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五十六章 相扣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当日谁都以为容涂英做这些事,只是仅次于要将燕追逼回洛阳罢了,可他真正的目的,还是在此地等着。

    这批死士不逼出来,他是心中难安的。

    原本容涂英是准备想个方法,逼出这些幕后之人,可是嘉安帝放出了这个鱼饵,他自然便顺势为之了。

    今日王植岁临走之时,曾威胁过他,暗指容顾声性命堪忧。

    容涂英便将计就计,令容顾声前去追杀傅明华,自己再向姚释通风报信。

    哪怕一个妇人之死,可能暂时逼不了燕追,但姚释若知此事,必会派人营救。

    如此一来,燕追亲信死士便再也不是隐在暗处,而是现身明朗之中。

    到时容顾声死于这批秦王府手下里,他再借机起事,令全城禁严,向嘉安帝大肆哭诉,使洛阳十六卫所的人全城缉拿凶手。

    与此同时,他派出的人会趁洛阳城中各方势力尽皆被这些事吸引住注意力的时候,将那批银两趁机运往西京中。

    他做出的这一切,全是为了声东击西,运走银两罢了。

    傅明华究竟死与不死,他并不在意,只要能引走死士,趁乱将众人目光转移。

    王植岁不是受秦王府的人示意,想要容顾声性命么?自己如今送他这份大礼,只是不知将来燕追收得满不满意了。

    究竟谁是鱼,谁是钓鱼的人,现在尚且说不准,将来才能下定论了。

    姚释此时在大理寺中尚能得知外间消息,如此一来正中他下怀,也是如了他意愿的,他又怎么会发火?

    容涂英高兴还来不及了!

    他想起太祖曾对姚释的评价,不由又咧了咧嘴角:

    “智计百出?哈哈哈……”

    他所做的这些谋划安排,环环相扣,也不知几人能看得通。

    究竟谁棋更高一着,还得看结果。

    容涂英出了大理寺,只吩咐段正瑀让人盯牢姚释,若他安排了人手,出城之后,便立即令人通报他,他也好放消息出洛阳城了。

    这头容涂英前脚刚走,大理寺狱中姚释大声要求段正瑀放人:

    “我犯了什么罪,要被你段正瑀拘拿在大理寺中。昔年先帝在世时,曾允我这洛阳来去自如,我虽未入朝为官,可也不是你姓段的能随意拿捏的。”

    他大声叫喊,引得狱中一些关押的犯人都吵闹不休。

    报到段正瑀处时,段正瑀只是冷笑了一声:

    “当真是百闻不如见面,当日太祖如此推崇,认为百年少有的天纵之才,也不过如此罢了。”

    他皱着眉,想着之前姚释呈口舌之利所说的话,心中不免对他更看轻了几分。

    只是容涂英早前有过交待,段正瑀心中虽然烦腻姚释,但仍吩咐身边人:

    “盯牢他一些,若他与谁有过照面说话,都报与我知晓。”

    牢中姚释喊了半天,又急躁走来走去,仿佛心中十分烦闷似的。

    只是段正瑀的人不耐烦过来喝斥了他离去之后,姚释才勾着嘴角微笑了起来。

    之前容涂英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心里清楚,他沉吟了片刻,眼里仍是有些担忧。

    听容涂英的口气,他必是派人追杀过傅明华的,如今这样的情景,嘉安帝令傅明华出城,除了有将她摘送出这漩涡的意思之外,怕是还有一层意思,是想拿傅明华作饵,使容涂英上勾。

    如今傅明华已经有孕八个月,却卷入这危险中。

    只是不知为何,姚释心里又隐约觉得傅明华并不会出事。

    她那么镇定,又很聪明,从当日出事之后,不慌不乱,召集李辅林等人,稳住局势,还指使王植岁反咬了容涂英一口,便可以看出燕追并未娶错人。

    王植岁当日上的折子大有深意,姚释猜测傅明华怕是也推算出容涂英的打算了。

    若她知道容涂英有笔银两存在禅定寺,她当日又曾猜到燕追就在禅定寺中,那么会不会,傅明华也借此机会,想配合燕追,将容家的家底一举搬空?

    想到此处,姚释又原地走了几步,心里其实隐约还是担忧她会出事的。

    她怀孕八月,腹中有秦王嫡长子,燕追对她爱若至宝,若她出事,依燕追性情,后果还不知如何。

    反倒也是顺势为之,不过是早就谋算好了与人里应外合,姚释想到此处,又大声吵闹。

    吵闹声再一次吵得狱丞又来喝斥,只是他吵闹极有规律,喊三声便歇上一歇,时间一长,引来一个狱丞,拍打着狱门示意他安静时,姚释便小声在他耳边,将情况说出。

    这头狱丞离开之后,去见了大理寺少卿洪少添,那厢便有人报与段正瑀知道了。

    段正瑀得知这情况,冷笑了两声,让人跟紧了洪少添,知道他曾悄悄乔装打扮见过姚释一面,随即出了大理寺,段正瑀这才想起容涂英的吩咐,连忙让人知会容涂英去了。

    容涂英回到容府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才将换了衣裳洗过脸与手,正逗弄着府中养的一只白鸽,听得段正瑀派人来回的话,便勾了勾嘴角,拍了拍鸽子。

    那鸽子被驯养得温顺,深知主人心意,随即振翅而起,冲出窗台之外,化为黑点逐渐飞远了。

    “老爷……”

    下人打了帘子,穿了石榴色长裙,面容秀丽的高氏捧了一个花瓷瓶进来,她正侧头与下人说笑,脸颊浮着红云,睫毛纤长,眼睛明亮,是个姿容上佳的美人儿,令人赏心悦目。

    高氏注意到容涂英的目光,转过头来,有些惊喜的唤:

    “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之前不在房中,容涂英又才回来不久,她并不知道容涂英已经回来了。

    与先前为容涂英生下了容三娘的郑国夫人相较,高氏欠缺在年纪轻了些,不如郑国夫人妩媚入骨。

    可她胜在年轻,肌肤粉嫩而带着光泽,那皮肤好似一掐就会出水的嫩豆腐。

    权势地位才能带来美人儿的垂青,这样出身、样貌俱不差的姑娘,正对他心悦诚服。

    容涂英微微牵了牵嘴角,招了招手:

    “过来。”(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