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五百五十七章 拦截

莞尔wrCtrl+D 收藏本站

    高氏便欢快的放了东西,莲步轻移朝他走去。

    她还年少,喜欢鲜艳的颜色,如花一般的年纪,使他感觉朝气蓬勃。

    少女的眼中全是仰慕,温顺的态度令他满意,容涂英才刚握了她的手,外间就有下人传话:

    “七爷。”

    容涂英便将高氏的手放开了。

    高氏也不敢缠他,见他头也不回的离开,连安抚她一声也没有,眼圈便有些发红。

    已经凿开了山道的禅定寺位于洛阳南面约二三十里开外,站在挖凿开来的半山腰的路上,还依稀能看到洛阳的光景。

    大波受徭役召来的男丁此时正顶着头上的太阳,从山脚到挖开的半山腰,站得密密麻麻的,一眼几乎望不到这队长龙的尽头。

    自嘉安帝允容涂英之建议,修建禅定寺以来,每日都有成百上千的壮年男子从大唐各地应徭役而赶来此地。

    近来人数越来越多,挖山道的速度自然便越来越快了。

    半山腰里,一个穿了青衣,身材十分高大的男人举起了手中的铁锤,用力的锤打到了已经钉在了石缝中的铁钉之上。

    他每举一下手,背上肩胛骨处便高高垒起肌肉。

    汗湿了他的衣裳,使他每一下动作都有汗水顺着脸庞滴落。

    身上衣裳几乎已经全贴在他精壮而结实的身上,他头发只是随意挽了起来,脸上已经蓄积起了一脸的胡渣子,他低垂着头,与周围每一个男子般,正做着活。

    头顶上空传来鸟儿飞掠过时扑腾翅膀的声响,他又敲了两下,地上又溅起大片灰尘,他这才放了握住铁钻的手,仰头往天上望。

    阳光下,白鸽好似擦着太阳的边影而过,很快朝山顶上正在动工的禅定寺飞掠而去,他一把扔了手中的东西,朝另一边走去。

    一旁监工盯视了这边一眼,他拿起一旁桶中的木瓢,舀了水往身上泼,监工的人很快将脸转开了。

    下方有人见到这里的动静,仰头朝这边看了一眼,随即将头低了下去。

    天才将擦黑,山壁间仍传来‘叮叮咚咚’的敲击声,声音在这宁静的傍晚传得极远。

    山脚下,才结束了一天辛勤劳作的人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

    这些人是应早前容涂英照嘉安帝的旨意,修建禅定寺时所召,来服每年每户人都有的徭役。

    彼此在半年之前还素不相识,这段时间却陆续来了将近有七八千人,全是离洛阳近些的地方带着官府授印赶来的。

    劳累了一天,不少人擦洗了身上,服了些粗食便陆续钻进自己栖息之所歇息了。

    夜里不少人偷偷摸了出来,往山上赶。

    山顶之上,原本修建了大半的禅定寺主殿,此时却已经几乎被人搬空了。

    夜色下,拆出来的整齐石砖被堆放到一旁,为首的人面带焦急,小声的催促着快些。

    一块块石砖被拆了下来,堆放进箱中,这里的人从晌午之后得了消息便在拆,此时已经拆得差不多了,足足装了六七十抬。

    站在一旁监工的大汉吩咐着一队人先抬了箱子下山,直到半夜时分,箱子装了大半,才催促着余下的人又往下抬。

    突然‘滴滴答答’好似什么水落在地上的声音传来,声音由近及远,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大汉仿佛还听到了衣衫摩擦时发出的声响。

    血腥味儿越来越浓,他有些警惕的四处看了看,这山顶之上,头顶再无高山树木,又无泉水,何来的滴水之声?他大声的喝:

    “谁在那?”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话音刚落,就有道声音突然响起。

    那大汉吃了一惊,这一吓可非同小可。

    山顶上夜风极大,吹来时带来阵阵腥风,让人闻之作呕。

    众人******的事不好大张旗鼓,连火把都未带。那为首的大汉就着夜里皎洁的月光,一眼就看到了临时挖凿出来的石道上,一个身材极为高大的男子领了队人马,悄无声息的将路全部堵死了。

    那后上山的人缓缓点起了火把,那竹筒里浸了桐油的麻布见火便燃,一下燃得很大,大汉看到说话的男子手中提着的刀,刃口已经有些地方卷了刃,此时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殷红的鲜血。

    男子提了刀,走到一旁的箱子之前,有些已经上了锁,他提了刀,狠狠一刀劈下。

    ‘哐铛’一声,锁应声而落,他将箱盖挑开,露出里面糊过泥浆的砖块来。

    他拿了刀尖在砖块上刮蹭了几下,砖块之上的一层薄薄泥浆落掉之后,露出里面的金灿灿的颜色。

    “王爷。”队伍之中有人陆续跟了上来,将山顶之上的人包围在其中。

    今夜这些人因为急着运送这批银钱离开洛阳,因此中了埋伏。

    到了此时,那为首大汉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晌午时收到的容涂英的飞鸽传书。

    明明当时容涂英说的是事已成,秦王府及嘉安帝的人手都应该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才是,为何这会儿却正好被人堵了个正着?

    王爷?当今还有哪位王爷,有这本事,悄无声息的领人埋伏在此处?

    大汉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秦王燕追,可是他不是应该在幽州吗?又怎么会在此处?

    下一刻他已经想不了这样多了,山下守备似是已经被破,这路来路不明的人马将山顶上余下的数百人团团围住。

    禅定寺原本容涂英的人不少,可是燕追自乔装打扮,隐入禅定寺以来,都在暗中观察部署。

    当日太后去世,他从幽州赶回奔丧时,与嘉安帝商议的正是此事。

    嘉安帝早就有意除去容家,只是要如此去除这些世族余孽,却不能如太祖当时一般蛮干硬来的。

    他想养大容涂英的胃口,使当日太祖后期未能完全剿灭的一些世族依附其而生存,使容家更加壮大。

    而到了如今,已是嘉安帝收网之时。

    太后去世,燕追回洛阳奔丧时,嘉安帝就曾提出,想要以国库银子,钓出容氏家底。

    遂与燕追商议之后,令他带五千精锐心腹,分而散之,潜入洛阳周围中。

    嘉安帝又向容妃透露自己因太后之死,而心中郁结的念头。

    容妃果然与容涂英商议,觉得机会来了。(未完待续。)
  • 背景:                 
  • 字号:   默认