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一尺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容涂英垂手而立。

    只要王植岁不是死在他的府中,燕玮要如何,自然也就随她。

    王植岁今日遇着燕玮,有理说不通,一火便打人,正心中思索着法子,外头有人传话,说是黄一兴到了!

    黄一兴一来便传嘉安帝旨意,冲王植岁怒声喝斥,说他冒犯容家,并令王植岁即刻入宫回话。

    “王大人,跟老奴走吧。”

    黄一兴传完嘉安帝口喻,笑眯眯的看着王植岁:

    “可不要让皇上等急了!”

    仿佛嘉安帝因为容妃之泪,而迁怒了王植岁一般。

    容涂英目光微闪,一旁燕玮还满脸不快,只是嘉安帝要人,也没有哪个敢争抢的,王植岁只得抱手称是,心中有些忐忑不安。

    嘉安帝的态度令人寻味,只是事已至此,开弓没有回头箭,唯有只盼真如傅明华所说,今日苦难,来日必有福报就是了。

    他跟在黄一兴身后,又想起傅明华交待,说今日他定会无功而返,只是走时必定要威胁容涂英一番。

    目前为止,事态尚在傅明华把握之中,他想了想,又站直了身体:

    “容大人,下官有话要与您说。”

    说完,不等容涂英反应过来,他大步上前,靠近了容涂英,以只有两人能听得到的声音小声的道:

    “容大人,当日秦王殿下为您观相之后所说的话,您还记得吗??”

    他‘嘿嘿’的笑着,容涂英登时想起了元岁那日,嘉安帝设宴麟德殿时,自己与王植岁起了口角,后来燕追进殿,曾戏说他命中子数成单。

    当时话里便透出杀意,似是有意要杀他儿子性命一般。

    容涂英扬了扬眉,大有深意的看了王植岁一眼。

    王植岁瞧他神情,就知他必是也想起了此事,又道:

    “王爷相人一向很准,容大人,您有两子,近来可要小心啊,人心不古,令郎哪日行事嚣张,万一便遭了阎王爷惦记呢?”

    容涂英听到这些,不由放声大笑:

    “事到如今,王大人还有闲心管我的事?”

    他笑意吟吟,仿佛并没有因为王植岁的话而动怒,反倒提醒道:

    “皇上召王大人入宫,想必王大人也无法再搜我这陋室了。”容涂英说完,伸手抖了抖袖口:“倒是我早说过,王大人鼻现赤筋,印堂发黑,要小心哪。若你大难不死,将来我这容家,再任你搜拿。”

    说完,转过了身去。

    王植岁笑了笑:

    “下官只是好意提醒罢了。”

    容涂英没有作声,看着黄一兴领了王植岁离开,又送了余忡等人走,还让宫里抱言、抱语二人将云阳郡主也带回了郡主府,等人一走光,他扯了腰间玉绶,重重的就掷到了地上,脸现阴狠之色:

    “死到临头了,还敢来威胁我?”

    那玉被他以大力掷到地上,‘哐’的一声便摔得四分五裂,容涂英大步进屋,容大老爷与容三老爷相互看了一眼,忙就跟了进去。

    屋里容涂英已经不像刚刚怒形于色了,眼神意味深长,嘴角含笑,仿佛之前怒火中烧的人不是他一般。

    容大老爷看他前后判若两人的表现,不由就问:

    “上明,王植岁与你说了什么,竟使你如此大怒?”

    容涂英性格内敛深沉,还是头一回发如此大的火。

    两兄弟自然心中担忧,怕是王植岁拿了他的什么痛处。

    容涂英听着容大老爷问了此话,不由就笑:

    “大哥认为我发了怒吗?也罢,本来就是做给人看的。”他目光平静看了容大老爷一眼,直将容大老爷看得毛骨悚然了,他才将头低了下来,接过一旁下人奉来的茶水,喝了一口才道:

    “去唤容顾声前来。”

    下人领命前去,他搁了茶杯:

    “王植岁临走之时,威胁我想要我儿子的命罢了。”

    容大老爷一听这话,登时火冒三丈:“他敢!”

    容三老爷亦是愤愤不平。

    倒是容涂英神情平静,眼里带着令人不寒而粟的微笑:

    “如此也好。”说完这话,他温声道:“秦王想要容顾声的命,我就送他。”

    他弹了弹指,这话说得漫不经心的,却将容大老爷及容三老爷吓得直抖。

    “七郎……”

    容大老爷听清了他说的话,一细想他话中的意思,不由大惊失色:

    “你只得两子,顾声他……”

    容涂英皱了眉,伸了手止住了容大老爷接下来要说的话:

    “大哥,你年纪不小了!”他平静的开口,神情温和,那目光看得容大老爷不敢与他对视,低下了头:

    “凡事当以家族为重,区区一个庶子算得了什么?”

    洛阳城外还有一批银两没有运送,他还在泛愁怎么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这批银子送走,如今瞌睡来了,正好有人便递枕头。

    燕追若是沉溺于昔日两人口角恩怨之中,想要以这样的小事来打击恶心他,那么他便如了燕追意就是了。

    送个庶子给他,牵引住洛阳燕追势力,到时调虎离山,银子何愁运不去河东并州?

    他笑得温和,嘴里说道:

    “将来事成,何愁容家子嗣不丰?以大事为重!”

    容大老爷兄弟二人便唯有面面相觑,再说不出话来了。

    宫里王植岁心里担忧,只是却有话不好问黄一兴,进了内阁门,黄一兴伸了手:

    “王大人,皇上正在宣徽殿,待老奴前去传话。”

    王植岁点了点头,黄一兴年纪不小,此时跑了一趟,也觉得颇为吃力,两个内侍尽心尽力扶他进去,不多时宣徽殿中便有内侍出来,说是嘉安帝宣他。

    杜玄臻等人此时才将走不久,穿了绡纱袍的皇帝正伏首案前,翻阅着大堆的奏折。

    一时间王植岁只能听到笔走纸张上时‘沙沙’的声响,他跪在下首,半天也不敢发出声音来。

    皇帝抓紧了时间,将面前一堆折子处理了。

    他是一个勤劳的君主,事必躬亲,对朝臣尚好,对自己则绝不宽容。

    才不到五十的年纪,可是嘉安帝劳苦多年,两鬓已现花白头发。

    王植岁跪在地上腿脚发麻,心中正忐忑难安,那头黄一兴换了衣裳进来,为皇帝奉了杯茶。(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