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五十章 鱼饵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薛嬷嬷扶了傅明华坐下,看到她眼中的水意,只当她也是在担忧,便劝她道:

    “您想开些,就如您当日与李大人等人说的话般,乌云总是束不住日月,苦难终有头,始终会过去的。”

    傅明华听她宽慰,便不由抿了嘴唇笑,一边取了袖口中的帕子擦泪:

    “我心里清楚,更何况此事是福是祸,还未可知。”

    如今洛阳这情景,分明就是即将陷入动乱里。

    嘉安帝要想镇压叛乱,将祸患一举消弭,还需得费番力气。

    此时就连皇帝自己都是这水中的饵,等着大鱼上勾的,他能将自己送出洛阳,怕是除了自己透过王植岁所表达的忠心之外,还有看在自己肚子中的孩子、已过世的太后所赐的玉蝉的份上,才将自己送到岸边,远离这漩涡的。

    总的来说,此时离开洛阳,必定是福非祸。

    “这……”薛嬷嬷听她这样一说,愣了愣,显然还没回过神,正要开口再问傅明华这话是什么意思,傅明华却吩咐道:

    “快些让人收拾了东西,既然皇上有旨,我们早些时候分批出城。”

    此时的容涂英必定已是孤注一掷,傅明华早前透过徐氏,吩咐王植岁今日哪怕事败,也要威胁他一番,也不知王植岁有没有照办。

    若是王植岁威胁了,容涂英说不定会趁此机会,想取自己性命。

    毕竟嘉安帝此时让她出城,除了将她送离漩涡,怕是还有另一层调虎离山,使自己引走容涂英一部分注意力,降低他戒备心的意思。

    她前一刻还在拿帕子擦泪,下一刻便将心中感受收得一干二净,又恢复了平日镇定自若的模样,仿佛之前流泪的人不是她一般。

    薛嬷嬷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又招呼着碧蓝等人快些收拾。

    “捡紧要的取,此次前往寺庙,衣裳首饰便少取一些。”

    傅明华说到这儿,又想起了一桩事:“让人将碧云也扶出,准备马车,带她一起。”

    众人虽对她的吩咐十分不解,但碧蓝等人对她十分忠心,闻听此言,也应了一声。

    首饰、脂粉等物既然少取了,只捡药材及养身的东西,速度便快了。

    孙固传了旨意不到半个时辰,府中已经准备妥贴,连马车都备置妥当了。

    容家之中,容涂英温和的看着自己的庶子,这是他的妾侍马氏所生,马氏当日只是岐王府中的一个姬人而已,酒席之间劝酒助兴,春风一度后,岐王有成人之美,将马氏送到了容府里。

    她为容涂英生下了第一个庶长子,当年的郑国夫人在生时,仅生了一个容三娘而已。

    容涂英表面性情温和,可是在外嚣张无比,连四姓之一的青河崔氏长房长子崔四郎都敢一言不合便动鞭子的容顾声,此时在容涂英面前却乖顺异常,仿佛见了猫的老鼠似的。

    他容貌肖似其母马氏,眉眼潋丽,只是一双眼中却全无男子刚毅之色,反倒躲躲闪闪的,惹人不喜。

    容涂英皱着眉看了他一眼,他弯着腰砣着背,一袭绫袍穿在他的身上,不见半分气势。

    “顾声,我有事交待你。”

    容涂英缓缓开口,容顾声听到父亲说话,肩膀便缩了一缩,好半晌才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如今容家里谋的是什么事,我不说,想必你心中也是数的。”容涂英垂下眼眸,不去看儿子那张带了些紧张之色的笑脸,别开头去取茶杯:

    “今日王植岁胆敢闯我容府,虽说你姑母告状告到了皇帝跟前,可是据宫里有人回信传话,你姑母当时并没有见到皇帝的面。”

    此时的容涂英提起嘉安帝时,脸上不见半分尊敬之色,显得十分随意:

    “王植岁早前与秦王妃傅氏有过往来,其妻曾前往秦王府见过傅氏。如今皇帝责令傅氏出城,前往护国寺为太后祈福……”

    容涂英说到此处,端了茶杯,抬头盯着容顾声看:

    “我容家什么样的情景,你是我的长子,你应该心里清楚的。我要你带一队人马,伪装出城,将这傅氏首级取下,剖了她肚腹,挖了她胎儿,让人送回皇城里。”

    这样血腥、凶残的事,他说得轻描淡写的。

    容顾声光是听他提及,想到那样的情景,都觉得脸色有些发白,一时间冷汗涔涔,双手紧握,说不出一句话来。

    “父亲……”

    容顾声颤声的唤,容涂英静静的盯着他看。

    “父亲……”

    容顾声咬了咬牙,目光不敢与容涂英对视,想到要杀死一个人倒是不难,但如容涂英所说,要将其开膛剖腹,不知为何,他听着容涂英这样一说,却觉得浑身发寒,双股颤颤。

    “说!”

    容涂英皱了皱眉,看不上他这畏畏缩缩的样子,淡淡的喝斥了一句。

    “皇上,皇上既然令,令,令……她出城,可能会安排兵马护身……”

    被其父一喝,容顾声浑身重重一抖,嘴里说了这些话,容涂英便脸色阴沉,手里的茶杯重重的掷到了地上。

    ‘哐’的一声,茶杯摔得四分五裂。

    里面滚烫的茶水洒了出来,有些洒在容顾声脚背之上,烫得他脸颊抽搐,他却不敢喊疼。

    容涂英看了一眼手背上被溅出来的几点茶水,用空余的一只手抽出袖口中的帕子,斯条慢理的擦拭干净,嘴里阴声的斥道:

    “没用的东西!”

    一句话让容顾声脸色青白交错。

    他话中的轻蔑显而易见,容顾声才将十七八,正值意气用事之龄,这会儿哪里经得起容涂英用这样的语气来激他。

    一时间他只觉得浑身血液直往脑海里冲,容顾声想也不想便道:

    “我,我能办到的!”

    他努力挺起胸来,容涂英眼里露出讥讽之色,却是作出很欣慰的样子,点了点头,放软了语气:

    “那就好。要做我容家的人,缩头露尾,可是不成的。你现在即刻点人,杀了傅氏之后,令人以飞鸽传信。”

    容顾声得了父亲夸奖,忍了心中的慌乱,点了点头,容涂英才挥手:

    “你出去吧,莫要误了时辰。”(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