋甫脸色严肃,有些担忧。

    反倒是王植岁听了他这话,‘哈哈’大笑:

    “无需替我担忧。”

    他话虽是这样说着,但是眼中依旧露出焦虑之色,他早将容涂英一党得罪得很狠,容党恨他入骨,今日又煽风点火,给容涂英下了个套。

    若他丢官,容涂英必不会饶他的。

    众人叹了口气,朝里容氏实在是太嚣张了。

    “秦王英明神武,圣心所属,如今诸位也是看在眼中。”王植岁眼里露出狠色,“既然早选择了此路,便由不得咱们再后悔。”

    燕追若事成,将来在场众人必是居功至伟,就如傅明华所说,燕追必不会亏待众人。(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