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四十九章 忠诚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放得稍凉了些,傅明华咬了一口,外间传菜的丫鬟就又到了。

    绿芜再出去呈进来,这回是水晶饭以牛酪浆调和,放入金提缸中,沉入水池,等入凉了再取出。

    此时六月,吃它恰好不过。

    只是薛嬷嬷看绿芜拿碗盏去呈,便伸手挡她:

    “太凉,不可贪食。”

    那水晶饭以熬得雪白的浓汤配粟米、薏仁熬煮,配以精致脯脩调味,起锅之时洒绿葱,让人一看便食指大动。

    绿芜应了一声,盛了小半碗,便停下了动作来,傅明华先吃了两口玉尖面,还未动那水晶凉粥,外头碧蓝便进屋里来了。

    她看了面前的情景一眼,默不作声先净了手才走到傅明华跟前服侍。

    直到吃了八分饱,傅明华才搁了汤匙,接过碧蓝递来的帕子压了压嘴角,问了一声:

    “打听到了什么?”

    她一见碧蓝匆匆进来,便猜着有事发生了。

    只是碧蓝碍于她在用膳,不便打扰罢了。此时她才将一吃完,开口问了话,碧蓝才递上一杯热茶,神情严肃:

    “王妃,王植岁被打了!”

    近来王植岁正在弹劾容涂英,前些日子还曾派了其妻徐氏前往王府,明眼人一瞧就是知道他与傅明华有些往来纠葛的。

    此时王植岁被打,碧蓝恐怕傅明华也要遭连累,听到消息之后急急忙忙就赶来向傅明华报信了。

    哪知她这话一说出口,傅明华脸上却不见惊讶之色,反倒吹了一口茶汤,小小口的饮着,那姿态优美,不慌不忙的,看得碧蓝都有些傻眼了。

    “您……”

    “急什么。”几口热茶下肚,恰好便填满了肚腹,使得浑身都舒爽起来了。

    傅明华放了茶杯,看了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碧蓝一眼,笑着斥道:

    “我早猜到了。”

    她曾一早就提醒过王植岁,会吃些苦头,却不是什么致命的伤,皇帝的举动只是越发证明了她的猜测罢了。

    嘉安帝打了王植岁,实则是在保他的命,同时也是在向她透露一个信息,那就是皇帝确实是站在燕追这方,且是早有安排的。

    王植岁早前不明就里,怕以为自己的提醒,是在暗指他弹劾了容涂英之后,将来容涂英有可能会弹劾他罢了。

    碧蓝听到此处,不由瞪圆了一双眼睛: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得了皇帝传递的消息,从而也证明了她之前猜测十有**怕是真的,心中一颗大石才真正落回了原处。

    傅明华笑着摇头:

    “我指的王植岁要吃苦头,是指皇上会借此事做文章。”

    其间内情,一时片刻也是说不清楚的,她含着笑意向碧蓝道:

    “你且瞧着就是了。”

    “可是,皇上迁怒了王大人,难保不会迁怒于您。”碧蓝仍是担忧,傅明华则是笑道:

    “尽人事,听天命。”她已透过王植岁,向皇上表明自己忠心,虽有谋划,但处处是为了燕追着想。

    秦王府当日遭逢大难,哪怕她有所动作,也不过是因为形式所逼罢了。

    皇帝是个聪明人,他应该是能想得通的。

    话音刚落,外间便有婆子隔了雕漏屏风,大声的回话道:

    “娘娘,宫里来了人,传皇上旨意的。”

    傅明华愣了一下,碧蓝脸色‘刷’的一下变得雪白,显然是想起了自己之前说的话,忙服侍了傅明华起身,换了衣裳来到外间时,传令的孙固已经等了好一阵了。

    皇帝要求她前往护国寺,为太后祈冥福,且一刻都不能再在洛阳逗留。

    孙固将皇上口喻传完,有些同情的看了挺着大肚子的秦王妃一眼,尖声尖气道:

    “娘娘,皇上有令,您且早些时候动身吧。”

    他与崔贵妃宫中的内侍杨复珍交好,知道崔贵妃最是护着傅明华,不由又轻声道:

    “奴出宫时,曾向义父询问过,皇上气性不大,兴许隔个三五日,您便又回来了呢?”

    傅明华缓过神来,点了点头,吩咐脸色惨白的碧蓝:

    “拿个荷包,使孙固喝杯茶。”

    碧蓝应了一声,取了袖口里一个锦袋出来,递了过去,孙固犹豫再三,仍是接过了荷包,才在府里人恭送下出去了。

    “如今您身怀有孕,都这样大月份了,实在是不宜长途奔波……”

    紫亘忧心忡忡的,脸上露出担心之色。

    “实在没想到,容妃这一跪,竟有如此本事。”使得皇上大怒,打了王植岁一顿不说,还让人将傅明华也赶出了洛阳。

    她生产在即,怀的还是秦王子嗣,如此大腹便便,偏偏嘉安帝却令她即刻出洛阳不说,还要前往护国寺为太后祈福,不能再沾荤腥。

    银疏提及此事,眼泪便流了出来。

    薛嬷嬷也有些担忧。

    近来傅明华胎象不稳,随时都有可能发作,这个时候出门,实在是十分危险的。

    更何况容涂英有反心,为人心狠手辣,外间又哪有秦王府守卫森严呢?

    这一离了人,府中无人主持,朝里情况如何不得而知,秦王府无人主持,怕是容涂英会更加嚣张,而傅明华还得顾着自身情况。

    “唉。”

    余嬷嬷叹了口气,挥挥手:

    “皇上下了旨,不要多说耽搁时间了,天色不早,若再耽搁下去,怕是今日到不了护国寺了,快些收拾行囊,之前准备的生产所需之物、药材等也要带上。”

    碧蓝几人含了眼泪应声而去,屋里人愁云惨雾,满脸苦色,傅明华捂着肚子,却是轻声的笑了出来。

    她伸手摸了摸腕间,那里以丝绳挂了个小巧的荷袋,里面装着当初太后所赏的玉蝉。

    当日太后她老人家神机妙算,怕是早就料到了这一遭。

    郑太后临死之前,拖着病体,却仍费心尽力为她打算,担忧她的将来,为她挣出了这一份生机,死前都不得安宁,傅明华叹了口气,眼眶微湿,看着宫中文思院的方向:

    “这个恩情,教我如何还报?”

    斯人已逝,恩情却在,念及她老人家一番苦心,傅明华眼眶发烫,实在是心中感动,却说不出话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