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五十二章 之计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几人挑选的是一片洛阳出城前往护国寺必经的一片密林,林间有野草荆棘丛,密密实实,人往里面一钻,便掩得十分严实,看不大真切了。

    容顾声手掌心中全是冷汗,眼神既兴奋又有些害怕。

    平日他倒算是纨绔,仗着其父名声,在洛阳之中也是横着走的角色,可是打骂人,逞逞威风的事倒时常有,杀人这还是头一遭。

    尤其此次要猎杀的对象又非同一般,这更是让他紧张。

    从出城到现在,他趴在林中,半晌心跳依旧如鼓捶。

    马车里傅明华坐的头一辆,出城之后,骁骑照傅明华的吩咐,前头的马车保护便少了,只有两个骑骁一脸不耐的走在前头,防备稀疏。

    后头坐着的碧蓝几人此时急得手掌心中全是冷汗了。

    最前方的马车只坐了傅明华一人,出了秦王府之后,几人眼皮便不住的跳,总觉得今日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

    之前傅明华阵仗如此之大,碧蓝也猜测着是不是路上要遇刺的。

    当年赵国太夫人崔氏七十大寿之时,傅明华出了洛阳城,也曾遇过一回刺杀,但当时的她福大命大,燕追及时赶到,替她将西京来的刺客赶跑。

    碧蓝那时因为被容三娘子推入洛水之中的缘故,伤了身体并没有随她一道前往。

    那年傅明华被刺杀一事她没有亲身经历,但碧云背脊上当时却留下了一道狰狞且长的伤。

    从那伤口,就可以看出当时情况的凶险了。

    可这一次傅明华坚持要这样准备,并且坐到了第一辆的马车上。丫鬟婆子不在身边,仅有一个碧蓝与她同乘一辆马车罢了。

    若真的有刺客杀来,前方只有两个骁骑在,身后的几辆马车拉了很长的队伍,装的不是行李便是下人,一旦有突发情况,大队骑骁则是在中后方,到时赶往前头都来不及了。

    碧蓝紧张得手握成了拳,掌心里汗水大股大股的浸出来,骇得面色惨白,心中暗自决定,若当真出事,她也要如碧云一般,哪怕拼着这条命不要,也要护傅明华周全的。

    只是碧蓝心中,对于能不能护得傅明华周全,是半点儿把握都没有的。

    前方就是密林,两个走在前头的骁骑高喝了一声,碧蓝身体绷得极紧,傅明华倒是十分坦然,坐得端庄。

    “不用紧张。”她甚至安抚了碧蓝一句,碧蓝扯了扯僵硬的嘴角,看了她的隆起的肚子一眼。

    若傅明华出事,她真是百死也难辞其咎了。

    可惜当年有人行刺,却有燕追来救,如今秦王却不知身在何方?

    傅明华看到碧蓝紧张的脸色,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自然也想起了当年的情景。

    当年毫无准备,甚至她根本没想到过忠信郡王府的凌世子会如此胆大包天,在天子脚下就行这刺杀之事,毫无防备,当时才被惊着了。

    她并没有碧蓝想像的那样柔弱,遇事也并不需要靠谁来救。

    燕追此时有他该做的事,自己也有自己该做的事来好好配合他。

    傅明华不屑于等着依靠,既然当初燕追拿她不是当玩物、摆设,并不愿与她相敬如宾,让她当个精美的摆设,而是真心真意要与她白首到老,还想方设法的要她的心,想两人心意相通,那么她自然也不愿装傻充愣、谨守本份。

    他们是夫妻。

    燕追想要这天下,她也该帮把忙,夫妻同心协力才好。

    她可以做的,并不只是任人算计拿捏的,容涂英若想从她身上下手,拿她开刀,那他就打错主意了。

    马车进了密林,四周茂密的树枝条纵横交错,将头顶大半阳光都挡住了。

    斑驳的阳光透过雕镂的窗格,洒落进车中,越发使碧蓝心中紧张了。

    周围只能听到前方马儿扬蹄时传来的‘哒哒’声,车轮滚动时发出‘咔咔’的声响,短短的几步路,碧蓝身上汗水却将衣裳都浸湿了。

    林中草堆里,容府撰养的私兵盯着马车,容顾声想要起身,却遭人一把拉住了。

    “怎么?”

    他打了个手势,皱着眉,脸现不解之色,小声的询问道。

    “这些马车一看便是有意放出,惹人注目的。”那拉住容顾声的男子小声的说道:“便如下饵钓鱼,最肥美的东西,一定是在鱼勾上。”

    “什么意思?”

    容顾声疑惑不解,扬头就问。

    那男子脸上露出几分忍耐之色,解释道:“秦王妃傅氏身份尊贵,临出城时,七爷曾有吩咐,此妇颇为聪慧,性情狡诈的。”他伸了左手,食指与中食并拢,指着前头方向道:“您瞧,傅氏出城前往护国寺,共备下了马车二十余辆,怕是如七爷所说,此妇人狡诈,早已猜出此趟出城不会太平了。”

    容顾声眉头紧皱,年轻的面庞上露出不耐之色。

    他并不想听这男子长篇大论的,说了半天,他全都听了却又没懂。

    眼见前头的马车已经走远了些,他想起容涂英的交待,既怕惊动了后头大批骁骑,到时使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又担忧杀不了傅明华,错过机会让她逃脱,到时容涂英怕是会以为他废物无能了。

    “前方骁骑不多,此时不动手,难道等大批骁骑赶来之后,你才动手,自寻死路?”

    他发了火,男人平静看了他一眼:

    “傅氏不一定会在这马车之中,若是此时贸然出手,打草惊蛇,只会坏了七爷安排。”

    容顾声一脸不服,说话功夫间,前方马车已经缓缓驶进密林,越发离众人伏脚之地更近了。

    “您瞧。”

    男子眯了眼睛:

    “傅氏既然猜出路途有诈,准备这样多马车,就是为了保命所用。”

    马车出城之时,据探子回报,总共有十辆,出城之时,大批骁骑各个守在最前头的马车之中,怕就是为了做给旁人看,为了证明傅明华就在前方马车里头。

    可事有反常即为妖,这些马车越发繁华,反倒极有可能是秦王妃摆出来的诱饵罢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